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二百零九章 不合常理范文程

第二百零九章 不合常理范文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父亲的毕生心愿就是入主中原,可是大明百足之虫,至死不僵,宪斗,你说如何才能入关呢?”黄台吉是真心实意的发问。
  
  他之前,以为大明最后一口气也要被建州给吊完了,结果,这两场极其不顺利的行军,虽然没有惨败,但是大明却一点完蛋的感觉都没了。
  
  范文程的面色有些为难,最终叹息的说道:“大汗,大明得他自己亡,我们是亡不得大明的,即便是辽饷年费六百六十万两,可眼下,臣真的说不好,什么时候,才能入主中原,得看大君什么时候龙驭上宾了。”
  
  “具体说说吧。”黄台吉叹息的说道。
  
  范文程伸手说道:“大汗,借配刀一用。”
  
  黄台吉眯着眼看着范文程,倒是没有犹豫,抽出了配刀递给了范文程。
  
  范文程举着黄台吉赐下的配刀,刀锋向着自己,走出了大政殿,不多久,又走进了大殿之内,只不过这配刀,已经断成了三截儿。
  
  “这配刀就是杀死大明的关键,大汗。”范文程擦了擦额头的汗,实在是黄台吉这配刀料太足了,他废了半天的劲儿,才敲成了三段。
  
  “想要杀死大明,这刀柄,是大明无粮无地的饥民,一旦大明境内的百姓们,再也忍受不了,揭竿而起,开始起于义,那这刀柄算是有了。”
  
  “这刀身,是无为教母这群邪异,他们盘踞在京杭大运河上,蛊惑百姓,煽动民众,他们起来了,就可以蛊惑更多的大明百姓,加入与大明为敌的队伍中去。民乱之中,这些邪异,就是他们的支撑。”
  
  黄台吉还以为范文程拿着他的配刀要作甚,结果砸断了给他讲解如何杀死大明,而且这个邪异是农民军的支撑,黄台吉是第一次听闻,但是细想之下,却觉得范文程说的确实有道理。
  
  正因为邪异是这些农民军的支撑,所以历来农民军成事者,唯有大明的朱元璋筚路蓝缕,打下了偌大的江山。
  
  范文程继续说道:“这刀尖,就是苏松地区那些背井离乡,甚至连父母都不知道在哪的苏松奴仆,他们闹得动静越大,大明的粮仓就越危险,只要大明的粮仓没了,大明即刻岌岌可危。”
  
  黄台吉将刀柄、刀身、刀背放到了一起,眉头紧蹙的问道:“只要这三样,就能把大明给杀了吗?”
  
  “不行。”范文程摇头说道:“大汗请看这里,这是刀锋,大明各卫的军卒和底层的军官们,就是这最锋利的刀锋,各大卫所州府的武学给了他们行军作战的能力,陕西欠饷已经二十余年,但是他们依旧对大明忠心耿耿。”
  
  “若是无刀锋,这民乱,只不过是民乱罢了,没有刀锋的钝刀,想要砍死人,一来要对手足够的弱小,二来,要力气足够的大,没有足够的军卒和底层的军官们加入农民军,他们想要杀死大明,简直是白日做梦。”
  
  黄台吉看着断刀,深深的吸了口气,居然有了茅塞顿开的感觉。
  
  汉高祖刘邦如何取得天下,就是在与老秦人约法三章之后,得到了大量的基层军官的补给,才彻底的完成了蜕变。
  
  “但是,大汗。”范文程的表情是极其失落的,他有些心灰意冷的说道:“大君虽然十分的年轻,甚至没有到加冠的年纪,也不通军事,更不通刑名,可以说是没有什么特别擅长的地方,唯有一点,他知道大明病在哪里。”
  
  “而先帝,不知道大明病在哪里。”
  
  “大君提拔了大名府知府卢象升替换杨鹤任陕西巡抚,整顿了近一万人河北义士的天雄军,带着百万两的银子,前往了西安。要发放欠饷。”
  
  “大汗呀,陕西、山西,欠饷已经二十年,但是两镇之地的卫军并没有反叛,他们在等着朝廷给他们一个公道,而等了二十年,他们等来了欠饷,再等几年,他们要得公道真的到了,这些个卫军还会加入义军吗?”
  
  “失去了刀锋之义军,还能杀得了大明吗?”
  
  “若仅仅如此,臣还不是那么担忧,据臣所知,大君对入京的蓟辽督师袁崇焕,其实很不待见,但是袁崇焕能干啥事?能降低征辽饷,六百六十万两到四百八十万两,不仅仅是省钱呀,这笔钱用到户部身上,可以运粮实边。”
  
  “此举虽然解决不了无粮无地的饥民,但是却能够大幅度缓解征辽饷的摊派,这对喘不过气来的饥民而言,就是一口喘息的机会,若是这口气喘上来了,他们真的不介意再等一等大君英明的可能。”
  
  “据臣所知,大君要清丈已经势在必行,召文渊阁大学士论编户分居例好几次了。”范文程是极其失落的,在朱由检登基之前,他对大明的局势的判断是极为精准的,但是自从大明新帝登基之后,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啊?这…这……”黄台吉对大明的政策了解的不多,他才知道自己不在京师的时候,大明发生了这么多的事。
  
  “这可如何是好?”黄台吉有些疑惑的问道。
  
  范文程叹息的说道:“这一切都是大君的过错呀,只要大君不能再继续犯错就是了。但是乾清宫滴水不漏,水泼不进,大明的明公们都没法子。”
  
  “若是大君好美色就好了,可是顺义王卜石兔的妹妹,那可是远近闻名的草原上的明珠,至今住在驿站之内。大明皇帝似乎都忘了这个人了,而先帝下葬,大君本该选妃了,也被大君以靡费过大,滋扰民生给否了。”
  
  “本来明公们起着哄,以皇后和两贵人一直无后为由,别着大君选妃,可是前些日子,薛贵人忽然传出了身孕的消息,大君选妃已经没有了根脚。”
  
  黄台吉略微有些失神的看着范文程,最终重重的叹息无力的靠在御座之上,好心情被破坏的一干二净。
  
  “要不要给大君进献些美女珍宝?”黄台吉想到了一个主意。
  
  范文程没有回答,这不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吗?
  
  “大汗,其实可以用火锻刀,再把这断成三截儿的刀再变成一把刀,而这把火,就是瘟疫。”
  
  “瘟疫可以让更多的无粮无地的农民们进一步失去他的所有的财产,瘟疫可以让那些邪异们,最快的扩大他们的规模,瘟疫,也足以击垮江南的奴仆们的心理,瘟疫,就是一把熊熊大火,大汗。”范文程的语气十分阴森的说出了这句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