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二百零五章 剐得,夷不得

第二百零五章 剐得,夷不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棨被抓了吗?犯了什么事?怎么事先一点消息都没有?”
  
  “你听说了吗?他做了什么?凌迟呀!非刑之正,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万岁杀人也就算了,凌迟也要算了,还满门抄斩,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此事万万要拦下万岁,否则此端一开,天下再将永无宁日。”
  
  “对极,对极,一定要拦下万岁。”
  
  文华殿内直接炸开了锅,抓捕沈棨的圣旨是由大明皇帝亲笔御书之后,直接用大宝,由王承恩直接送给了调兵走的吴孟明手里。
  
  整个过程中,乾清宫、司礼监、锦衣卫的左右都督,以及西山诛邪队知晓,其余人对此一无所知。
  
  朱由检原来只是想捂一下,不给沈棨反应的机会,然后直接将其抓捕归案。
  
  但是这件事居然瞒了长达半个月之久,都没有漏出去消息,实在是出乎了朱由检的预料。
  
  漏成了筛子一样的大明皇宫,导致两任皇帝三度落水、一任皇帝乾清宫大火、一任皇帝被宫女刺杀的大明皇宫,能把一件事掩盖整整半个月的时间,这是什么样的滴水不漏?
  
  当然,朱由检不会将不是自己的功劳揽到自己的手上,相反,大明皇宫以及锦衣卫铁桶一块的原因,朱由检顶多有点了点诛邪队的功劳。
  
  至于其他,都是沾了王承恩的光。
  
  这在原来的时间线上,其实也可以推敲一二。
  
  原来的崇祯皇帝十七年换了十六个宰辅,五十多名阁员,一百余位二品巡抚级的朝廷命官锒铛入狱,换做是任何时候,大明的皇帝早就意外了,还用等到甲申国难?
  
  王承恩被贬到云南的时候,崇祯皇帝的五皇子直接被巫蛊给杀了,王承恩回来,崇祯又稳坐乾清宫了。
  
  说到底,还是王承恩这个大明皇宫的老祖宗,有点手段而已。
  
  “静。”王承恩掏出了早就写好的疏议,阴阳顿挫、前前后后,将沈棨通过哪一名奸细接触到了建奴的使者,又是在得知后金大贝勒代善求援之后如何欣喜若狂,并且召集嫡系商量运量予奴,烧毁宣府粮仓,如何偷梁换柱,将粮食运送到了塞外,又是如何有建奴交接。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事情又是如何偶然间败露,宣府又出现了何种互相仇视以至于要哗营火并的地步。
  
  “锦衣卫不是还没送来案宗吗?你这是怎么知道的?”朱由检听着这一大卷的案情,有些奇怪的问道。
  
  王承恩有些疑惑的将疏议举了举,再得到万岁爷肯定之后,有些不解的说道:“曹化淳办得,臣不敢居功,自吴千户抓人起,曹厂公就把这案宗给臣了,这都是内臣该做的事。”
  
  王承恩不知道万岁爷在疑问些什么,而朱由检又看了看二十七员明公们议论的模样,最终摇了摇头,知道了为何他那个便宜哥哥朱由校,那么喜欢用阉党了。
  
  贴己啊。
  
  为了不让万岁爷受人蒙蔽,万岁爷想到的,想不到的,都给办了。
  
  这不受宠信,才是怪事。
  
  朱由检其实误会了,魏珰,当年可没少让朱由校犯恶心,宦官弄权,多数都是什么好事,千年来,好太监也就高力士、王承恩那么少数的几个,坏太监倒是一箩筐一箩筐。
  
  “事情就这么个事情。”朱由检停顿了下继续说道:“铁证如山,人证如海。诸公,有人要求情吗?”
  
  整个文华殿一片安静,通敌卖国,谁敢为沈棨求情?
  
  再说,这是耿老西的人,他们巴不得耿如杞的势力再弱一点,自然无人应声。
  
  “那就下……”朱由检刚要说话,看到了些许异动,一句话没说完。
  
  冯英面色几度犹豫,最终还是猛地站了起来,摘掉了官帽,放在了长桌之上,叩首在了一旁,行了三个稽首礼,才趴在地上大声的说道:“臣,有异议!”
  
  朱由检面色极度严肃的看着跪在了上的冯英,气的胸口疼。
  
  冯英是朱由检寄予厚望之人,郑鄤案子中,此人能够拿出大司寇的架势,保证司法之公正,是朱由检十分欣赏的一点,大明也需要这样的人。
  
  但是此事群臣都已经默认了,你个大司寇又在玩什么把戏?
  
  冯英声音有几分颤抖的大声喊道:“有国家者,亟正以刑可也,但废不用,犹且著为论说以惑后世,而戕民于无已。臣以为,此事当移交刑部,过堂之后,处以极刑,明正典刑,以谢先灵。而非动用非刑,以震慑天下。”
  
  朱由检摸了摸鼻子,一脸不高兴的看着冯英。
  
  作为一个少年天子,他其实不擅长伪装自己,也不会那么多的表情管理,所以平日里他都是板着脸,很少露出任何喜怒哀乐。
  
  当他露出不高兴的表情的时候,那表示他真的不高兴。
  
  李国普看到万岁这个表情,就大叫不妙,用脚后跟不停的踹着地上的冯英,让他站起来,但是冯英就是不动弹。
  
  “此事,朕心意已决,沈棨之案,朕已下了圣旨,冯爱卿是让朕收回成命,朝令夕改吗?”朱由检盯着冯英问道。
  
  “臣不敢。”冯英趴在地上,颤巍巍的回着话。
  
  朱由检点头,这才像话嘛,他语气缓和了几分说道:“那就起来说话,入坐。”
  
  “臣不敢。”冯英继续趴在地上。
  
  嘿!
  
  朱由检一时间被呛的说不出话来,这人怎么这么死板!整个大明朝都是世故到圆滑的人,这么这个人这么轴!
  
  “起来。”
  
  朱由检语调高了几分,他要动用非刑之正,其实也是为了他这个刑部尚书大司寇考虑,凌迟这种东西,真由臣子们上书,皇帝核准,那这个臣子可是要背上千古骂名的。
  
  历来抄家灭门的惨案,没有臣子愿意背这个锅,都是让皇帝自己去承担这个骂名。
  
  “臣不敢。”冯英依旧执拗的说着。
  
  “朕要活剐了他,这事你能办?”朱由检气急的说道。
  
  “能办。”冯英十分快速的接了一句。
  
  嗯?!!
  
  “朕要诛他满门,这事你能办?”朱由检差点被气乐了。
  
  “不能办。”
  
  感情在这里等着朕呢!
  
  朱由检直接站了起来,看了看朝臣,再看了看地方的冯英。
  
  李国普差点被吓死,赶忙一拉椅子,去地上拽跪着的冯英,却怎么拽都拽不起来。
  
  “小祖宗,我求求你了,你起来吧,行不?上次薛贞的事还没过去呢!你是准备把刑部都拉下水吗?”李国普急赤白脸的在冯英的耳边低声的说道。
  
  “某不敢,所以某摘了帽子。”冯英依旧十分的执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