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阴山奇袭

第一百九十九章 阴山奇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郭尚礼正在袭击坐落于卓资山下的集宁大营。
  
  卓资山、大小平顶山,其实都是阴山山脉的南麓,就是那个不叫胡马度阴山的阴山的阴山南麓。
  
  阴山,就在黄河大大的几字的正上方,西起阿拉善高原,东至滦河上游谷底,由西向东,成为了一道屏障。
  
  黄河九曲,唯富一套,说的就是阴山脚下的河套平原,这里拥有全世界最古老的养马场——山丹军马场,除了燕山之外,中原王朝最重要的产马地,就在河套。青塘马力强,但是还是太少了,不足供给一个大一统的中原王朝的需要。
  
  阴山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无论对于关内人,还是对于关外人而言,都是极其重要的战略位置。
  
  阴山对于漠南草原人而言,就是他们的生命线,一旦丢失了阴山,就意味着他们失去了最肥美的草原,意味着他们不得不西进进入西域,或者北上,进入漠北,与残酷的天灾进行殊死搏杀。
  
  阴山对于中原人来说,就是门户。
  
  若是胡人一旦占据了阴山南麓,拥有了肥沃的河套平原的胡人一定实力暴增,随之而来的是中原失去屏障、门户大开,拒敌于国门之外,就成了一种很不现实的幻想。
  
  对于胡人而言,阴山的一座座山峰,就是他们心中一座座圣山,不仅仅是一种生存的保障,更是精神的寄托。
  
  先秦时,在秦国尚未统一之时,秦人就发现了此地的重要性。
  
  大秦和义渠戎国双方的博弈,持续了近五十年的时间,在秦昭襄王时候,宣太后,甚至将义渠戎国的国王召入秦宫,让其长久居住于秦王宫内,好生款待。
  
  义渠王还和宣太后生有两子。
  
  秦昭襄王统治下的秦国越加强盛之后,宣太后诱杀义渠王于甘泉宫,随即秦国发兵,灭义渠戎国,将贺兰山以及阴山南麓收入囊中。
  
  而义渠戎国灭国之前,已经存在了近八百余年。
  
  而后蒙恬率军破匈奴,过贺兰山,夺阴山以南之地,筑朔方城、设朔方、云中(大同)、九原(河套平原)等郡,至此匈奴再无力侵扰中原,被迫西进和北迁。
  
  从此以后,漠南无王庭,匈奴过阴山,未尝不哭也。
  
  秦末,楚汉相争,匈奴乘机南下,夺回朔方、云中、九原,实力暴涨,就连戎马一生的刘邦,为了夺回阴山,向匈奴进攻之后,也被冒顿围困在白登山整整七天七夜。
  
  自此之后,大汉不得不匈奴和亲数代。
  
  随后常年处于匈奴动不动就到关内打秋风的常态。
  
  若非天佑大汉,诞生了两位战神级的悍将卫青与霍去病,霍去病取河西走廊,卫青自平城(今大同)三千里突袭杭爱山南麓赵信城(今外蒙),一举将匈奴打的苟延残喘,匈奴与大汉的战争,也不知道要经历多少年才能平息。
  
  霍去病少年勇冠三军得封冠军侯,但是卫青之战绩,有过之而无不及,两颗同样耀眼的将星,在一个雄心壮志、气吞万里如虎的君王手下,绽放出了最为璀璨的光芒。
  
  唐朝之盛,阴山一直是大唐的腹地,直到唐末,阴山回到了契丹人的手中,契丹人才以此建立了辽国,即使如此,以唐朝定难军节度使正朔自居的西夏,直到灭国才将阴山南麓丢了,辽国也好,金国也好,都没有从西夏手中夺走阴山。
  
  还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左右开弓,左面打瓜州,右面打兴庆府,打的西夏首尾难顾,最终灭国。
  
  至此数百年的时间里,阴山一直掌控在胡人手中,直到敲着碗的朱元璋出现,由北向南再次夺回阴山南麓,中原王朝再次万里长驱,前后十数次北伐,将北元打的分崩离析。
  
  什么时候,阴山从大明手中丢掉的?
  
  被清朝无骨文臣吹捧为大明第一贤德的明英宗朱祁镇,亲征被俘,大明失去了对河套平原、阴山的控制,自此,蒙兀开始了对大明的予取予夺。
  
  在高拱、戚继光、张居正等人的恩威并施之下,才勉强将阴山山脉和河套平原,再次在名义上,归了大明统属。
  
  毕竟俺答汗受封为顺义王,正式成为了大明的王爵,虽然与汉武帝以及坐下双将星的璀璨光芒不可相提并论,但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保住了战略缓冲之地。
  
  而后就是漫长的教化之路,大明与蒙兀恩怨情仇、缠绵悱恻了将近三百年,已经逐渐形成了蒙兀诸部听从大明号令,受封大明王朝的常态。蒙兀人打不过大明朝,大明朝又有他们必须的盐、铁、煤、茶。
  
  而大明对于阴山是高度重视的,在《皇明九边考》中,时人魏焕对于阴山的态度,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大明对阴山的态度。
  
  【中国得阴山,则乘高一望,寇出没踪迹皆见,必逾大碛而居其北。去中国益远,故阴山为御边要地,阴山以南即为漠南,彼若得阴山,则易以饱其力而内犯,此秦、汉、唐都关中,必逾河而北守阴山也。】
  
  所以建奴在入关之前,除了驭内断了关外人对大明的心理向外以外,此处战略的重要性,也是代善选择西侧战线,而将更加简单的东侧战线交给黄台吉的重要原因。
  
  说到底,代善信不过黄台吉能啃下这块有大明支持的硬骨头。
  
  而此时的代善并未酣醉,正黄旗和镶黄旗的热闹是他们的,代善同意了阿济格的犒赏三军的做法,但是并非让镶红旗参与,正红旗在察哈尔部右翼前旗,正蓝旗在察哈尔部右翼后旗,此时集宁大营都醉倒了,大明一旦夜袭,就是死路一条。
  
  代善本已经躺下,又忽然坐了起来,叫来了仆从穿上了甲胄兜鍪。
  
  “大贝勒,这是要巡夜吗?”两个包衣满是谄媚的问道。
  
  “嗯。”代善用鼻子发出了一声应答,他瞧不上这群奴才包衣。
  
  代善行军有很多的习惯,不饮酒,不论私情,时常自己巡营,这些习惯,对于某些人来说,就显得极为苛刻。
  
  但是对于大多数军卒而言,代善的种种行径,就代表着这个将领是一个极为靠谱的将帅,他们可以将自己的性命,交给这个将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