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将才和帅才的区别

第一百九十八章 将才和帅才的区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今夜,是最好的机会,正黄、镶黄两旗正在察哈尔右翼中旗肆虐,而正蓝旗在后旗按兵不动,似乎在等待着代善的命令,而代善率领镶黄、正黄旗正在与察哈尔前旗纠缠。”
  
  “此时突袭大营,绝对是绝佳的机会!”
  
  郭尚礼的眼神中带着急切,他在劝说耿如杞今夜就让他带人前往集宁大营,突袭集宁老巢。
  
  但是耿如杞看着满眼血丝的郭尚礼,却摇头说道:“非战机也,依旧与明日晚上进行夜袭,再早一些,也不行,晚一些也不行。你要坚持你的判断,不要被血腥蒙蔽了双眼,杀人的不是你。”
  
  耿如杞知道郭尚礼出了什么问题。
  
  郭尚礼被建奴血腥的手段给震惊了。
  
  世间居然有如此凶残之人,实在是超出了郭尚礼从小到大的理解范畴。
  
  今夜真的是最好的机会吗?并不是,此时袭营的结果,并不会太好,尤其是在郭尚礼如此亢奋的情况之下。
  
  “来吃点狼肉,这是今天包统送来的,小狼崽,刚刚煨熟,来尝一点。”
  
  耿如杞让郭尚礼坐下,还给郭尚礼倒了一杯酒,笑着说道:“狼肉主补益五脏,厚肠胃,填精髓,腹有冷积者宜食之。你这跑了一天,都是吃的干粮,再喝点酒,暖暖肠胃,明天睡一个饱,再说袭营之事。”
  
  耿如杞手里拿着一只狼崽的后腿骨,扔到了墙角。
  
  郭尚礼不再说今日夜袭之事,归化城的大帅是耿如杞,军令如山,既然耿如杞不同意,他也没办法。
  
  次日,郭尚礼有些微醺,这一觉几乎睡到了半晌才起来,他揉着有些睡意朦胧的眼睛,看着外面的日头,这一觉真如耿如杞那般形容,的确是睡了一个饱。
  
  昨天夜里,耿如杞劝酒劝的有些多,喝多了的郭尚礼,起来的时候,连头都隐隐作痛。
  
  郭尚礼翻身下床,洗了把脸,推开了顺义王府丽申院卧房的门,随即愣在了原地。
  
  地上躺着十多具死尸,看打扮这些人都是蒙兀人,还有一具锦衣卫军卒的尸首,被收敛在了一旁。
  
  远处的顺义王府还着了火,不过看那烟气蒙蒙的样子,大约是被扑灭了。
  
  郭尚礼大骇,连鞋都没穿好,就奔着耿如杞的房间而去。
  
  “耿老西!”郭尚礼一把推开了耿如杞的房门,看到耿如杞依旧老神在在的处理着公文,郭尚礼才重重的舒了一口气。
  
  耿如杞皱着眉头看着郭尚礼,他当然不是在嫌弃郭尚礼来迟了,而是在嫌弃郭尚礼大呼小叫,多大点事,就如此慌张?
  
  成大事者不惜小费,怎么可以如此惊慌失措,失了分寸?
  
  “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沉住气,沉住气,你就是不听,这入门之前要先敲门,你这风风火火的,别人还以为我耿老西归西了。”耿如杞又教训了一句郭尚礼。
  
  郭尚礼懒得和耿如杞打嘴仗,主要是打不赢。
  
  “咋回事?”郭尚礼抄起桌上的茶壶吨吨吨的喝了好几大口,才喘着粗气问道。
  
  他瞥见了墙角的狼崽的后腿骨上带着大量的红白相间的血迹,看来昨天并不平静,至少这群刺客,闯到了耿如杞的面前。
  
  “虎兔墩的人,人如其名,糊涂呀。”耿如杞放下了手中的公文,站起身来说道:“我一直在给他机会,但是他今天黎明时分,还是选择了铤而走险,他以为杀了某,就可以放心西行了。”
  
  “他还没放弃西进?”郭尚礼气的牙根都痒痒。
  
  背盟,会被长生天所抛弃。
  
  草原上有句话,是郭尚礼最近才知道的,叫做塔塔尔的奶茶不能喝。
  
  说的就是塔塔尔部与乞颜部的恩怨情仇。
  
  在乞颜部还是漠北草原上很小一支的时候,居住在大鲜卑山麓的塔塔尔人,才是草原上最强盛的部族,而这个部族,依附当时强大的金国。
  
  漠北草原和金国在很长时间内,都是互相征伐。
  
  塔塔尔人背盟将乞颜部的首领俺巴孩出卖给了金国。俺巴孩被钉死在了木驴之上,自此,乞颜部和塔塔尔部的世仇算是结下了。
  
  乞颜部的首领也速该,征伐塔塔尔部,将塔塔尔人的首领铁木真·兀格俘虏,而这个铁木真·兀格就是出卖俺巴孩的罪魁祸首。
  
  也速该杀死了铁木真·兀格,并且将自己的刚出生的儿子命名为铁木真。
  
  这个也速该的儿子铁木真,就是成吉思汗。
  
  塔塔尔人札邻不合是继任的塔塔尔首领,札邻不合以宴会为名邀请也速该,并且将也速该毒杀,随后塔塔尔人,对乞颜部展开了穷追猛打,九岁的成吉思汗被迫流落戈壁滩。
  
  成吉思汗铁木真逐渐长大,并且一步步的做大做强,趁着塔塔尔人和金国生出了间隙,铁木真发兵消灭了塔塔尔部,毒杀了札邻不合。
  
  为了履行父亲临终前的命令,铁木真对塔塔尔部,进行了车轮以上男子尽数杀死的屠掠。
  
  但是这一行径在草原上引起了极大的恐惧和质疑,也让铁木真在统一蒙兀七十二部之战中,出现了很多本该传檄而定的战争。
  
  当然这些麻烦对于武德极其充沛的成吉思汗而言,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麻烦。
  
  自此以后,背盟二字,就是蒙兀人最大的忌讳,俺巴孩被塔塔尔人背盟出卖给了金国,就是塔塔尔部和乞颜部连绵四代世仇的开端,最终以塔塔尔部全族被灭而结束。
  
  林丹汗要么不答应联盟,但是既然答应了联盟,此时他又背弃了盟约,要刺杀耿如杞,就是一件很犯忌讳的事。
  
  尤其是在林丹汗姓孛儿只斤这件事上。
  
  “有件事交给你办,林丹汗自己带着几个亲随跑了,林丹汗的几个妃子,娜木钟、苏泰,以及林丹汗的儿子额哲以及阿布奈,还在城外的军营之中,眼下林丹汗跑了,你去扶额哲继汗位。”耿如杞放下了手中的笔,吹干了墨迹,将手中的奏疏交给了郭尚礼。
  
  册封察哈尔部大汗,耿如杞手中有便宜行事的权力。
  
  “林丹汗已经跑了,此时的察哈尔部群龙无首,阿布奈前日才刚刚出生,将大妃娜木钟和阿布奈带回来。对外就说,林丹汗突然恶疾大渐而去,这事办妥了,我替你向万岁请功。”耿如杞交待了一下细节,尤其是将大妃娜木钟和小儿子阿布奈带回来,这件事非常重要。
  
  “好。”郭尚礼没多犹豫,接过了疏议准备出门的时候,瞟了一眼那个狼腿骨,问道:“昨天几个人入了你这院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