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勇气与抉择

第一百九十六章 勇气与抉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即便是我没有了兵权,将镶红旗和正红旗都交给可汗,你觉得他,能对付我吗?镶红、正红、镶蓝,本就同宗同源,一脉相承,可汗要对付我,首先就得掂量掂量自己。”代善十分确信的说道。
  
  在努尔哈赤走了之后,代善在建州就成了极其特殊的存在,黄台吉压根拿他没有任何的办法,所以才会猜忌,才会有疑心,才会有种种失仪的举动。
  
  只要后金还需要避讳他代善的名字,必须称呼其为古英巴图鲁大贝勒,黄台吉压根就没有机会。
  
  “那为何父亲又调动阿敏入城呢?”岳托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但是年轻人,总是觉得兵权在手才可靠,他赞同父亲的说法,但是又有自己的主意。
  
  代善才叹气的说道:“一来,我们既然已经失去了奇袭的可能,再不调阿敏入城,阿敏可能会心存疑虑。二来,察罕浩特是块肥肉,不能我们在前面吃肉,连口汤都不给阿敏。三来,我另有打算,需要保留一部分的兵力,归化城的战事可能没有我预想的那么顺利。”
  
  “啊?归化城不是战必胜之,手到擒来吗?”岳托理解了代善的目的,却又陷入了另一层的迷茫当中。
  
  代善望着归化城的方向,若是归化城只有卜石兔、囊素台吉、林丹汗,代善有信心传檄而定,任何有抵抗之心的人,都只有西逃一条路可以走。
  
  但是归化城现在有一个大明巡抚耿如杞,仅仅这个变数,就让代善感觉到了十足的压力。
  
  这么些年行军打仗,他哪里吃过这种亏,走到半道上粮草被人点了,行军突袭,先锋的探马机会被斩杀了七成,探马回禀的消息,都是可有可无,通往归化城的道路,变成了一片迷雾。
  
  能回营的探马,多数去的地方,都是不太重要的位置,但凡是涉及到关隘、土堡,都是有去无回。
  
  这让代善的心中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阴影,他敏锐的感觉到了这次归化城之战,可能是他为数不多的败仗之一。
  
  他作为三军主帅,自然不能自堕士气,他并没有将自己的担心说出来。
  
  战争,是所有人类游戏中,对精密度要求最高的一种。
  
  大范围有效杀人,是一门只有少数人才能够掌握的技能。
  
  而且战争的发动和结束,以及战争的统领,需要极高的军事天赋,这是天生的,而代善敏锐的察觉到了耿如杞是一个极有天赋之人。
  
  此人必然是一个极为难缠的对手。
  
  “胜负乃兵家之常事,切记不可计较一时之得失,而损害长久之策,你一定要懂这个道理,否则以后要吃大亏,知道吗?”代善依旧孜孜不倦的教儿子该怎么打仗。
  
  若是拿不下归化城,他又如何凯旋?代善早已做好了自己的筹谋。
  
  而此时的归化城顺义王府之内,耿如杞看着巨大的堪舆图,对着台下众人说道:“诸位,建奴要从察罕浩特大营,急行军近月余,行军千余里,至集宁一带,驻扎在卓资山下,北侧是察哈尔部右翼中旗和右翼后旗,南侧是察哈尔部右翼前旗,此地易守难攻,乃是驻扎的绝好地方。”
  
  “此时建奴想出卓资山入归化城属地,有两条路,一条,就是自卓资山至大小平顶山,拿下保安县,自可兵临城下。”
  
  “另外一条,南下至岱海,取凉城县,绕道塔梁进攻归化城。”
  
  林丹汗有些急不可耐的说道:“我判断他不会南下岱海至凉城,察哈尔部右翼前旗就驻扎在此处,建奴要取的是归化城,难道要先和右翼打一架吗?若是如此,右翼中旗和右翼后旗必定支援,建奴被前后夹击之事,乃是兵家之大忌!”
  
  林丹汗说的十分有道理,目标是归化城,察哈尔部的战斗欲望并不强,代善应该不会多此一举。
  
  卜石兔闭着眼睛手里攥着一串佛珠一言不发,他将归化城所有事物,都交给了耿如杞打理,此时他虽然坐在首位上,但是大家也都当他不存在了。
  
  囊素台吉包统皱着眉头说道:“我认为虎兔墩所言甚是,建奴没必要刺激右翼三旗,只需要直取平顶山,某以为代善千里行军,被烧毁了粮草之后,定然不能久战,必求速战,我等只需在山道之上,层层设防,代善必铩羽而归。”
  
  耿如杞略微有些叹息的走到了案牍之前,从楠木盒子里拿出了万岁的诏书,递给了众人看了一圈之后,叹息的说道:“大明内贼,给了代善五十万石粮草,足够代善缓缓图之。”
  
  整个顺义王府的中厅陷入了死寂之中。
  
  而一直闭目的卜石兔也睁开了眼,眉头紧蹙了一下,不过很快的舒展开来。
  
  卜石兔也好,包统也罢,他们就从来没有相信过大明王朝,他们相信的只是耿如杞这个人罢了。
  
  如何才能够争取最好的投降条件?用最激烈的手段去抵抗。
  
  不管是卜石兔还是包统,都没有这个能力,去率领土默特部去做,只能交给耿如杞去打理。
  
  包统猛地站了起来,嘴角抽搐狠狠的说道:“国贼也!此贼不诛,天理难容!”
  
  “那是某的同门师弟。”耿如杞开口说道。
  
  “啊?”包统后退了一步,惊恐的看着耿如杞。
  
  郭尚礼自然知道这件事,他只是没想到耿如杞居然如此堂而皇之的将这种丑事公之于众,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但是他并没有反对,自入归化城以来,耿如杞几乎所有的举动都有深意,他还年轻,有的时间去学习。
  
  有隙则明示之,令其谗不得入。
  
  这是一种极其高明的处世哲学,任何时候,任何一个集体,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上层越是隐瞒,下层的猜测也就越多,流言蜚语谣言四起,再进行辟谣或者说解释申明的时候,就会越被动越难堪。
  
  我是最后一个知道我们家房子塌了的这种感觉,对于士气,是一种极其残酷的打击。
  
  耿如杞深谙处世之道,眼下归化城是一个极为松散的联盟,由大明军、大明民间武装力量保商团、土默特部右翼和左翼、以及若即若离的察哈尔左翼可汗林丹汗组成。
  
  这是一个极为松散的联盟,受不住一点风吹雨打,也经不起一点的考验。
  
  纸是包不住火的,沈棨是他的同门师弟,代善善军阵,而兵事,攻心为上,代善能够看不出归化城最容易被分化的点吗?
  
  就以尚虞备用处的种种作为而言,沈棨干的这件破事,就是致使联盟破裂的关键。
  
  此时的耿如杞大大方方的讲出来,反而有什么猜忌,会直接说出来,反而有利于进一步的行动。
  
  “大明皇帝如何处置此人?他是耿巡抚的同门师弟。”包统依旧没有坐下,反而是直勾勾的看着耿如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