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九十章 人神共弃

第一百九十章 人神共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省了?!”孙承宗失声的站了起来,随即又赶紧坐下。
  
  文华殿内,议论纷纷。
  
  王承恩左右看看都讨论的差不离了,拖着长音喊道:“静。”
  
  文华殿再次安静了下来,这是一个风向,今上连这例捐都给省了,这人情往来直接给切的干干净净,朝臣们瞬间觉得自己背上的冷汗都下来了。
  
  文华殿内的议政还在继续,而此时的喀喇沁草原上的代善,却陷入了和历史上,黄台吉一样的命运。
  
  在行军的路上,多次遭到了囊素台吉率领的蒙兀土默特部的袭扰,这种袭扰充斥着古典的蒙兀人的战法,一触即遁,仗着人少马快,跑的无影无踪。
  
  这种骚扰战术,代善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叮嘱自己的军卒们,小心保护好辎重物资。
  
  代善以为是斥候。
  
  但是八旗子弟们的瘾君子们,可没那么多的顾忌,辎重营的粮草和火药发生了爆炸。代善还没来得及处理这辎重营的爆炸问题,囊素台吉的袭扰又至,仓促应对之后,辎重营的火势已经被扑灭。
  
  代善将点燃粮草和火药的二十七名八旗子弟,在阵前斩首示众,对整个军营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清查,将烟草全数找出并非焚毁之后,刚要上路。
  
  辎重营的粮草和火药再次着了火,这次不再是八旗子弟的抽袋烟引起的大火,而是由囊素台吉渗透入八旗军中的奸细所为。
  
  而辎重营被点燃的一瞬间,数道响箭腾空而起,囊素台吉率领的土默特部万人骑对和保商团出现在了天边,直奔代善大营而去。
  
  代善亲自执长枪迎战,双方在喀喇沁草原上厮杀了整整一日,双方留下了近万人的尸首,才停止了征伐。
  
  代善这才知道,这是土默特部的主力,还有耿如杞的保商团也在其中,酣战数个时辰,才算是休战。
  
  辎重营的火势也被扑灭,但是粮草火药损失极大,按照参将们的估计,所剩军粮,赶到归化城都十分的困难。
  
  八旗子弟们抽袋烟,点燃的辎重营损失其实不大,但是却暴露了辎重营的位置,才给了奸细可乘之机。
  
  而正面战场上,囊素台吉的万人队和保商团的战力,也出乎了代善的预料。
  
  “粮草之事,诸将稍安勿躁,我们扎营于此就是,沈阳方面已经派出了粮队,军粮供给之事上,诸将勿虑。现在有一个问题,你们谁能回答我吗?”
  
  “为什么这次的囊素台吉的万人队和保商团如此悍勇?”代善皱着眉头问道。
  
  此次奉圣山下之战,囊素台吉的万人队的战力,实在是大大的出乎了代善的预料。
  
  多铎站了起来,紧蹙着眉头说道:“回禀大贝勒,臣听闻,囊素台吉土默特部右翼所有家眷已迁至大同左卫。得到了妥善的安置,以往蒙兀人居无定所,若是一战损失太多,这草原上就没有了他们的放牧之地。”
  
  代善这才了然的点了点头,说道:“也就是说,现在土默特部右翼不用放牧了,大明接收了他们的家眷。”
  
  “阿敏、岳托留下,其余人散了吧,各自归营安抚军卒,军粮之事,三日必到,归化城之行,绝对不会半途而废,安定军心,只要军粮到了,一切都好说。”代善挥了挥手,示意大帐内的参将和诸贝勒离开。
  
  “大贝勒,这军粮从何而来?!盛京可无余粮可派,就是有,到此地,也需要两个月之久,我们就断粮了!”阿敏见多数人离开,反而着急起来。
  
  沈阳方面来了粮草吗?
  
  就阿敏所知,似乎沈阳并没有要派粮,此时在沈阳的可是范文程那货,义州方向祈家堡折戟,本溪失守的军报其实已经送到了阵前,范文程会派粮给他们?
  
  而此时他们大军已至喀喇沁草原,就是派了,也来不及。
  
  “没错,沈阳方向派的粮快也要一月有余,这段时间,我们进退两难。”代善点头说道:“范文程不是个糊涂人,他已经答应了派粮,而且粮队已经出发了。”
  
  “那倒也是,范文程倒是不糊涂。”阿敏点了点头。
  
  对于这个汉儿范文程,他除了不是一个建州人,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汉人以外,其余方面,没什么让阿敏不满的地方,虽然范文程是黄台吉的铁杆走狗,但是,阿敏却不是很讨厌他。
  
  这个家伙,做的倒是八面玲珑。
  
  代善老神在在的说道:“但是我们要去的是归化城,在此处多停留一天,前往归化城就晚一天,耿如杞就多一天的时间准备,我们铩羽而归的可能就越大。我们不能等,所有我才告诉诸贝勒,三日后粮到,继续进军。”
  
  “粮从何来?”阿敏简直要疯了,都火烧眉毛了,代善怎么能这么镇定!
  
  代善却依旧打着马虎眼说道:“三日后必到,介时行军就是,你需要将六旗军中的奸细找出来,而且还要带本部驻扎于此,混淆归化城的视听。”
  
  “某断定,耿如杞在得知我建州军粮草不济之后,必然麻痹大意,此时若加急行军,二十日内,赶至归化城,攻其不备,自可一战定胜负。”
  
  “如此大胜之下,你这本部留守此地,一定要虚张声势,与喀喇沁多多交通,制造大军还在喀喇沁、察罕浩特附近的错觉。”
  
  阿敏目瞪口呆的看着代善。
  
  虚张声势,阿敏不是不会,而是代善在巨大不利的情况下,居然做出了如此决定,实在是出乎阿敏的预料之外。
  
  “粮草,三日后的粮草若是不到呢?如果没有前往归化城,我六旗大军岂不是要破釜沉舟吗?!”阿敏不是不同意代善这个冒险而大胆的战术部署,而是他还是在纠结三日后的粮草。
  
  “父亲领兵打仗二十余载,连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道理都不懂,还坐得稳这大贝勒的位置吗?”岳托略微有些不满的说道:“我看他这个位置还坐的很稳,而且一直很稳。”
  
  “粮草之事,勿虑。”代善依旧不肯吐露粮草从何而来。
  
  阿敏和岳托两个人交头接耳的离开了大帐,他们猜测,代善的粮草可能来源于喀喇沁部,或者压根就没有。
  
  但是此时的大帐之内,一个汉人从侧帘走进了大帐,笑着行礼道:“见过大贝勒,大贝勒吉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