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件让皇帝愁容满面的案子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件让皇帝愁容满面的案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叫他过来。”毛文龙紧皱着眉头。
  
  黄石的脑袋上顶着个瓜皮帽,上身一个黄色的夹袄行褂,手里还提溜着一个鸟笼,带着三五个侍从,吆五喝六的来到了毛文龙的身边。
  
  瓜皮帽,是一种没有帽檐的小帽,这帽子又叫六合帽,取意六合一统,天下归一之寓意,是一种很常见的帽子。
  
  “拜见毛大帅,毛大帅吉祥。”黄石谄媚的笑道,拱手行了个礼,像是见到了财神爷那般。
  
  此时的黄石,活脱脱的一个奸商的模样,眼神里,语气里充斥着铜臭味。
  
  毛文龙一伸手,拽下了黄石的瓜皮帽,瞅着黄石郁郁葱葱的头发,再看看黄石身上的明黄色夹袄行褂,才一把把帽子扣到了黄石的脑门上,嗤笑着说道:“带个帽子,某还以为你剃了秃瓢呢。”
  
  这明黄色的夹袄行褂,就是俗称的黄马褂,属于黄台吉为了赏给御前侍候的人,属于见官大三级的特殊服饰,就跟大明朝文武官员绣的禽兽补子一样,有着特殊的含义。
  
  毛文龙还以为黄石在辽东做生意久了,为后金效力久了些,已经把自己的身份给忘了,但是摘了瓜皮帽,才发现并没有剃头,留那金钱鼠尾辫,才让毛文龙放心了一些。
  
  黄石也不恼怒,笑着说道:“瞧您说的,我这在辽东走走商,老婆孩子老母老爹都在关内,这要是剃个秃子回去,还见不见人了?甭说其他,俺爹不把俺这腚给揍成八瓣,这事完不了。”
  
  “我来问你,为何要买那些战俘?”毛文龙疑惑的问道。
  
  黄石贼眉鼠眼的左右看了看说道:“三折,折给我,我把这些人,送到辽西去,能换赏钱,送到沈阳去,能换身上的这种行褂,以后在辽东做生意,也能顺趟点,毛大帅觉得这生意赚不赚?这一个个八旗建奴,可值不少钱咧。”
  
  “关宁军?”毛文龙皱着眉头问道。
  
  黄石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深处一只手说道:“他们给五成,只要人头,一个人头二十五两银子,现场给。”
  
  “嚯!”毛文龙略微惊讶的看着黄石,感情关宁军还有这样打仗的法子?
  
  用银子买人头?
  
  毛文龙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感情关宁铁骑的人头赏,都是这么来的,每年非阵斩的人头上,关宁军也能领不少的钱,看来只要是建奴一打仗,就会有闻着腥味的商贾蜂拥而至,赶去做买卖,发死人财。
  
  “毛大帅砍了,我带走,这东西在辽西可是硬通货,甚至还能换出火炮来。”黄石抬了抬下巴,示意不远处推出的三号炮,笑着说道:“最新到的货,也有人能搞出来。”
  
  毛文龙眉头紧皱的问道:“全大明连三十门都不到,你能搞得出来?”
  
  “小人这张脸肯定不行,但是要是建奴人头加上大贝勒府货粮辽西走廊,这两样,搞出来并不是难事。左右不过是报丢损就是了。这东西总会用坏的,毛大帅您说是不是?”黄石炫耀的说道。
  
  毛文龙噌的一声抽出了手中的单刀,抽了一半,又恶狠狠的送了回去,对着尚可喜说道:“你去!跟这黄石把买卖做了!”
  
  “得了!谢毛大帅赏饭吃!”黄石唱了诺,也不耽误毛文龙做事,自己屁颠屁颠的跟着尚可喜去战俘营了。
  
  这些人黄石不卖,也会有别的人卖,左右不过是人头的事,至于具体怎么卖,其实没人关心,要的人很多。
  
  黄石打算直接拉到天津卫,送到京师,给毛文龙算上战功。
  
  此时的朱由检压根就不知道,当初王承恩种下黄石这颗种子,还真的开花结果,出了一些成绩,本溪城里三千建奴八旗军卒的人头,对整个大明的局势有什么影响吗?
  
  其实没什么影响。
  
  但是送到京师,朱由检肯定乐开了花。
  
  此时的朱由检正在准备去文华殿上朝,他手里握着一封奏疏,迟迟不肯放下。
  
  “万岁爷,该去文华殿了,皇极殿前点卯已经点完了,廷臣们都到了文华殿候着了。”王承恩小心的提醒着面色不善的大明皇帝。
  
  大明皇帝手里握着一本密谕,从昨天晚上一直看到了今天早上,似乎是在看奏疏,又似乎是在思考些什么。
  
  “好。”朱由检将手中的奏疏,递给了王承恩,披上了件大氅,就向着文华殿而去。
  
  朱由检罕见的没有坐在文华殿重重帷幔之后,敲钟玩什么上意不可琢磨的把戏,而是坐在了大黄色锦缎长桌之前。
  
  “万岁安泰。”
  
  朝臣们站起身来,行了个礼,施施然的坐下,孙传庭依旧在南海子的军营里,但是朱由检没让人撤了这第二十七席,也没人敢把椅子给撤走。
  
  “今日廷议,第一议。户部尚书毕自严上言成立户部银庄,整顿京城私铸之风。议!”王承恩拿出了奏疏。
  
  今天这议题的第一议,王承恩就擦了擦额头的汗。
  
  “臣有异议。”吏部右侍郎周延儒站了起来,慷慨激昂的说道:“万岁!此策实乃祸国殃民之举,臣以为,户部此举怕不是为了盈私库,而不是为了整顿私铸,还请万岁明鉴。”
  
  周延儒说完,看着愣神的大明皇帝,高声说道:“还请万岁明鉴!”
  
  “啊?卿刚才说什么?”朱由检猛地回过神来。
  
  “万岁,户部此策,臣以为乃是苛政之策,民寡而无百日之蓄,若是户部设银庄,敛天下之财,百姓困顿无以为继,介时,民不聊生,天下倾覆,臣以为,此乃祸国殃民之举,臣以为,此策甚是不妥。还请万岁明鉴。”周延儒只好重复了一遍。
  
  毕自严刚要站起来,朱由检却挥了挥手,示意毕自严坐下,他自己笑着问道:“敢问周侍郎,古者四民,有士、有商、有农、有工。德能居位曰士,辟土植谷曰农,巧心劳手成器物曰工,通财货曰商。敢问周侍郎,这民不聊生,是哪一民?”
  
  “自然是天下黎民!”周延儒一点都没含糊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朱由检反问道:“诸王、列公、官、吏、巨贾、豪商多畜奴婢,田宅亡限,与民争利,百姓失职,重困不足,陕西民乱四起,近闻湖广亦有响应如云,敢问周侍郎,诸王、列公、官、吏、巨贾、豪商,算是民的话,那这些民乱和如云的百姓,算不算民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