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八十八章 仓廪府库

第一百八十八章 仓廪府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朱由检看着毕自严离开的背影,忽然开口问道:“景会家中的孩子恩荫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和耿如杞的孩子还有黄石的孩子,一起入国子监。”王承恩打了个激灵,回过神来赶忙回答道。
  
  “想什么如此入神?”朱由检有些好奇的问道。
  
  平日里王承恩很少会在御前出神,这是怎么了?
  
  王承恩笑着说道:“没什么,就是寻思着,万岁爷不肯用这招数,能不能用到建州去,黄石在建州每天遛鸟斗蛐蛐,实在是闲的他无聊。”
  
  “哦?”朱由检眼神一亮,点头说道:“准了,让黄石去办。”
  
  层层套娃的次贷,并不是一个稀罕的东西,大明朝这驴打滚,就是典型的次贷思维,城里的豪商们将较为低劣,无法妥善收回的借款借据,折七折卖给城中的帮会,城外的流匪,城中的帮会、流匪,则会以十三折收款,此为七进十三出也。
  
  买卖借据是一种非常常见的行为。
  
  黄石当然不能玩驴打滚,但是不妨碍黄石在建州伪装成为商业行为、金融行为的次贷。
  
  有区别吗?
  
  当然没有。
  
  但是什么是伪装?
  
  伪装之后,讲故事讲得好,就有人买账!
  
  在做生意和讲故事这方面,朱由检非常信任黄石的能力。
  
  黄台吉有范文程,范文程擅诡道,朱由检有毕自严,毕自严善正谋。
  
  到底是煌煌正道好用,还是诡道奇术好用?
  
  朱由检认为,正道虽然走得慢些,但是托尼·马曾言,金融这事,就是比谁命长,不是比谁跑得快。
  
  此时的黄台吉可没空思考正道还是诡道的问题,他现在正在思考是转道回京,还是一条路走到黑,奔着凤城而去,拿下义州。
  
  本溪丢了。
  
  毛文龙从连山关撤退之后,绕道三道岭,直扑本溪而去,在围困了本溪之后,直接炸山堵住了太子河。
  
  太子河是贯穿本溪城池的一条河流,城中的百姓和军卒们,都靠着这条河起居,毛文龙这一炸上堵河,正值开冻的季节,河流上浮冰无数,整个城池没抗七天,就开城投降了。
  
  河水上涨,晚上还会结冰,别说百姓,就是建州留下的守军,都扛不住这样的这个季节的河水上涨。
  
  毛文龙占据了本溪。
  
  黄台吉的两旗大军正准备围堵凤城之时,得知后院起火之后,焦头烂额的停止了前进的路,他站在凤城之下,十分不甘心的看着不到两丈,守城不足万余的凤城,拿下了凤城,再往义州,一马平川。
  
  回还是不回,不是一个问题,黄台吉必须回,若是毛文龙狠狠心把建奴经营多年的矿洞都给炸了,他无法给和硕额真们交待。
  
  没有了铁料,怎么打仗?恢复本溪的铁料供应,需要多久?
  
  黄台吉不敢赌,也不能赌,很显然,不退反进的毛文龙,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这就是一场虽然没有对话,但是已经达成的交易,毛文龙进逼本溪,甚至不费一兵一卒,几千斤火药下去,兵不血刃拿下本溪,就是要黄台吉回去,在黄台吉回去之前,毛文龙是不会炸毁矿洞的。
  
  黄台吉看这样眼前,只要进攻就能拿下的凤城,叹息的说道:“杜度,传令下去,鸣金收兵,转回本溪。”
  
  “叔父……”杜度想要说话,但是想了想,又说道:“遵令。”
  
  “杜度,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留下镶白旗,正白旗驰援本溪,但是杜度,你想过没有,若是你是毛文龙,我建奴兵分兵之后,你当如何?”
  
  “当年萨尔浒之战,杨镐败于分兵,至今日,我八旗军也有了分兵之众,可是我们这一方向,再分兵,岂不是重蹈杜松之覆辙?”黄台吉收回了自己的落寞,开始细心的教导侄子。
  
  既然杜度已经做了镶白旗的旗主,而且这段时间对他黄台吉也是言听计从,黄台吉自然要笼络。
  
  本来互相视为敌寇的二人,断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十分的亲近了,哪怕是心里恨得对方死,但是表面上却是父慈子孝,大汗也不叫了,改叫叔父。
  
  “叔父所言极是。”杜度恍然大悟,他不是不知道分兵之祸,但是如此草草撤退,杜度实在是不甘心,在黄台吉说明之后,杜度也同意了大汗的决定。
  
  黄台吉看着近在咫尺的凤城,指着凤城说道:“今日一去,我们再至,就今非昔比了,作为义州的门户,这里,我们再至之时,必然不若今日至寡兵孤守,再想取凤城,难上加难。唉。”
  
  毛文龙又不是傻子,但凡是黄台吉他撤了兵,这凤城,建州再想拿下,必然是血流成河。
  
  “不若我们攻下凤城?”杜度自然也是不甘心。
  
  “毛大帅会炸了我们的本溪矿。”黄台吉摇头。
  
  这场没有对话的交易,黄台吉没有太多的选项,黄台吉万万没有想到毛文龙会进兵本溪,棋只差一招,但是结果却相差万里之遥。
  
  黄台吉闭目良久,最终颓然的说道:“撤兵吧,这凤城,杜度你再至时,定要帮朕拿下此城。”
  
  “遵令!”杜度面色狂喜的说道。
  
  黄台吉的这个再至,安定了杜度的心神,其实杜度虽然又领了镶白旗的旗主之位,但是一直小心翼翼,他没有什么依靠,自从父亲死后,富察氏没落,他杜度,哪里来的依靠?
  
  黄台吉这几句话,算是给他吃了颗定心丸。
  
  黄台吉艰难的转过了身子,回到了大撵之上,清脆的钲声在整个大营不停的回荡着,准备良久的正白旗和镶白旗的军卒们虽然惊讶大汗的决定,但是依旧收拾着行囊,回营,准备开拔。
  
  此时的本溪城内,毛文龙坐在八抬大轿上,手里拿着马鞭,不断的在空中打着响。
  
  本溪的守将是富察·万济哈,乃是镶白旗的一名佐领,富察氏没落了,如果有其他的办法,万济哈绝对不会投降,但是他没有办法,毛文龙炸山的时候,他并没有考虑到冬春交际,河水上涨,还有冰凌之祸,最终只能投降。
  
  “万济哈,你说我要是把本溪周围的数百矿洞悉数给炸了,小奴酋回来,会不会砍了你咧?”毛文龙歪在八抬大轿上,嘴里嚼着根草梗。
  
  本溪投降的理由,让毛文龙实在是始料未及,他炸山堵河的目的,仅仅是为了让本溪的局势到必须求援的地步,然后再图谋围点打援,打击从沈阳、辽阳方向而来的建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