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八十四章 你在教朕做事?

第一百八十四章 你在教朕做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朱由检在乾清宫召见了大明前首辅申时行。
  
  毕竟是前首辅,千里迢迢进京,大明的皇帝召见是应有之意,不召见,不就是授人于柄吗?
  
  朱由检召见申时行的目的很简单,询问一下,江南地区关于摊役入亩的具体执行的细节。
  
  摊役入亩,是申时行这个退休老干部进京的主要目的,虽然大明的官宦、仕林,都享受了关于田亩征税的优惠,但是在劳役之上,却是没有丝毫的优待。
  
  申时行家大业大,哪怕是申时行本人在做首辅的时候,清正廉明,两袖清风,申家在江南也是大脉,自衣冠南渡南北朝时候发家的申家,雇点民夫代替劳役,绝对是没有问题,申时行进京,还是为了在改元之前的廷推。
  
  况且申时行真的两袖清风吗?
  
  所以朱由检才在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召见了申时行,不给这个退休老干部任何幻想的同时,还给足了这个斡旋家的面子,顺便问问老干部什么时候回杭州。
  
  要不申时行回杭州也没面子,过去也是被拜相的主儿,入了京,连天子都见不着,那回去,大约是跌份的。
  
  所以天子不召见,他就一直回不去。
  
  “万岁有所不知,这摊役入亩之事,根子其实是当初潘季驯在广州府时,推行的均平里甲法,但是均平里甲法还是太过于苛刻,所以才有了这扬州、杭州府的摊役入亩的试点。”申时行回答了万岁心里的疑问。
  
  潘季驯是明世宗嘉靖二十九年进士,他闻名遐迩的原因,并非搞均平里甲法,而是潘季驯,可钳黄龙。
  
  相传,潘季驯在黄河治水之时,黄河龙王无法驯服,潘季驯手提天子剑,斩龙角两枚,翻身骑在了龙王身上,驯服了龙王。
  
  潘季驯驯龙记这个故事,当然是属于黄台吉两箭五十八只黄羊那种奇异故事。
  
  但是其故事的背后,表达的就是潘季驯在治理黄河水的卓越贡献。
  
  在嘉靖、隆庆、万历年间,但凡是黄河发大水,那潘季驯都是第一人,万历十一年,张居正死后被抄家,长子被逼死,全家饿死了十数口,朱翊钧依旧不肯罢休的时候,潘季驯为张居正仗义执言,被朱翊钧厌恶,随后被罢官。
  
  万历十六年,黄河大水,已经六十九岁、被削职为民、甚至连儿子的恩荫官都被褫夺的潘季驯,再次领总督河道之职。
  
  四年治水,河道上下巡查,都是潘季驯亲自走访,最终七十二岁的身体,再也撑不住如此高强度的工作,上书乞病归乡。
  
  三年后,享年七十五岁的潘季驯病逝,因为有太子太保以及工部尚书兼右都御史的任职经历,潘季驯死后的讣告送到了京师。
  
  这个讣告的目的,自然是为了求一个谥号,但是大明朝堂,并没有给潘季驯任何的谥号,因为在庙堂之高眼里,潘季驯是张居正的人。
  
  潘季驯在这七十五年的人生里,有四十年是在河道上度过的。
  
  黄河这条母亲河,在先秦、汉、唐时,因为北方温暖,降水量普遍较高的情况下,水流极大,河道一直非常的稳定,但是在唐朝后期,随着北方降水量的不断下降,水中的积沙越来越高,慢慢的成为了地上河。
  
  北宋对黄河的治理是非常低效的,这一点上从三易回河之事上就可以看出,而这条黄龙在北宋年间未曾发难,也算是母亲河大发慈悲了。
  
  但是两宋交接之际,著名的逃跑名将杜充,掘开了开封段黄河堤坝,黄河水一路南下,夺淮入海。
  
  自此之后,黄河在华北平原上,就如同神龙摆尾一样,一会儿夺淮入海,一会儿又回到了旧汉河道,偶尔突然不开心了,就从天津卫入海,走旧宋河道。
  
  这个暴怒的母亲河,在北宋被灭亡以后,给重心逐渐移进关内的金国,带来了沉重的财政压力,而金国长期存在的红巾军,就和黄河征夫有极大的关系。
  
  金国和黄河斗了一辈子,最终还是不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因为黄河不断决口的问题,导致金国的财政和民生陷入了空前的危急,而没有湖广粮仓的金国最终倒在了蒙古和南宋联军的手中。
  
  而夺淮入海形成的淤沼区,也成为了端平入洛,军事行动失败的主要诱因。
  
  南宋联合蒙古,将金国灭亡之后,南宋政权开始向着洛阳府、开封府、应天府进兵,可是淤沼区的交通不便,导致粮草补给困难,端平入洛的失败,粮草不济,是重要原因之一。
  
  而到了元朝时候,黄河治水,更是治出了“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的石人来。
  
  可以说,北宋末年的杜充掘开黄河口的之后,以一己之力,让金国、南宋、元朝三代都深受其害。
  
  什么叫遗害千年?
  
  掘开黄河口开封段堤坝的杜充绝对是首当其冲。历朝历代对杜充的贬低,尤其是元朝,对杜充之不屑一顾,已经不是贰臣传能够容得下杜充了。
  
  既然可以掘开,那堵上不就完事了?
  
  且不提堵上黄河决堤处的困难,大禹治水的故事,不需要再讲一遍。
  
  就是这堵决堤造成的恶劣后果,是任何一个朝代、任何一个君主都无法承受之重。
  
  常凯申炸毁了花园口阻拦日寇进军,这件事大部分人都清楚,也有不少人洗地,但是很少一部分人知道“黄河谈判”之事。
  
  常凯申在解放战争期间,为了消解红匪的有生力量,下令堵上花园口决堤,本身处于原河道之地的百姓们不得不立刻迁徙,近百万人流离失所。
  
  而原河道年久失修处处都是口子,花园口被堵上之后,黄河再次被改道,整个华北平原都是一片涂泽,近三千余万的百姓,浸泡在黄河黄沙之水中,无法战后重建,无法耕种,颗粒无收,饿殍千里,洪涝同样造成了极其严重的瘟疫。
  
  粮荒、洪涝、瘟疫肆虐在华北大地,近三千万人受灾,十数万百姓蒙难。若非红朝当局果断发动了传统技能,人墙堵堤,这十数万人蒙难,扩大岂止十倍百倍?
  
  黄泛区的百姓们,后来用小推车推出了一个淮海战役来,不是黄泛区的百姓们脑后长反骨,对常凯申陛下不忠不义,是常凯申的罪行,实在是罄竹难书。
  
  什么是用脚投票?这就是用脚投票。
  
  中原王朝这块地方自古就这样,用脚投票,那是传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