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忽然消失不见的粮草

第一百八十三章 忽然消失不见的粮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兵部尚书不就是干这个活儿的吗?
  
  “在这里。”内操从怀里掏出了一本锦缎包裹的奏疏递给了耿如杞。
  
  还真有。
  
  林丹汗和郭尚礼对视了一眼,眼中尽是担忧,归化城的局势危如累卵,要是大明在玩起了运筹帷幄千里之外的把戏,这归化城还守不守吧,直接放林丹汗西进算了。
  
  “蓟门火炮局造了十门一号炮和十万余斤的火药,十日后到?”耿如杞打开奏疏,满脸疑惑的读完。
  
  还有这种好事?
  
  “还有吗?没有督促出兵的诏书,手札,兵部咨文或者私信吗?”耿如杞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内操摇头说道:“那没有,万岁爷说战场瞬息万变,用之则器之,庙算只决定战略,不决定战术,这是最新万岁爷给兵部尚书下的诏书里的内容。”
  
  “这是最高指示。”
  
  耿如杞满是复杂的从怀里掏出了一锭银子,颠了颠,又放了回去,取出了一张百两的银票说道:“一点茶水钱,还请收下。”
  
  这是规矩,水面之下的潜规则。茶水钱,传旨的内操们不辞辛苦,远赴千里之外,传递圣意,万岁给赏钱,受旨的官员也要懂得感恩才是。
  
  不懂感恩的官员,万一被内操回去分说两句,那损失岂止是一张银票能够解决的?
  
  内操却摇了摇手,笑着说道:“耿巡抚久寻边事,对京中之事不闻,万岁爷特意叮嘱出京黄衣使不可收受任何的孝敬,原话是治不了碳敬冰敬,但是还是能治得住内宦。这钱某万万要不得。”
  
  “大珰客气,还请收下,某才心安。”耿如杞当然当内操是在推诿,笑着说道。
  
  大明嘛,三推而就也正常。
  
  内操却再次推出去了行贿之手,笑着说道:“王伴伴叮嘱过,收不得。”
  
  他继续说道:“耿巡抚,莫要为难咱家了,咱家也就是个天子家奴,此时京中毕尚书手握三司职权,这银票拿到京师,岂不是被外廷抓个现行吗?这要是天子家的账目也归了户部,某这颗脑袋砍一万次,也不够看的。”
  
  “真不是客气?”耿如杞这行贿的手,是收回去也不是,不收回去也不是。
  
  内操不受贿,弄的耿如杞都有些不习惯了。
  
  “大明皇帝没有对耿巡抚做出具体的指示吗?”林丹汗皱着眉头疑惑的问道。
  
  内操负手站在一旁,默不作声,这人内操并不是认识。
  
  “虎兔墩憨,万岁在京中曾经跟某谈起过你,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而这句话,我现在送给你。”耿如杞要给万岁爷写回信,在写之前,停在原地,神情有些复杂的说道。
  
  林丹汗眉头紧蹙的问道:“黄口……大明皇帝如何说?”
  
  林丹汗这一句黄口小儿只说了黄口二字,郭尚礼的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当着内操的面,把这四个字说全,而大明的班直戍卫军锦衣卫在侧,却没有任何反应,那郭尚礼还是不要做这个锦衣卫好了。
  
  “不会说话就闭嘴!”郭尚礼对林丹汗这厮厌恶到了极点,若非大明需要林丹汗的助力,若非归化城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若非林丹汗的确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在萨尔浒,也就是林丹汗口中的建州之战、沈阳之战、广宁之战中,出力甚多,林丹汗早就成了刀下亡魂了,哪里这么多的饶舌?
  
  耿如杞眼神里都是回忆,年轻的大明天子,在谈到归化城之时,说的最多的就是林丹汗蠢。
  
  几乎每一个决定,万岁对林丹汗的评价都绕不开一个蠢字。
  
  比如说起林丹汗放弃察罕浩特之时,万岁对林丹汗这个决定十分的不满,不仅仅是站在大明的立场,站在林丹汗的角度,放弃察罕浩特,对于林丹汗的察哈尔部就如同大明放弃了京师一般。
  
  人心不在,还打个屁。
  
  草原远比关内更加凶险,草原上放弃自己的固有牧地,牧民作鸟兽散,离心离德对关内来说是致命的,对关外就不是了吗?
  
  没有牧场,没有粮食,没有燃料,稳定的大明煤料远比牛粪要好用的多。
  
  诸如此类,耿如杞和万岁曾经就林丹汗的种种决定,做出过一轮评判,这种评判,其实归根到底,就是万岁自己的总结。
  
  耿如杞咀嚼了一下当时听到那段话的时候的情绪,摇头轻笑道:“万岁说:如果失败必不可免,那么争取一份最优厚的投降条件的最佳手段,就是用最激烈、最残酷的抵抗去争取。虎兔墩憨,你若是能把这句话理解了,察哈尔部,不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争取投降最佳条件的手段是用最激烈的抵抗?”林丹汗重复了一遍,挠了挠头。
  
  这段话,对于耿如杞来说,理解易如反掌,对林丹汗来说,也是同理。
  
  林丹汗并不是漠北那种随水而徙的游牧民族,他们拥有自己的都城察罕浩特,也有数座城池,在冬日里也会进入城中避寒。
  
  耿如杞转回内室,给万岁写一封回书,交给了内操。
  
  “敢问大珰贵姓?”耿如杞将信件递给内操。
  
  内操笑着说道:“贱姓王,名作文政,司礼监秉笔太监。”
  
  王文政,信王府的大伴太监,自万岁入宫之后,就一直在司礼监做秉笔太监,也是第一个被安排入司礼监的大伴。
  
  耿如杞当然知道王文政是何等的身份,是万岁的近侍。
  
  在王文政说出自己姓名的一瞬间,耿如杞已经完全明白对方的来意,其实和郭尚礼差不多,来看看他这个山西巡抚到底在干什么而已。
  
  当然截止到目前,内侍和锦衣卫也都是看看,并没有多问甚至还会配合耿如杞的种种决定,王文政拿到回信之后,就乘快马奔着京师而去了。
  
  而此时的顺义王府之内,耿如杞依旧不太想杀林丹汗,这厮虽然老了一些,但是他毕竟是蒙兀察哈尔部的可汗,杀掉林丹汗,可一时痛快,可是之后呢?
  
  察哈尔部如何解决?这不是逼着察哈尔部站到建奴那一边吗?
  
  但是林丹汗摆出一副老赖的模样,你不让道我就再不走了,让耿如杞十分的恼火。
  
  “其实我们蒙兀也有这样的说法。”林丹汗欲言又止的说道:“我们蒙兀有一句古老的谚语,在长生天下,失去勇气的懦夫,没有在草原放牧的权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