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八十章 小心陈新甲

第一百八十章 小心陈新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倘若问别人,或许会有别的答案,但是问王承恩,洪承畴投清之后,竭力尽能该如何断,那只有四个字,罪该万死。
  
  王承恩对于臣节二字,可是担得起如山二字,臣节涉及到了方方面面,尤其这忠一字,对于王承恩而言,这等臣子,杀了就是。
  
  朱由检有些犹豫的说道:“可是此人有才呀,大明此时多事之秋,其人有社稷之才,朕以为,可以用之,但不可以器之。”
  
  王承恩却摇头说道:“万岁爷,用之则器之,万万没有用之,而不器之的道理。”
  
  “万岁爷最看不上那袁崇焕,但是不依旧器重他的才能?此时辽西走廊之事,皆以其为准,这不是器重又是什么呢?万岁爷,何有用之不器之的道理呢?”
  
  王承恩说完眉头紧蹙的看着万岁爷,是万岁爷不懂用人之道吗?
  
  谁要是敢说这话,王承恩会领着东厂的内番告诉他何为用人之道,万岁爷自登基以来,各种小恩小惠虽然不上台面,聚沙成塔,总是有些效果。
  
  但是在用人方面,堪称知人善用。
  
  这个登基以来,万事通达的万岁爷,居然罕见的出现这等矛盾之语,并非万岁不懂这个道理,王承恩知道,万岁爷是看上了这个人的才华,但是对是否用他还有些犹豫才会如此。
  
  “万岁爷,臣斗胆,这个人是范文程吗?”王承恩低声问道,他思前想后,有社稷之才,又是投靠了清廷的人物,范文程首当其冲!
  
  “臣以为万岁爷虽然嘴上要杀他,但是范文程真的要投明,万岁爷应当会礼贤下士,出城三十里迎,并且事事垂询。”
  
  “范文程虽然出身大明,但是其毕竟委身侍奴起官,各为其主,竭力尽能,大节无亏,若是范文程无二心投了我大明,臣以为万岁爷不舍得杀,那就不杀。”
  
  朱由检哈哈大笑起来,摇头说道:“不是范文程,好了,朕就是这么一说罢了,此事再议就是。”
  
  洪承畴的确有社稷之才,不管是在大明还是在清廷都表现出了其强悍的能力,这一点上,洪承畴若是在松山城和曹变蛟一样战死沙场,青史之中,洪承畴只有芳名可寻。
  
  比如祖大寿,此人在松锦之战中,两次粮草断绝,城中以食人为帜,誓死抗清,但是外城都破了,最终投降,在投降清廷之后,祖大寿除了因为亲戚关系给吴三桂写了封劝降信之后,就再也没有为清廷效过一力,献过一策,晚年更是常常惊厥,最终郁郁而死。
  
  一样是降臣,为何没人骂祖大寿?祖大寿也是投清的高级军官之一,可是历朝历代,连鞑清评祖大寿也是一句时也命也,非战之罪。
  
  洪承畴有没有才能?
  
  在松锦之战中,哪怕是受制于大明崇祯皇帝的遥控指挥和兵部的双重庙算布阵之下,洪承畴在大战前夕的表现,堪称大师级别表现。
  
  崇祯十四年五月,齐尔哈朗指挥右翼三旗,被打的抱头鼠窜,正红旗前锋将领尼葛里巴图单骑逃阵、镶蓝旗将领温察弃阵逃亡,镶红旗将领阿刺穆身负重伤,若非部下死战相救,命陨当场。
  
  而正红、镶红旗可是建奴最能打的两旗,是从当初努尔哈赤起兵建立,代善、岳托两人率领。
  
  正是因为三旗大营奔走,才有了病中黄台吉流着鼻血驰援锦州之事。
  
  崇祯十四年八月二十一日黄台吉和洪承畴会战锦州城外,战至中午,双方僵持不下之际,洪承畴本部大军向松山逃亡,而骑卒数千向杏山撤退。
  
  而清军见状追击,在日暮时分,明军骑卒忽然从后阵杀出,而本部大军调转枪头,再次与黄台吉酣战。
  
  撤向杏山方向的明军骑卒攻打后金后阵,距离黄台吉大撵仅仅百步有余,黄台吉急令转战,并亲自举黄盖帅亲随穿梭各旗指挥,稳定军心才未溃营。
  
  而后黄台吉撤退三十余里,锦州之围,已经名存实亡。
  
  此战之中,蒙兀镶黄旗扎萨克王喇嘛锦州被围杀,这是建奴第一次损失名王。
  
  下一个战死的名王,就要到西南李定国两蹶名王的时候了,一个战死的是定南王孔有德,另外一个就是敬谨亲王尼勘。
  
  而城中已经断粮的祖大寿也终于松了口气,甚至还和部下在二十三日出城侦查黄台吉驻营之地,得出了【敌势大缓,奴不善久战】的论点,禀报于朝廷。
  
  祖大寿看到了黄台吉的八旗军,各部周转轮流向着沈阳方向而去,是因为粮草不济,八旗军需要到沈阳和广宁就食。
  
  锦州城恢复了粮草供应,甚至还有城中百姓出城撒种、打猎。
  
  多尔衮在此战之中,被黄台吉罢黜了墨尔根封号,削去了和硕睿亲王的爵位,贬为郡王,罚银一万两,夺两旗移交豪格。
  
  而此时差点被攻破的锦州城再次修缮外墙,战局恢复到了黄台吉攻打锦州之前对峙的局面。
  
  而后多尔衮再次围困锦州,祖大寿上书朝廷言:圣上和督师勿扰,二十三日周济粮草可用数月。
  
  在这种情况下,战局一片向好的情况下,大明崇祯皇帝的诏书和兵部陈新甲督促出兵作战的疏却到了松山。
  
  宁远、塔山、高桥、松山、杏山,十三万大军如同钢铁刺猬一样横戈在辽西走廊之上,沿途袭扰的清军游骑和关宁铁骑打的有来有回。
  
  奴不善久战,就是洪承畴的制胜法门,大明皇帝的诏书和兵部尚书陈新甲的督促出战的奏疏被洪承畴打回,以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为由拒绝出战,建奴眼看着粮草殆尽,再打上三个月,建奴不战自走。
  
  甚至洪承畴还在辽西走廊召集诸将,商讨夺回广宁,再取辽东的作战计划。
  
  而此时,大明崇祯皇帝再送来的不是诏书,而是带着尚方宝剑、王命旗牌的职方司郎中张若麒前来监军。
  
  一个从未打过仗的文官,张若麒要求三日出战,洪承畴拒绝了张若麒的要求,继续执行自己既定战略,洪承畴要用辽西走廊这个磨盘,将建奴的兵力和粮草统统磨碎在这里。
  
  大明有征辽饷和白粮供应,这个计划执行的时间也并不长,按照预期建奴在无法破城夺粮的情况下,能对峙到明年春,是最悲观的预估了。
  
  仅仅四个月的时间,洪承畴问大明皇帝要四个月的时间,他要还大明皇帝一个广宁城。
  
  广宁有多么重要,无需赘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