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七十八章 狺狺狂吠

第一百七十八章 狺狺狂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黄台吉在夕阳西下的时分,狂奔向了祈家堡。而看到他的儿子豪格的时候,黄台吉差点当场失仪,泪洒当场。
  
  祈绍兴有多惨,此时的豪格就有多惨。
  
  只不过不同的是,豪格还没有死,砸的石块还是小了一些,否则此时的黄台吉只能看到一具尸首了。
  
  “父亲。”豪格躺在牛车上,痛苦的扭动了下身躯,脸上都是惨笑。
  
  镶白旗有一千二百军卒进入了祈家堡梳理战场,在这场爆炸之中,直接死了近五百余人,而有六百余身负重伤,剩余的皆为轻伤。
  
  祈家堡的家主祈绍兴在城里,豪格才放松了警惕,领着兵马入城,他根本没想到祈绍兴留在祈家堡内,是为了判断何时点燃火药的引线。
  
  “别说话,好生休养就是。”黄台吉止住了豪格的话头。
  
  豪格完成了他的军令,在太阳落山之前拿下了祈家堡,即使算上炸堡的伤亡,其损失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豪格是旗主,若是豪格战死,那么参战的镶白旗十五名牛录额真和班直戍卫也要一起殉葬,所以豪格在这场轰鸣之中,活了下来,班直戍卫成摞的摞,挡住了飞石。
  
  黄台吉有些眩晕的扶着额头,看着如同废墟一样的祈家堡,他现在终于理解了那句,壮士断腕是何等模样。
  
  人怎么可能忍心砍断自己的手腕呢?
  
  祈绍兴到底为何要单独留下来,明知必死,还留下来,但是祈绍兴的死,的确不亏,至少有六百余建奴与之陪葬了。
  
  “杜度听命,命你提督镶白旗,继续随军征战。”黄台吉首先确定了镶白旗的旗主之位。
  
  豪格此时身负重伤,只能送回沈阳休养,而这一休养,就不知道到何年何月了,但是群龙无首肯定不行。
  
  而且再想拿回镶白旗,那简直是难上加难之事。
  
  十五个旗主在这场爆炸之中,死了五个,而杜度在任旗主之后,肯定要补足这五个阙儿,等到豪格伤势好了之后,镶白旗已经完全在杜度的掌控之下了。
  
  这可不是当初,汗位之争的时候了,而且此时的代善,还会一如既往的支持他黄台吉吗?
  
  黄台吉看着一片废墟的祈家堡,心中阴云密布,忧虑重重。
  
  “义父,咱们这是去哪里?”尚可喜十分不解看着大军撤离的方向。
  
  在祈家堡确认失守,辅军全部撤退之后,祈家堡的两千辅军与东江军正军合流之后,毛文龙就带着东江军消失在了连山关,再加上豪格受伤,黄台吉有些慌乱,一时间就失去了毛文龙的位置。
  
  毛文龙的撤退方向,按理说应该是向着刘家堡、凤城的方向,但是尚可喜发现了些许的不妙。
  
  这个方向不对!
  
  “去本溪矿山。”毛文龙瓮声瓮气的回答了一声。
  
  “本溪?!”尚可喜目瞪口呆的看着面色极为平静的毛文龙,他是如何如此安然若泰的说出这句去本溪?!
  
  那可是建奴在拿下沈阳之后,重点布防的地方,那个地方,就是建奴所有铁器的源头,若是本溪出了事,建奴连铁锅炖肉都做不得了!
  
  毛文龙点头说道:“不然嘞?黄台吉已经过了祈家堡,怎么才能把这头憨驴拽回来咧?这叫做攻敌之必救。”
  
  “你平日里不是最以识时运之向背著称吗?难道这个方向上,还有什么其他比本溪更好的肉可以吃吗?”
  
  尚可喜有些颤抖的说道:“没…没有。”
  
  祈家堡大爆炸的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样飞快的传递到了草原上行军的六旗大营之中。
  
  还没走到察哈尔部,刚过了大鲜卑山的山口,看着破败的上京城有些唏嘘的代善,听到这个消息,只感觉头晕脑胀,扶着旁侧的侍卫,才稳住了身形。
  
  为豪格争取镶白旗的旗主之位,代善付出了一些代价,而豪格一向稳重,居然被人炸伤在了祈家堡内,这个消息是代善完全无法接受的。
  
  对于代善而言,他十分喜欢豪格,在大政殿议事之后,他更是对豪格刮目相看,在他看来,建州的下一代中,豪格无疑是唯一有龙凤之姿之人。
  
  胡人国运不过百年,对于这一点,代善也十分的清楚,关于年轻将领之中,代善最看好的就是豪格了。
  
  天启六年,代善亲率三旗征伐蒙兀扎鲁特部之时,代善就拒绝了阿敏的随行的想法,而是带上了刚刚加冠的豪格,并且将扎鲁特部的贝勒台吉鄂斋图,送到了豪格的手中,让豪格手刃,目的就是为了给豪格累计功勋。
  
  而征伐扎鲁特部之战中,代善对于豪格谨慎却不失英勇的表现非常满意,而他有意在某个时间点里,将自己巴图鲁这个十分具有象征意义的封号,传承给豪格。
  
  豪格在祈家堡这个阴沟里翻了船,是代善万万没有想到的事。
  
  “早知道就应该让莽古尔泰去义州了。”代善叹气的说道。
  
  莽古尔泰听闻面色一喜,他以为代善之言,是认为他莽古尔泰比之豪格更胜一筹,至少不会折戟祈家堡。
  
  实际上豪格的意思是如果莽古尔泰这样失利之后,莽古尔泰的正蓝旗的旗主,就可以交给杜度,借此来缓和镶红、正红旗语镶黄,正黄旗之间的矛盾了。
  
  镶红、正红出自黑旗,镶黄、正黄旗地位尊崇。
  
  但是镶黄、正黄旗的旗主阿济格、多铎、多尔衮,这三个人的母亲,大妃乌拉那拉氏,就是被莽古尔泰手刃,并且送进了努尔哈赤的墓里殉葬。
  
  这件事,一直让阿济格、多铎和多尔衮非常的介怀。
  
  可惜了。
  
  代善站稳了身形,翻身上马,继续向着归化城的方向而去。
  
  祈家堡大爆炸的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样,飞进了北京城里,但是如同一块石子扔进了无风三尺浪的大海之中一般,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涟漪。
  
  实在是北京城这池子的妖风太多,浪太高,将这个消息给淹没了。
  
  “好!”朱由检看到了军报,带着几分笑意还有几分苦涩。
  
  祈绍兴这个名字,朱由检记住了,但是他也不清楚祈绍兴为何愿意留下善后,毛文龙的本意是留下一名死士,看准时间点燃火药,再择机逃走。
  
  但是祈绍兴主动请缨,毛文龙也就应允了。
  
  而这场不亚于王恭厂大爆炸的祈家堡大爆炸,造成的效果,比毛文龙设想的更好,毛文龙本身就是想最大程度上杀伤建奴军,但是祈绍兴居然能把豪格炸成重伤,简直是意外之喜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