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功过不相抵

第一百六十九章 功过不相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也是当初杨镐小冠军侯诨号的来历。
  
  万历二十五年起,杨镐领兵在朝鲜,抗击倭寇对朝鲜的侵扰,而得胜还朝之时,朝鲜王河城君亲率汉城百姓,泣送杨镐于弘济院,而汉城百姓重髫戴白,泪流满面的送别了抗击倭寇援助朝鲜的大明军。
  
  时至今日,大明的武庙里依旧有当初河城君和朝鲜诸臣们,写给大明的诗词。
  
  杨镐无疑是一个极其富有军事天赋的人才,但是即使如此,他也挡不住自己手下的轻进,最终在知天命之年,折戟沉沙,一辈子的功名都做了土。
  
  杨镐必须得死,而且是由皇帝监刑的斩立决,丢土失地,这是事实,而杨镐作为萨尔浒之战的指挥将领,不死是不可能的,谁都保不住他。
  
  功过不相抵,是朱由检从帝师孙承宗和太保袁可立口中,得知的一条重要的用兵准则。
  
  自秦之后,从来没有功过相抵的先例,功即是功,过即是过,功过不能相抵。
  
  汉宣帝刘询虽然是汉武帝的曾孙,但是刘询的祖父却是戾太子刘据。
  
  刘据,就是那位要和征战一生的汉武帝中门对狙,被汉武帝一根指头摁死的戾太子。
  
  刘据的中门起狙的行为,还害死了自己的母亲,大司马大将军卫青的姐姐,卫子夫。
  
  汉宣帝刘询没做皇帝之前,也就是长安城里的一任侠,说得难听点,就是无业游民,有上顿没下顿那种。
  
  虽然宗庙里有他的度牒,但是汉朝可不是大明朝,尤其是西汉的时候,不养宗室,想吃香的喝辣的,你得自己去争。
  
  刘询从一个任侠,变成皇帝,完完全全都是当时的大司马大将军霍光,一力把刘询送上了皇位。
  
  霍光死后,霍家谋反之事败露,霍家满门抄斩无一幸免,而因为霍家之事,仅仅长安城就有数千家遭受主连族灭。
  
  就连大汉皇后,霍光的女儿霍成君,也被罢免了皇后之位,处昭台宫,后自杀。
  
  但是刘询并未掘开霍光的坟墓,对霍光的政治宣传一直是功如萧何,宿卫忠正,勤劳国家的社稷之臣。
  
  功过不相抵。
  
  刘询不喜欢霍光那是必然的,刘询的发妻许平君,就是被霍光的妻子直接毒杀,而霍成君顺理成章的成了皇后。
  
  相比较之下,刘询要比朱翊钧狠太多了。
  
  同样是权臣,霍光死后,全家抄斩,连皇后都早到了牵连,而且还株连数千家,杀的血流成河。
  
  张居正死后,家中长子被逼自杀,其余仅仅充军。
  
  但是朱翊钧却完全没有刘询大气。
  
  刘询诛霍光满门,但是并非让霍光求荣得辱,霍家依旧是满门荣光的躬秉谊,定万世册,安社稷,功德茂盛的博陆宣成侯。
  
  这就是刘询和朱翊钧的差别。
  
  天下人不在乎你皇帝对哪个臣子的喜好,很多臣子求的是身前事,身后名。
  
  霍光辅佐刘询定鼎江山,而后刘询定麒麟阁十一功臣时,霍光依旧位居麒麟阁第一。
  
  刘询诛杀霍光满门的政治目的非常清楚,下手非常迅速,霍光死后,留下了一大批的辅佐之臣,这些臣子是刘询把控朝政的最大阻力,刘询诛杀霍家,是为了把持朝政。
  
  相比较之下,朱翊钧既不狠毒,也不仁德,其目的也不明确,在对张居正集团的清算之中,朱翊钧被文臣们牵着鼻子走,更像是对过去被张居正压制的官僚集团的妥协,而不是为了掌权。
  
  做的一样的事,其最后的结果,却是天差地别。
  
  功过不相抵。
  
  在针对权臣的清算这件事上,大明是历朝历代中做的最差的一方了。
  
  秦惠文王杀商鞅那也是满门抄斩,株连无数,但是商鞅变法的新政可曾废除?没有。
  
  秦惠文王嬴驷幼时张狂,触犯了禁条,而当时秦惠文王嬴驷年幼,最终嬴驷的墨刑被公子虔代受。公子虔被剐了鼻子。
  
  而嬴驷也被秦孝公嬴渠梁给流放了出去。
  
  功是功,过是过,功过不相抵,才不会人亡政息,才不会求荣得辱。
  
  但是大明在这方面却做的极差。
  
  诛杀权臣的过程中,总是被人牵着鼻子走。
  
  杨镐并不是权臣,但是大明的官员请斩杨镐的奏疏很多,朱由检一概留中不发,其实目的,就是为了等到紫金阁再强壮一些,将杨镐的功过写清楚,然后再将杨镐砍死在午门之外。
  
  王化贞完全是自己轻敌,轻信奸细之话,责任全在王化贞身上。
  
  而且还有当初的魏珰杀了熊廷弼传首九边,更是弄的边军离心离德,杀掉王化贞是非常急切的任务,必须的插队加急办理。
  
  杨镐却不急,因为杨镐这个案子,略微有些复杂。
  
  还涉及到了现在的朝鲜王绫阳君。
  
  杨镐当初被下狱之后,朝鲜举国震惊,而河城君甚至派出了右议政进京游说,而这个右议政李元翼和参判许成依旧在京师里为杨镐奔走,疏救杨镐的行动朝鲜进行了七年之久。
  
  而现在汉城里,宣武祠里依旧供奉着兵部尚书邢筁和辽东经略杨镐的雕像,每年正旦,朝鲜王都会亲至宣武祠拜祭,而祠堂正上方有一匾揭,上曰:再造藩邦。
  
  杨镐在朝鲜的地位尊崇,直到崇祯二百六十五年的公元1909年,朝鲜亡国,杨镐宣武祠被焚毁,朝鲜灭亡于倭寇之手,杨镐才断了祭祀。
  
  此时杀掉杨镐,无疑给大明和朝鲜的藩篱关系,进一步疏远。
  
  这会儿义州城毛文龙还占着呢,就这么啪的一巴掌打在平阳君的脸上,不符合朱由检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的政治主张。
  
  “万岁爷,快马来报,耿如杞回到了大同府,正在平息大同府哗营索饷之事。”王承恩低声说道。
  
  朱由检对耿如杞十分的好奇,这个在诏狱之中,身受五毒之刑,却被各路人马高度评价的臣子,非常的好奇。
  
  尤其是孙传庭一个忠字,让朱由检都疑惑不已。
  
  耿如杞,这个人,活的实在是太矛盾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