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六十章 草原上的明珠

第一百六十章 草原上的明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耿如杞的请求并不简单。
  
  顺义王卜石兔与五路把都儿台吉占据归化城,他们面对林丹汗的攻势,都心有余悸,更别提听说代善要带着八旗亲至,更是惶惶不安。
  
  在归化城,已经分成了两派,第一派就是卜石兔和五路把都儿台吉为首的投降派,他们想要投降,林丹汗他们不担心,但是他们很担心建奴,他们准备投降建奴。
  
  虽然大明很近,但是建奴很能打,建奴攻破他们这个归化城如同探囊取物一般,他们认为不可战胜,也可以选择和察哈尔等部那般,向建奴俯首称臣。
  
  而另外一派,则是素囊台吉,也就是包统带领的万余部曲,以及大明组建的保商团的近两万骑卒,这是主战派的主力,而包统因为阻拦林丹汗进军归化城,此时在归化城中,声望极高。
  
  蒙兀并非所有人都像卜石兔那般胆小怯懦,他们的财富并不多,战争还有可能是一种搏一搏,成为人生赢家的机会。
  
  双方在归化城产生了拉扯,这一点上,在耿如杞前往归化城之前,就已经有所预料。
  
  素囊台吉,也就是包统,是在万历二十五年,承袭了龙虎将军封职,并且执掌了归化城的兵权。
  
  万历三十五年,第三代顺义王扯力克卒,囊素台吉就成为了土默特部顺义王爵的热门人选,而且因为有三娘子和大明朝廷的支持,囊素台吉嗣位的可能性极大。
  
  但是最终,万历四十一年,卜石兔还是赢得了王爵的争夺,正式成为了归化城的主人,土默特部的奴酋,大明的顺义王。
  
  这六年的争锋中,包统输的并不冤枉,他虽然掌管兵权,但是最终万历皇帝的册封诏书到的时候,包统也只能无奈的接受这个事实。
  
  因为在万历四十一年,三娘子撒手人寰,失去了三娘子支持的包统,即使手里有兵,但最终还是让出了王爵之位。
  
  俺答汗和三娘子与大明修好的政治主张,也在万历四十一年之后,烟消云散,兵祸再起。
  
  耿如杞在奏疏里将归化城的复杂说的很清楚,他所要的东西,却不简单,他请王命旗牌,还有一道便宜行事的奏疏。
  
  朱由检有些犹豫的问道:“伯雅,你说这道奏疏,朕准还是不准?”
  
  “一切但凭万岁圣裁。”孙传庭说了一句场面话,其实万岁心中早有定夺,问一句,只不过是在找人赞同罢了。
  
  这种事很复杂,孙传庭不愿意多掺和,万一耿如杞在归化城真的干了什么不该干的事,他孙传庭可不愿意陷入泥潭之中,他现在的第一要务,就是把腾骧四卫给组建成军。
  
  朱由检思虑很久,才点头说道:“那就准了吧,朕觉得耿巡抚忠贞为国,是可用之才。”
  
  朱由检拿过了奏疏,批红之后,递给了王承恩说道:“快马送到大同驿,再转至归化城。”
  
  大明和蒙兀在广宁是贡市,在归化城却是互市,这两个词语的不同,代表的含义不同,贡市的开门关门,皆由大明一方决定。
  
  而互市,则是双方互相都有一定的权力,三娘子就是长期执掌兵权和互市,军政财一手抓,地位无可撼动。
  
  而这种互市,也会互相设立驿站通传消息和承兑汇兑等业务。
  
  归化城,是一块比广宁更加肥美的肥肉,建奴怎么可能放过?
  
  过去是想要拉拢察哈尔部,所以将这份肥肉交给了林丹汗和察哈尔三部,但是现在林丹汗两次进兵,两次失利,察哈尔部因为大明互市再开,现在的态度趋向于暧昧。
  
  在这种情况下,归化城这块肥肉,建奴决定自己吃下。
  
  耿如杞端坐在归化城三丈有余的城头上,看着夕阳西下,映的整个天空一片火红,有雄鹰翱翔于火红的天空之下,偶尔一声啼鸣,响彻整个苍穹。
  
  而大草原上,积雪正在消融,小草吐露了新芽,牛羊在天边稀稀疏疏,马群在不断的奔跑着,积食一冬,到了撒开脚丫子欢腾的时候,悠扬的马头琴的琴声在草原上不断的飘荡着。
  
  耿如杞深深的吸了口气,有些呆滞的看着郭尚礼,说道:“所以,其实你从京中来,是因为有人弹劾我,万岁差你来看看?”
  
  “对。”郭尚礼拿起了腰间的酒袋,灌了一口,天气转暖,他的身子骨也慢慢好了,但是归化城大战在即,看耿如杞这个架势一时半会儿也不准备走了,他就有些愁。
  
  归化城要打仗,作为大明上十二卫之首的锦衣卫责无旁贷,他这刚好的身子,怕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耿如杞平日里太过忙碌,甚至忙到没空,深思郭尚礼千里从京师赶到大同的用意。直到了这归化城,耿如杞反而清闲了几分,这才想明白了郭尚礼来这趟大同的目的。
  
  “还以为你是为了代王之事而来。”耿如杞点头说道。
  
  “我来之前你还没往京师上奏代王晋王之事,晋王由田都督督办,而代王由巡抚督办,我就是万岁派来贺岁,至于其余的事,我也就是看看而已,又不懂你在想什么。”郭尚礼不住的摇头。
  
  在他看来,耿如杞和那黄立极一样,约莫是疯了。
  
  耿如杞正在与卜石兔五路把都儿台吉协商一件事,卜石兔有一个妹妹,被誉为草原上明珠,擅骑射,弓马娴熟,喜欢读书,汉学和汉话,说的很明白。
  
  人也很漂亮,比关内的女子多了几分硬朗,还有几分飒爽的英气。
  
  耿如杞正在商量着把卜石兔的妹妹送到宫里,他许给了卜石兔妹妹一个贵人的封号。
  
  耿如杞一个外臣,许内署封号,万岁爷要是知道了,不把耿如杞的脑袋摘下来当球踢,那只能说万岁爷太过仁慈了。
  
  这是僭越!
  
  砍头还好,牵连家人,那几乎是板上钉钉之事。
  
  所以,在郭尚礼的眼中,耿如杞的行为,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郭尚礼侧着身子,笑着说道:“你要联合卜石兔和五路把都儿台吉的兵马,共同阻拦林丹汗和建奴的进攻,我觉得没问题,但是你给万岁爷捎回去一草原姑娘,万岁绕得了你,宫里那位娘娘,可不是好相与哟。”
  
  宫里那位娘娘,说的就是周婉言,万岁对周婉言极为宠爱,等闲小错不会太过苛刻。
  
  当然郭尚礼离京已经三个月有余,他压根就不知道,此时的京城之中,周铉深陷铸私钱案,而周奎更是案子太多,要不是身份特殊,这父子俩,此时已经到了菜市口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