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大明皇帝的面子

第一百五十六章 大明皇帝的面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毕自严的确不是一个不开眼的人,他也在小心的避开勋戚,比如周奎周家和张国纪张家。
  
  虽然张国纪不在京中,但是张家依旧在京城有很多的产业。
  
  懿安皇后张嫣,在大明新帝逐渐的把控朝政稳定之后,开始隐于幕后,但是文渊阁至今没有收到万岁御批的三道诏书。
  
  圣心难度,万岁爷对懿安皇后的态度,依旧让毕自严有些投鼠忌器。周婉言作为新册封的大明国母,周奎家门自然是显赫无比,毕自严想不开去找周铉的麻烦?
  
  尤其是他的靠山只有大明皇帝的时候,他怎么会如此抓着周铉不放?
  
  其实还是因为周铉涉案太深,京师之内的私铸作坊,在新帝登基这半年之内,被周家弄了近半数到自己手中,一个月出钱就高达三百余万贯,这些劣币在市场兴风作浪。
  
  而毕自严的改制迎面就撞上了这国丈家门,这苦头也只能自己吃下,但是万岁的鼎力支持,也让毕自严心情舒畅了几分。
  
  “户部、刑部、都察院、大理寺都收到了万岁爷的诏书呀,严惩不贷。”毕自严满脸笑意的看着这份诏书,越看越是高兴,他怎么看这严惩不贷四个字,都像极了大明重振。
  
  “老爷,黄老师父的拜帖。”门房匆匆的跑了进来,有些慌张的说道:“一个人来的,连轿子都没做,还以为又是登门拜见的人,差点把人轰出去。”
  
  自从毕自严要到了三司使的职权之后,反对他的人很多,同样攀附的人也不少,过去门雀可罗,现在完全是门庭若市,每天都有寻来的人,攀附关系的更多,毕自严全都是拒绝了这种攀附。
  
  而黄立极居然登门,是毕自严万万没有想到的。
  
  “快快有请!”毕自严嘱咐家仆收拾着正厅,烧水沏茶,自己随着门房来到了府门,迎黄立极入府。
  
  黄立极穿着极为朴素,脚底板上居然是一双布鞋,身上是一身不太合身的儒袍,背着手,慢悠悠的在毕自严的家中转来转去。
  
  “黄老师父,您这是看什么呢?”毕自严一脸糊涂的问道。
  
  这进了门不是随着主人一起入正厅,在这院子里乱转悠,是什么意思?
  
  “坊间都说毕尚书最近发了横财,半夜都在自己的宅子里埋银子,我这不是寻摸着看能不能捞到一些闲散银子。”黄立极笑着左看看右看看,贼兮兮的说道。
  
  “坊间传言,不可信。”毕自严一脸笑意的摇头,迎着黄立极入了正厅。
  
  黄立极品了品茶,点头说道:“一股栗香,鲜醇,正宗的诸城绿茶,好茶,好茶。”
  
  “前两天同乡来府上,带了一些,都是些麻烦事。”毕自严应和着说道。
  
  黄立极笑着说道:“今天到府上叨扰,还真是讨一些闲散银子,万岁筹办紫金阁,规模说大不大,说小也不算小,但是和复社、几社、莲花诗社相比,规模还是太小了些,此乃国事,自然不敢劳烦万岁,只好寻到了毕尚书门上讨银子了。”
  
  “此事例行咨文就是,为何还劳烦黄老师父亲自登门一趟?”毕自严疑惑的问道,这件事正常公文往来,尤其是万岁亲自布置下的事,哪里需要黄立极亲自跑一趟?
  
  以黄立极手里的权力,只需要在文渊阁写一封奏疏,阁老们都没有意见,就可以找皇帝朱批,到他这里批钱了。
  
  这个流程有些不太对。
  
  “万岁那里,某自会分说,只不过花费实在是太大了,需要这个数。”毕自严伸出了一只手,满脸笑意的说道。
  
  “五万两吗?”毕自严皱着眉头问道,五万两的话,他需要筹措一下,但也不是不能给,毕竟是万岁交待的差事,他也知道紫金阁的目的。
  
  黄立极满是笑意的摇了摇头。
  
  “五千两吗?那很简单。”毕自严眼神里透着几分轻松的说道,还以为多少钱,五千两银子,还值得大明次辅登门跑一趟?
  
  黄立极十分肯定的说道:“是五十万两。只能多,不能少,这需要毕尚书费心了。”
  
  “多,多,多少?”毕自严惊骇的问道,连半口茶都没喝完,有些惊恐的看着黄立极,放下茶杯说道:“你这要的也太多了,你知道耿巡抚去大同,万岁也就给了十万两银子而已。”
  
  “卢巡抚去陕西,万岁除了给了过去欠下的军饷以外,也就十万两银子罢了。你开口就是五十万两,你觉得万岁会答应吗?”
  
  黄立极这才叹气的说道:“正是万岁不会答应,我才寻到了毕尚书的府上。”
  
  “这才是为难的地方,这紫金阁若只是邸报,某可能连五千两也不会要,这工坊什么的都是小钱,养几个笔正笔杆子,也不需要多少银钱,但是养花旦名角儿,五十万两都不超光,若是想做到和复社、几社比肩的地步,这五十万两还是经过反复核算,得到的,怕是还有很大的出入咧,唉。”
  
  “这复社、几社这么费钱的吗?”毕自严有些不敢置信的拿过了黄立极递过来的劄子,研究了小半天,才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这结社诗会,看似简单,里面门道这么多,需要这么多的伶人、花旦、名角、小生撑场子,是某见识浅薄了。这花销,万岁是万万不能答应的。”毕自严将手中的账本递给了黄立极。
  
  黄立极到没有从中中饱私囊,账目做的很清楚,最主要的就是那些伶人花旦名角,这些都是结社里花销最大的地方。
  
  黄立极忽然低声神秘兮兮的说道:“毕尚书,周奎家起家就是从这戏班子出身的,这次周铉案子里,铸钱是一方面,稍微扩大一些,周家可是有不少伶人的,这笔银子,也就省了下来一大半。”
  
  毕自严眼睛瞪得豆大的看着黄立极,他们此前未曾有过冲突。也没有什么交际,虽然坊间都传闻此人极为阴刻,但是从来没想到这第一次见面,就让人如此印象深刻。
  
  黄立极点头说道:“这牵连共同坐罪,自古就是酷吏的手段,若是毕尚书做不得,那就让田都督去做,当年魏珰还活着的时候,田都督没少做这种事,毕尚书放心,此事终了,是万万不会污了毕尚书的名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