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有些人,有些人

第一百四十八章 有些人,有些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过年的舒心日子很快就过去了,朱由检过完正旦之后,第一道奏疏,就把朱由检给整的一整天都是食不知味,郁郁寡欢。
  
  户部尚书毕自严,上了一道奏疏,十分明确的说明了大明的财政危急和逐渐崩坏的大明天下,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题。
  
  其实毕自严的观点并不新颖,早在万历末年,三皇交泰之际,先是王在晋和孙承宗在关宁线上斗法,而后是熊廷弼和王化贞的广宁败北孰是孰非之争,再之后,就是袁崇焕和辽东经略高第和总兵杨麟之间的龌龊。
  
  也就是当初张嫣提出的那个观点,弃守辽西走廊,以山海关为界,抗拒建奴。
  
  这么做的好处极大,首先那高达九厘银的征辽饷,就足以让负重前行的大明朝喘上一口大气,大明中央财政稍稍恢复正常,再图收复。
  
  而另外一种方法,就是每年投入六百万白银左右,不断的投入关宁锦防线,这样做,就会出现朱由检必死循环。
  
  朱由检当初第一次朝议辽东战事,就选择了第二种,固守辽西走廊,寸土不让。
  
  以空间换时间的战略压根就是一种纸面上看起来很美好,但是压根就不可能实现的政治操作。
  
  空间无法换来时间,只能换来进一步的耻辱和中央权力的沦丧。
  
  大明弃守辽西走廊,意味着数百万颠沛流离的辽民无法妥善的接回关内,意味着将朝鲜、蒙兀等诸多部族,拱手让人。
  
  而建奴的野心,在拿下辽西走廊之后,可能会停下脚步吗?
  
  萨尔浒之战和广宁大败退,已经让民心动荡不安,连晋商都开始下注建奴,还有类似于范文程这类的韬略之才,看到了建奴的蓬勃发展,选择在建奴事王,而不是在大明。
  
  若是辽西重镇再失,大明哪里还有民心可用?
  
  朱由检选择了用和谈的方式,用自己的脸面,去换时间,而大明皇帝,一统四极之大君的面子,很值钱,当大明皇帝拉下脸做事,建奴的步伐的确被朱由检稍微阻拦了。
  
  毕自严的这封奏疏,其实并不是在旧事重提,这件事经过了这么些年的博弈,最终以孙承宗、王化贞、袁崇焕这一系的东林为代表的守辽西的派别获胜。
  
  既然已经分出了胜负,朱由检不打算朝令夕改,也不打算在辽西走廊动大手术,那样反而是给建奴机会。
  
  毕自严当然明白大明皇帝的心意,他在奏疏里,言简意赅的说明了大明财政的问题,就是因为不断的战败。
  
  大明的财政体系,其实很健康。
  
  这句话让朱由检挠头的看着大明内帑的账目,要知道朱由检刚即位的时候,大明打的内帑一共就五十七万两银子,不是朱由检东拼西凑,哪里来的百万结余?
  
  这其中一大半还是因为清查驿站隶属的民信局,寻找到了京师经纪们掌管的财产,才算是抄家能抄出些东西来,否则结余还是极其不足。
  
  连九边欠俸的百万两银子都拿不出来。
  
  但是毕自严说的很有道理,大明的财赋体系其实十分健全,而且足够的健康,否则现在辽东铁骑早就和建奴勾肩搭背,袁崇焕说不得暗搓搓的也被封个什么平东王之类的郡王了。
  
  这一套自嘉靖、隆庆、万历年间,不断调整的税赋制度,其实非常符合大明的国情,而且这种税赋体系,也支撑着大明打下了万历三大征的胜利,这最后的荣光,也是这三朝时间,不断的调整,在徐阶、高拱、张居正的不断修正下,大明的税赋制度,其实已经日趋成熟。
  
  可以证明的一点,那就是建奴入关后,长达七十年到八十年的时间里,都是在使用着大明的税负体系,而且也支撑着建奴完成了统一战争。
  
  建奴在扬州、大同、广州等地高举的屠刀,实际上就是没有任何目的,没有任何利益,甚至是自毁长城的做法,除了得到了滚滚人头,和无穷无尽的抵抗以外,清廷在高举屠刀之后,什么都没得到。
  
  建奴并没有砍的江南士绅们,唯唯诺诺、安安稳稳的交税不欠税,事实上,清廷的统治下,漕帮比大明的无为教母要凶残太多了。
  
  清廷的财富密码其实很简单,他不用为关宁军买单,而关宁军一年就是六百万两银子。
  
  这一切都证明了毕自严所言非虚,大明的财政制度,经过了几十年的摸索,极其成熟,包括促使申时行进京请愿的缘由,大明正在做摊役入亩的试点,都是税制的一种探索。
  
  但是朱由检没钱,内帑没钱,户部没钱,整个大明京师,朝廷手中,无钱可用,无粮可派。
  
  问题出在哪里?
  
  关宁军?
  
  毕自严认为不是出在了辽西防线上,而是出在了大明朝的节节战败之上,但凡是打出一个稍微能看的战役,大明就能缓一大口气。
  
  比如袁崇焕打下的关宁大捷,炮轰老奴酋之后,大明辟土四百余里,极大的缓解了辽东粮价高昂的窘迫和日益增多的辽民投靠带来的种种纠纷和争斗。
  
  “战败,是一切的祸源。”朱由检叹息的放下了毕自严的奏疏,郑重的用红笔圈上了准,开始让户部大使全面进入兵部和工部等部,进行稽查。
  
  毕自严要权,朱由检这算是书面同意了毕自严要权的奏疏。
  
  毕自严不是统帅,也不知兵,不领兵,他能做的事情,就是保证大明军队的后勤补给和一应为了军事行动所需要的开支,而手里没有权力,如何保证?
  
  “朝臣们估计又要连章上书,抨击毕自严权臣之径了。”朱由检揉了揉脑阔,他已经想到了那种奏疏如同雪花般飘进文渊阁和司礼监的场面。
  
  兵部尚书孙承宗和大明太保袁可立,曾经联袂来到乾清宫,告了毕自严一状。当时朱由检不清楚毕自严要做甚,现在清楚了,他选择了支持。
  
  孙承宗和袁可立再找上门来,也是麻烦的紧。
  
  “关闭宫门,朕要沐浴斋戒为天下风调雨顺祈福,嗯就这么说。”朱由检想到了一个很赖皮的法子,这也是当初万历皇帝朱翊钧用的招数。
  
  为天下风调雨顺祈福,大义凛然。
  
  大明皇帝这招闭门不出,关闭宫门的做法,是朝臣们万万没想到。一直以来勤勉有加的大明皇帝,居然怠政了。
  
  其实也没有怠政,该开的晨会,大明每日的廷议,那还是要召开的,只不过硝烟味十足的廷议,朱由检很多时候,都是修闭口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