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各部的年礼

第一百三十三章 各部的年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田尔耕换上了厚重的棉服后,带着自己的两匹马,将甲胄在马背上扎紧,从柳氏的手中接过了早就封好的牛皮袋,这袋子里是驱寒的烈酒,还有两块刚烙好放在油纸中,小心包好的葱花大饼。
  
      “安心了,年节前回来。”田尔耕翻身上马,紧了紧身上的棉服,一脸笑意的对着柳氏说着安慰的话,随即策马扬鞭,奔着城门而去。
  
      田尔耕并没有从城中西江米巷前的锦衣卫衙门调动人手,田尔耕已经有些信不过衙门里的人了。
  
      上一次抓建奴的奸细,就有人走漏了风声,到底是谁,到现在田尔耕都没查清楚,内鬼这两个字,最是让人嫉恨,也最是难以追查。
  
      田尔耕从西山的诛邪队调了三百人手,出示了万岁爷的诏书和赐下的王命旗牌,带着三百诛邪队的锦衣卫缇骑,就奔着山西太原而去。
  
      大同府的代王,完全不需要田尔耕料理,自有耿如杞去处理,太原的晋王,田尔耕有一万个信心,可以手到擒来。
  
      “田都督,你这身子骨,咱们是不是赶路慢一些?”亲从有些担心的看着田尔耕。
  
      田尔耕和郭尚礼都是一个毛病,这刺骨的风如同割肉,凉风灌进肺腔,一股火辣辣的疼痛在整个胸腔弥漫,一阵冷风吹就是脸色煞白。
  
      田尔耕摇了摇头,用力的咳嗽了两声,说道:“咱们办得是加急的皇命,耽误不得,快马加鞭。”
  
      这次田尔耕出动,还带着甲胄。
  
      这次的皇差,讲究的就是一个快。
  
      要快到晋王和代王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把他们抓捕归案,要快到正旦前,把这二王送进锦衣卫的诏狱去,让他们在诏狱里过年。
  
      锦衣卫是个特殊的部门,正旦给万岁的贺年礼要有特色,那就要玩的出花样来。
  
      田尔耕冒着风雪,奔着赵州的泾阳古道而去,而此时的户部尚书毕自严,也在筹谋着给万岁的贺年礼。
  
      当然,作为户部执掌,给万岁的贺礼,自然也要有户部的特点,所以他琢磨了很久之后,才带着一本奏疏来到了乾清宫前,准备以此给万岁贺岁。
  
      “万岁,咱们大明应该铸钱了。”毕自严将手中的奏疏交给了皇帝。
  
      大明的皇帝要整改吏治,要从反腐下手,但是这件事在启动之前,应该以铸钱为起手,要有一定的资金储备来应对吏治整改过程中的种种麻烦。
  
      整治吏治,首先要改善经济,若是经济萎靡,再怎么整顿,也无法痛下杀手整治吏治。
  
      毕自严要保证大明皇帝,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这是一个户部尚书的职能。
  
      既然已经和大明的明公们撕破了脸,处处都在和明公一文一文的争利,这铸钱之事,也应该着手去应对了。
  
      董应举当年也铸过钱,召集回京之后,一直在跟着徐光启忙活着推广番薯的活儿,正好人尽其能。
  
      朱由检打开奏疏看了半天才愣愣的问道:“五月时,纹银一两核钱八百四十文,六月止八百二十文矣。至于铺家所卖仅得七百六七十文不等。大明一两银子换六百五十文才对,为何可以换这么多?”
  
      “万岁,私铸成风,所有的私铸钱,都会掺铅,所以这银贵铜贱,这银越贵,则越贵,百姓们压根就换不起,也不想换铜钱。”
  
      大明的物价是较为低廉的,一头牛只需要八两银子,而一口肥肥,只需要一两五钱银,而猪肉一斤大约是一分银,鸡鸭鹅都是一分银到两分银,而大鸡和大鹅稍微贵一些,也就三分到四分银左右。
  
      猪头肉折猪肉为五斤。
  
      朱由检知道这些,还是最近张嫣给他报账,马上的正旦大朝会,太庙荐新所用的“嫩鸡”一只要七分银,而张嫣说要省钱,要把嫩鸡换成大鸡,能节省不少的开支。
  
      这些小地方的节省,都是朱由检极为欣赏的地方。
  
      但是民间的银贵铜贱的结果,就是地主大量屯银,百姓们捏着手中的银子不舍得花,而铜钱价贱,严重的阻塞物资的流通,倒是市场的萎靡不振,本身就是小农经济,再没有了银子流通,更加雪上加霜。
  
      毕自严小心的将其中的危害一条一条的梳理清楚,十分充分的说明了万岁,咱们该铸钱了。
  
      “景会,朕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不知道景会能不能为朕解惑?历朝历代,从前秦开始,大汉、大唐、哪怕是前宋、蒙元,私铸都是重罪,唯独到了咱们大明朝,这为何大明不能铸钱哩?咄咄怪事。”朱由检问出了自己一直疑惑的点。
  
      大明朝堂不铸钱,天下独此一号。
  
      毕自严沉默了很久的问道:“皇上,准备做到何种地步?”
  
      皇上这个称呼,多见于大明的奏疏之中,是一种极其正式的称谓,私底下朝臣们都喜欢叫万岁。
  
      当毕自严这个皇上的称呼一出,朱由检坐直了身子,说道:“毕尚书这个问题,朕想过,在南海子的草甸旁想过,走在京师的大街上想过,在皇极殿前想过,在乾清宫想过,看到山道上的驮夫换了新鞋想过,听到驼铃想过。”
  
      “朕想了很久,朕死后,是准备跌的粉碎的。”
  
      朱由检这句话说的极其认真,毕自严要问是这个回答,大明朝臣们要问是这个回答,大明的百姓们要问,他也是这个回答,无论做到什么地步,无论后世的史书被如何的记载,无论自己是独夫还是民贼,他都做好了准备。
  
      毕自严的面色十分的惊骇,随后眉头紧蹙的看着大明皇帝和王承恩,皱着的眉头忽然舒展开来后,他又沉默了许久,才笑着说道:“那臣等自然紧随其后。”
  
      “万岁问为什么大明不能铸钱,原因很多,但是归根到底,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去做。开国之时,印了大明宝钞,后来大明宝钞价比纸贱,就停了,要收回这部分权力,必然会触动某些人的利益。”
  
      “那没事,错非他们冲进乾清宫把朕给杀了,否则,这天大地大,还是朕这个皇帝最大。”朱由检开了一个小玩笑说道。
  
      他那句跌的粉碎,显然有点吓到了毕自严,这气氛太过严肃了。
  
      大明皇帝要做的事,是没有人能够拦得住的,除非把他朱由检杀了。
  
      朱由检这是借着皇帝的名头耍流氓。
  
      “那万岁,臣就去张罗此事。”毕自严没敢接这个话茬,这是一个比较禁忌的话题。
  
      毕自严在乾清宫呆了很久,还讲了很多经济层面的问题,让朱由检眼界大开,他也是第一次见识到了劣币驱逐良币的操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