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人这一辈子很短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人这一辈子很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亡国之君大多数都是权力逐渐丢失。
  
  秦二世胡亥身边有个赵高,汉衰帝刘欣时,外戚王莽独揽朝纲,而到了汉献帝刘协时候,他父亲时候就开始闹出了十常侍,他刚继位没多久,就出现了董卓等一大批权臣,反而是曹操在的时候,汉献帝的日子好过点。
  
  毕竟曹操是挟天子以令诸侯,最起码还把汉献帝当天子。
  
  唐朝末年的时候,皇帝都被宦官换了九个,五代十国更是天子宁有种乎,兵强马壮者居之。
  
  宋朝一整朝,太后临朝称制的次数最多,最后投降的时候,也没有人问问小皇帝,宋怀宗乐不乐意投降,想不想投降。
  
  就连鞑清廷也有一位自己走,非要把光绪皇帝,也一起带走的慈禧太后。
  
  唯独大明不是如此。
  
  大明朝的亡国之君是朱由检,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丢掉了江山的朱由检,却并没有前面那些朝代的各种乱七八糟的外戚、后宫、权臣之类擅权的问题,反而是大权独揽,这是历史上极其少见的。
  
  大明皇帝大权独揽,说明大明的世界,并没有崩坏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大明皇帝虽然权力在日益缩减,黄衣使者出不了京师,但是并不代表大明的皇帝的命令不用执行。
  
  为何各地执行皇命,就是投献?
  
  因为执行皇命的人更多。
  
  有矛盾才会有争斗,没有矛盾,大家都已经认定大明已经彻底要完犊子了,都拒绝执行皇帝的命令,那就没有这所谓的“投献之刑”了。
  
  这一切归根溯源,还是得益于明太祖朱元璋和明成祖朱棣对大明朝的国家构建的完整。
  
  得国之正,莫过于汉明。
  
  黄台吉虽然是小奴酋,但是他那句亡国者东林也,说的一点都不差,这句话,传自老奴酋努尔哈赤。
  
  努尔哈赤六次来到大明京师朝贡,看清楚了东林人的真实面目。
  
  误国误民这四个字,一点都不冤枉他们。
  
  郭尚礼和建奴尚虞备用处遭遇战之后,身体一直没好利索,不仅是他,田尔耕已经很久没有出门亲自抓捕建奴了。
  
  他们俩都是力战而竭,身中数创,好在都是外伤,并不致命。
  
  但是这大冬天的寒风如同小刀一样,一刀一刀钻进了伤口里,像是小刀割肉一样,生疼。
  
  郭尚礼披着一件大氅,坐在车驾里,作为一名大明过去的百户,他一直以坐车驾为耻辱,男子汉大丈夫,骑马驰骋,方显男儿本色。
  
  但是他现在只能缩在大氅里,向着大同府而去。
  
  耿如杞忠心耿耿为大明朝廷办事,大明皇帝也无猜忌之心,本来耿如杞上个贺表,朱由检批复一下,这个年关,也就算是过了。
  
  何苦身子还没大好的郭尚礼,再跑一趟大同府?
  
  但是朝臣们就是硬起哄。
  
  不仅如此,还有各种复社、几社、应社、历亭社、昆阳社、席社等等的笔正们,阴阳怪气的说着山西的事。
  
  倘若如此,还仅仅是在仕林之间传播,朱由检倒是不怕他们。
  
  可是,瓦台、青楼、酒楼的娼妓们的曲和词,最近也换了样儿。
  
  城中的乞儿众多,他们最近都兴起了一股子童谣,这童谣传唱之广,硬生生的凭空在京师里造出一个大西王来。
  
  大明皇帝就不能不重视了。
  
  朱由检不怕朝臣们给自己身上泼粪,他朱由检堂堂一个亡国之君,还怕自己身上的粪少?
  
  最开始西山煤局,明公们说大明皇帝与民争利。
  
  再到与后金议和,倪元璐跑去长陵哭坟,明公们说大明皇帝是个怂货,数典忘祖。
  
  再到现在耿如杞在大同府大杀四方,明公们说大明皇帝昏聩,无识人之明。
  
  朱由检不怕这个,反正大明的百姓们,平日里茶余饭后讨论下,揶揄两句又不掉肉,只要大明百姓的日子在变好,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
  
  但是,朱由检不怕这个,耿如杞怕。
  
  朱由检是君,耿如杞是臣,这种风言风语传的多了,不说耿如杞的心理素质,就是跟着耿如杞办事的官吏们,万一想多了呢?
  
  所以,不该有的郭尚礼西行之事,就这样在大明朝诡异的朝局和氛围中,出现了。
  
  “阿嚏!”郭尚礼用力的打了个喷嚏,整个肺腔都是一股子火辣辣的疼痛,他用力的紧着大氅,用方巾把鼻孔堵住。
  
  以前壮的跟头牛一样的郭尚礼,现在像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这就变的弱不禁风起来。
  
  “耿老西儿最近忙啥呢?”郭尚礼自言自语的说道。
  
  老西儿,这个在大明的语境里,就是特指的雁门关外,古云州,也就是大同府、归化城、宣府一代的山西人。
  
  因为山西人喜欢吃醋贩醋,醋在大明读作“醯xi”,渐渐的大明人都喜欢称这里的人为老西儿。
  
  耿如杞这个老西儿,在写奏疏,他的确如王承恩想的那样,忙得哪里有空想什么尾大不掉,想什么朋比为奸,想什么做什么大西王。
  
  他雷霆手段端掉了十大巨贾,但是这十大巨贾背后,牵扯甚广。
  
  比如现在牵扯到了大明第十一代太原晋王朱求桂。
  
  经过耿如杞的仔细盘查,朱求桂年岁有些大了,早就不闻事,在天齐山上的一个寺庙里清修,颐养天年。
  
  但是朱求桂的长子朱审烜,虽然没有世袭晋王封爵,但是已经开始掌管王府诸事已有三年之久。
  
  朱审烜养了不少“家人”和群小,这件事在大明并不罕见,过去耿如杞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含含糊糊的就过去了,毕竟藩王府不养点人,那还是藩王府?
  
  坏就坏在了耿如杞居然查到了晋王府的执掌朱审烜,居然伙同这山西十大巨贾,向关外贩售硝石和大量的甲胄、弓弩、其产业涉及之广,让耿如杞看了都瞠目结舌。
  
  “此疏上奏,唯希冀于我大明皇帝乃是英主。”
  
  耿如杞收笔,写完了最后几个字,长长的奏疏打开,在自然风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