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无兵可用 无将可遣

第一百三十一章 无兵可用 无将可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孙承宗知道自己得出来打破年轻皇帝的野望,告诉年轻皇帝,什么是现实,他站起身来,俯首说道:“万岁,无兵可用,无将可遣。”
  
  “关宁军不可用?”朱由检依旧眉头紧蹙的说道。
  
  “听调不听宣。”袁可立叹息的回答道。
  
  听调,就是听大明皇帝的调遣,不听宣,就是不听大明皇帝的宣召,不上朝,不见驾,倘若关宁军认为大明皇帝,错了,他们就不执行。
  
  “这算是我们大明朝养了一群雇佣兵吗?”朱由检哭笑不得的说道。
  
  趁着建奴空虚,直取关宁无疑是一个极好的战略,但是正如孙承宗所言,无人可用,无将可遣。
  
  孙承宗、袁可立、王承恩三人面面相觑,万岁这个雇佣兵的词汇虽然新颖了些,但是一语中的,切中了要害。
  
  大明每年花六百余万两的饷银,雇佣了这么一帮人。
  
  朱由检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这就是大明,明明有更好的选择,却无法去执行,这让朱由检非常的为难。
  
  路就在那里,但是就是特么的不让走!
  
  “臣等告退。”孙承宗和袁可立两人站起身来,皇帝今天的情绪,明显不适合再继续庙算了,否则继续说下去,关宁军的问题摆在桌面上撕扯的结果,是大明要吃大亏。
  
  养了十多年关宁铁骑,若是散了也就罢了,要是归了建奴呢?
  
  朱由检挥了挥手,他也有些乏了,示意两位朝臣自行退去,他靠在御座上,用力的揉着脑阔。
  
  “腾骧四卫?”朱由检想到了孙传庭,但是眼下腾骧军只有一个勇字营,其余的营房,还是当年魏珰弄的净军建的营房,连兵源都还没最终敲定,还在培养基层军官的阶段。
  
  就是再快,这腾骧四卫也得一年到两年的时间,才能奔赴战场。
  
  九边军卒?
  
  大明朝堂欠饷欠了十几年,九边军卒们没有跟着民乱一起造反,已经是忠心耿耿了。
  
  朱由检略微有些怅然的看着巨大的堪舆图,他只能和建奴在归化城和义州之事上博弈,明明有更好的对策,却无法执行。
  
  这也可能就是代善和黄台吉敢分兵两路,中路空虚的原因。
  
  老奴酋,努尔哈赤,曾经六次来到大明朝贡,是亲自将大明的底细摸了个清楚后,才书七大恨,今年必攻大明的。
  
  九边军卒是戍边军队,而京营是机动部队,自从朱祁镇把京营的精锐败光之后,京营归到了兵部管理之后,糜烂的京营,就再也不是大明天子手中那把最锋利的剑了。
  
  此时朱由检就造了个剑柄,何谈杀敌?
  
  朱由检叹气的拿起了桌上的奏疏,就是再头疼,他该处理国政,依旧要处理。
  
  刚看了几页,朱由检就看不下去了。
  
  海晏河清,歌舞升平,四处都是一片的祥和,大明朝几天之内,仿若是中兴之兆,全都是锦绣文章,变着花样的马屁。
  
  各地居然各种千年灵芝万年何首乌,麒麟瑞兽这些祥瑞接踵而至。
  
  “卢象升那边怎么样了?他的天雄军整军倒是有模有样,明年带着百万九边军饷,可不是只发钱就可以,还要调配粮食才是。卢象升有没有递过来具体的章程?”朱由检放下了这些扯淡的奏疏,问起了正事。
  
  朱由检有一支现成的军队,能够在明年开春后,突击广宁城的军队,那就是卢象升的天雄军,。
  
  他数清楚自己能够出的牌,最后还是把卢象升这张牌,打到了陕西。
  
  陕西民乱和基层军官欠薪的问题再不解决,就会酿成大祸。
  
  “有了章程,粮食主要是沈家,毛文龙舅父沈光祚那个杭州沈家,他们负责承运督办卢巡抚所需要的粮食等物资。”王承恩从袖子里掏出一本奏疏递给了万岁爷。
  
  作为司礼监的提督太监,万岁问政,他王承恩要是一问三不知,还不如让曹化淳去做。
  
  “所以王伴伴你说在司礼监打盹休憩之事,也是在晃点朕了?”朱由检拍着手里的奏疏,这显然是早有准备,王承恩说他在司礼监听不懂政事,都是打盹,这一下子就暴露无遗。
  
  王承恩笑了笑,没有多言。
  
  乾清宫他得为万岁爷守着,司礼监他也得替万岁爷看着,没事的时候,王承恩还会到各宫门去看看,虽然人都是他安排的,但是提督宫禁的是懿安皇后,他还是不大放心,得空就会去检查一番。
  
  王承恩这些活儿,都是细心的活儿,交给其他人他也不放心,也都是在朱由检看不见的时候做的,但是他从来也不说。
  
  “帝师言耿如杞之事,王伴伴你以为如何?”朱由检没有打开卢象升的奏疏,问起了另外一件事。
  
  “万岁爷是让臣去看看?”王承恩琢磨了一下,这种事,他跑一趟最合适。
  
  朱由检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你大胆说说你的看法。”
  
  “臣以为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此时大明朝风雨飘摇之际,既然耿如杞有才,则用之。其心有二志,那也等其露出端倪,这是臣的想法。”王承恩十分坦然的说道。
  
  王承恩相信耿如杞,因为耿如杞和他王承恩是一类人,他们活的都很纯粹。
  
  王承恩的纯碎是为了万岁爷,耿如杞的纯粹,说小一些,是为了山西上千万百姓活着,说大些是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
  
  活的纯粹的人,都很好猜度这些人的想法,比如一心复兴汉室的诸葛孔明,比如一心只想北伐的岳飞,比如只想着戍卫京师的于谦,比如只想打仗的戚继光,他们都是这类人,活的很是纯粹。
  
  耿如杞现在显然忙得头晕眼花,应当是没空想什么尾大不掉的问题。
  
  朱由检点头,他也觉得孙承宗说的不对,耿如杞干的好好的,自己大明皇帝派个内侍去,这算是什么?扯耿如杞的后腿?
  
  但是京师议论纷纷,也很容易让耿如杞自己都怀疑皇帝的态度,不派个人去,耿如杞自己都生活在惶惶之中,还怎么办事?
  
  王承恩想了想说道:“万岁爷,其实这眼看着正旦要到了,郭尚礼和耿如杞有旧,可以让其带着万岁爷的赏赐去看看,顾及到了耿巡抚的颜面,也堵住了朝臣们的悠悠之口。”
  
  “善,就这么办。”朱由检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
  
  “行啊,王承恩,在司礼监做了几天事,这办事倒是越来越有分寸了。”朱由检看着王承恩老实巴交的样子,这做事倒是圆滑了数分。
  
  “谢万岁爷夸。”王承恩乐呵呵的说道。
  
  朱由检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要是曹化淳,指不定说一句【全仰君父圣诲】,这种满是东林仕族拍马屁的恶臭之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