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三十章 正旦攻势

第一百三十章 正旦攻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代善和黄台吉一直交谈到了夜里,代善恭敬的送黄台吉到了府邸门口,又看着黄台吉上马离开,才转回府中。
  
  而黄台吉如愿的得到了那件虎皮大氅,也得到了那件腰带,唯独那块帽子铁,他得不到。
  
  那是褚英的遗物,不属于国事,属于家务事。
  
  代善对这这方面的事判断的异常清楚。
  
  他知道黄台吉在纠结什么,他也知道黄台吉的帝王心态始终无法培养起来的根本原因,就是打一开始,黄台吉自己都没把他自己当做是一个可汗。
  
  代善承袭帽子铁,那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认可,那是他们对当年宁远之战的纪念,帽子铁是遗物,不是国事,代善留在了手里。
  
  代善将虎皮大氅和腰带送回内务府,就是表示自己无意可汗之位,表示顺从。
  
  而黄台吉却是将虎皮大氅和腰带收回到了库中,看着硕大的堪舆图发呆。
  
  东西两线作战,归化城,义州,他黄台吉全都要。
  
  诚然,范文程没有坑他,两线作战对于建州来说,压力实在是太大,年幼的后金汗国,根本无法支出如此庞大的开支,东征西讨对物资的要求实在是太高了,不是山西晋商和泉州、漳州闽商就可以满足他们的需求。
  
  更何况现在耿如杞在山西打压豪商,而郑芝龙直接握着船引,正在翻江倒海的抓倒腾财富密码的两地商贾。
  
  但是黄台吉必须全都要,他没有选择,归化城之战,不容有失。
  
  义州也绝对不能丢。
  
  诸贝勒反对东征,是因为今年年初,发动对朝鲜的战争中,他们的收获实在是太少了,猎人打猎,结果猎物没打到,还被猎犬咬了一口,谁还愿意去?
  
  天启七年年初,后金汗国征伐朝鲜,除了得到朝鲜绫阳君一句约为兄弟之国的口头承诺外,什么都没得到。
  
  不仅如此,袁崇焕在锦州城修缮了近四十余城寨,辟土四百余里,开发屯田近万顷之地。
  
  这对三尊佛的粮食贸易的打击是十分致命的。
  
  天启七年年初,虽胜尤败的征伐朝鲜的行动,让后金汗国的贝勒们,十分不乐意再去征讨,相反察哈尔部的牛羊,归义城的贡市,更加有征讨的必要。
  
  广宁作为贡市,在拿下之后,后金汗国的贝勒们腰腹上涨了一圈肉,可想而知,他们到底捞到了多少的好处。
  
  所以,黄台吉定下了代善,古英巴图鲁大贝勒,带领建州主贝勒们,前往西方,讨伐察哈尔部、蒙兀林丹汗和归化城。
  
  而黄台吉,自己率领统管的正白旗前往义州,保住义州,击退来犯的毛文龙。
  
  在当年努尔哈赤建立八旗制度时,镶黄旗、正黄旗和正蓝旗是上三旗,而正白旗,是下五旗之一。
  
  直到顺治年间,多尔衮摄政之时,正白旗,才代替了正蓝旗,变成了上三旗之一。
  
  黄台吉掌管正白旗,所以,他当年能登上汗位,乃是代善的鼎力支持,此言非虚。
  
  直到此时,黄台吉在极其重要,决定后金汗国命运的问题上,都需要与代善去商讨的原因,也是如此。
  
  黄台吉忧心忡忡的看着义州的方向,他将会在正旦大会后,誓师羽檄,再征朝鲜。
  
  而此时的皮岛到铁山的渤海海面上,早就冻的三尺厚,皮岛军卒一字长蛇阵的海冰面上,缓慢的行军,奔着铁山而去。
  
  越过巍峨的铁山之后,会在朝鲜的盐州补充薪柴,继续西征,直抵鸭绿江畔的义州。
  
  毛文龙正带着自己的两万正军和五万辅军,走过渤海海面,他手里拿着一卷绢帛,这是朝鲜绫阳君的手书。
  
  “义父,这天太冷了。”孔有德将两个手揣在兜里,兜鍪挂在钩镰枪的枪镰上,哈着气对着毛文龙说道。
  
  毛文龙骑着马,笑着说道:“就是这种天气,才能出其不意,建奴以为老子是南方佬,畏寒,嘿!老子让他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精锐!”
  
  “袁崇焕那个措大,带了两天兵,就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了?带的关宁军算个屁精锐,柳湖之战,被建奴三百人打的包头鼠窜,他们是精锐吗?老子才是精锐!定鼎之师!”
  
  措大,是当年宋太祖对读书人的蔑称,而后但凡是武夫,都喜欢用这个词,来称呼自己看不上的文人。
  
  明太祖朱元璋也喜欢用这个词来称呼大明的士大夫,因为朱元璋总觉得官僚是百姓们最大的敌人,所有的极限剥盘,都是因为官僚的存在。
  
  “义父,让我说,我们明年乘船回杭州得了,这地方天寒地燥,待的实在是太糟心了。”尚可喜也是附和的说道。
  
  皮岛饱受明公们的针对,军粮、军饷总是被层层剥盘,虽然前段时间,王承恩带着足够的粮草和饷银到了皮岛,但是尚可喜,还是喜欢江南。
  
  江南多细腰,这北方的日子,还是太过苦寒了。
  
  毛文龙挺了挺腰背,看了看默不作声,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耿仲明,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他这三个义子,有一个算一个,都不是他心中,掌管皮岛的良人。
  
  毛文龙并不是一个不精于人情世故的人,恰恰相反,不通人情,恰好是毛文龙对外的隐藏。
  
  幼时丧父的毛文龙,一直住在舅舅沈光祚的家中,那时候沈家可不是什么杭州首富,沈家也是在毛文龙在镇江之战后,才开始发迹,短短几年,成为了杭州首富之家。
  
  毛文龙幼时住在舅父家中,寄人篱下的日子过得可想而知,打小,毛文龙就养成了看人下菜碟的眼力价。
  
  这种看人下菜的眼力,慢慢的变成了所谓的识人之明。
  
  他刚刚接触到王化贞的时候,就立刻离开,宁愿去走更难的武考的路线,也不走更顺趟的官官相护,一方面是他不喜欢寄人篱下的感觉,另一方面,就是他看人准的能力。
  
  跟着王化贞,早晚得出事。
  
  果不其然,前段时间,舅父托人捎来信儿,说是王化贞的案子牵扯到了他们沈家,让毛文龙想想办法。
  
  毛文龙并未过多理会,越是理会,他们沈家和毛文龙越是抹不开关系。
  
  毛文龙知道自己这三个义子,都不是吃苦的命,他们皮岛这个方向,过去仅仅有山东巡抚现在的太保袁可立的支持,现在隐约有了万岁的支持,但是其重要性,完全无法和山海关相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