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义州狼烟

第一百二十八章 义州狼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吴神医莫要欺我不通这医理,某座下军卒,疼痛难忍,如同懒驴打滚,急汗如雨,脸色煞白,此等急症,岂是多喝热水就能好的?”孙传庭急切的说道。
  
      他不信疼到满头是汗的病,居然只需要喝水?
  
      “难道说,这些军卒已经到了病入骨髓,无药可医的地步了吗??”孙传庭立刻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性,脸色煞白的问道。
  
      这里面可是有英国公的孙子,张世泽!
  
      张世泽要是也死了,这国公府能饶了他?大明皇帝能轻饶了他?
  
      吴又可莫名其妙的看着孙传庭,用手在失神的孙传庭眼前换了两下,幸灾乐祸的说道:“你这都哪跟哪呀,的确是多喝热水就好了。敢问孙府丞可知牛黄这味药?”
  
      “牛黄?”孙传庭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他倒是知道这副药。
  
      吴又可看着孙传庭点头说道:“其实是一样的,你手下这些军卒们,都是草料吃多了,才这个模样,平日里多喝点水就好了,但凡是犯病之人,都是水喝的少了。就是这么简单。还是你们吃的太差,水饮的少,自然就结石了。”
  
      孙传庭有些茫然,但是既然吴又可不是在逗他,那他就只能暂且信了,若是吴又可都治不好的人,他孙传庭也找不到能够治好这些军卒的人了。
  
      吴又可留下两句话,看着拴在马厩的马匹,最终还是选择了步行回京。南海子距离京城二十余里,吴又可不会骑马。
  
      孙传庭见状,赶紧派了自己的车驾,送吴又可回京。
  
      南海子勇字营开始了烧水饮水,每天早中晚都会喝一些,有些壮汉就是不喜欢饮水,但是都被孙传庭强按牛头饮水。
  
      这三大杯水下肚,这些军卒们明显不是很疼。
  
      等过了一整日,所有犯病的军卒又开始跑跑跳跳,再无腹痛腰背痛的症状后,孙传庭不得不感慨,这神医就是神医,两三句话,就看好了几十个人的病。
  
      孙传庭给吴又可请功的奏疏刚来到司礼监,王承恩就抄着这份奏疏,来到了乾清宫,给吴又可请功之事,王承恩才没这么积极,但是万岁爷现在需要一个神医。
  
      “万岁爷!大喜事,大喜事,吴又可只用水就治好了无数腹痛背痛至汗流浃背的军卒,被颂为神医,要不请吴神医给田贵人切切脉?”王承恩刚进乾清宫就大声的说着。
  
      朱由检拿过奏疏,看着吴又可的事迹,不由的点了点头,这吴又可倒是出奇的靠谱。
  
      “吴又可已经来过了。田贵人并不是身孕,只不过是恶心干呕的燥热之症罢了。”朱由检叹气的放下了奏疏,王承恩倒是事事都想到了,可惜的是,田贵人的妊娠反应,只不过是燥热之症罢了。
  
      王承恩的脸色变得有些颓然,若是皇宫内,后嫔有喜,这对马上要来的改元,就是双喜临门。
  
      这皇后贵人们的肚子迟迟不见大起来,着急的何止是朝臣,连这两年进宫都已经养好的宦人,都没有主子侍奉,再大些,他们的前程也就被耽误了,做不了大伴,基本上都是潦草终身的结果。
  
      “黄立极那边什么情况?听说来了文书。”朱由检放下了私事,再次拿起了国事。
  
      议和,是朱由检到现在走的最重要的一步棋。但凡是议和成功,那么蒙兀诸部就成了后金和大明争夺的对象,大明占据天然的优势,尤其是现在囊素台吉包统的存在,对大明而言,就是一步好旗。
  
      拖得时间越久,其实对大明越有利。
  
      虽然拖得时间越久,对内增压,导致民乱的可能性也就越大,但是只要拖住了,建奴会比大明先乱起来。
  
      因为建奴更穷。
  
      胡人无百年运,不管是前金还是后金,只需要给他们一段时间,他们自然就会崩解,八旗的战斗力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衰弱。
  
      关宁铁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广西狼骑兵、辽民、蒙兀顺民组成的关宁铁骑了,建奴的八旗就是当年努尔哈赤手下的八旗吗?
  
      其实八旗的战斗力的衰减速度,比关宁军要快太多太多了,要不然黄台吉也不需要组建汉八旗、蒙八旗和绿营了。
  
      若是后金和大明承平十年,朱由检相信,秣兵历马十余年的大明和安享太平的建奴主们,再次碰撞的时候,大明将会完胜之。
  
      “万岁爷明鉴,的确是来了书信。但是建奴主坚决要用自己的年号天聪,不肯改元崇祯,这议和,就无法进行下去了,都是在磨嘴皮子,黄立极言,范文程活,则无法议和。”王承恩略微有些失望的说道。
  
      “范文程呀,范文程,吴孟明怎么就没有一刀把他给剁了呢?!”朱由检看完奏疏,气的牙痒痒,这个人还自诩范仲淹的后人,为了后金倒是尽心竭力!
  
      正如黄立极在书信中所言,虽然和谈之事,一直是黄台吉亲自出面,但是黄台吉从来没有松口改元之事,还是愿意用自己的天聪。
  
      黄台吉给出的理由是,他们辽东刚刚改了天聪元年的年号,若是频繁更改,弄的人心惶惶,不利于为大明皇帝牧民。
  
      不使用大明的年号,而用自己的年号,就代表着接下来的三王并封,诸贝勒封爵,各头人封指挥使,变得无疾而终,连正朔都不愿意认了,这封王和封爵,变得毫无意义。
  
      很显然,这不是黄台吉的底线,但是这是范文程划出来的底线。
  
      朱由检一扔奏疏,气急败坏的说道:“这范文程什么时候死?给朕预备一个五万响的鞭挂,等到范文程死的时候,朕亲自给他鸣鞭送行!”
  
      朱由检并不是一个喜欢生气的人,但凡是他生气的事,多数都是无可奈何。
  
      范文程远在辽东沈阳,朱由检鞭长莫及不提,就是大明千户吴孟明到了,此人居然被黄台吉直接扣在了尚虞备用处的大牢里,想要人都不能。
  
      王承恩给万岁爷端了杯茶,气归气,这事还是要做。
  
      朱由检继续处理着政事,而黄立极终于再次坐在了谈判桌上,其实正是因为马上就要过年了,黄立极怕气着大明皇帝,没有把建奴主们的所有条件都如实上报。
  
      这种过年前,海晏河清的上奏惯例,让黄立极看着这些条目,有些看不下去,猛地扬起了头,看着天花板,深深的出了一口气。
  
      “吴千户,我们准备准备回京吧。这里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若是早日回京,还能赶上正旦大朝会,吃一顿宫宴。”黄立极叹气的说道,就准备收拾行囊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