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窑民的鞋是新的,大明的人也是新的

第一百一十九章 窑民的鞋是新的,大明的人也是新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京师之西,连山苍翠,蟠亘霄汉,即所谓西山是也,西山形势,天造地设,环拱京师,千万载灵长之气,汇聚于此。
  
  此时的大明西山,笼罩在大雪之中,走在山麓上,会看到山路远处隐在大雪之间的红砖绿瓦的庙宇,偶尔还会响起阵阵悠扬的钟声,提醒着路人时辰。
  
  朱由检的车驾在西山山道上,向着西山煤局而去,这一次,是朱由检第二次巡视西山煤局。
  
  第一次到的时候,涂文辅和徐应元两人的筹备十分停当,一切都很正常,但是唯独漏了一样,让朱由检非常不满意。
  
  那条挖到大明成祖皇帝朱棣墓的窑洞,被涂文辅和徐应元差人沿道填埋,还灌了三合土夯实,再也看不到了。
  
  西山煤田的开采,最早可以追溯到唐朝时候,而在北宋年间,就已经形成了冗杂的产业链,但是这产业链一直疏于管理,问题极多,而燕京之地多树木,除了炼铁之外,百姓们也购买不起昂贵的煤精。
  
  而终于在朱由检的关怀下,西山煤局的设立,标志着大明开采煤田正式进入了规范化的阶段。
  
  “臣等参见万岁爷,万岁永安!参见皇后千岁,千岁娘娘吉祥!”涂文辅和徐应元老早就等在了西山煤局之下,甩着袖子跪在了路边,将头深深的埋在了地上,丝毫不顾及地上的凉意。
  
  “徐伴伴,涂提督,平身。”朱由检打开了车驾的门,扶着周婉言下了车,整个西山煤局上山的路都被打扫的干干净净,连片落叶都看不到。
  
  徐应元和涂文辅再叩首才站了起来,低着头恭敬的站在了万岁的身后,万岁不问,他们一句话不说。
  
  朱由检看着西山雪景问道:“前些日子户部的大使一直在盘账,今天就会给朕个结果,听毕尚书说,似乎你们的账目出现了一些问题,实际开采和贩售的煤精总数大于支付给窑民的煤精应给工钱?可有这回事?”
  
  徐应元和涂文辅两人的脸色瞬间比路边的雪花变得还要白,他们两个又猛地跪在了地上,将与当初和王徵合作改掉秤上计数器的单位的事,里里外外的说了个明白。
  
  朱由检点头,户部的大使们只管算数,哪里管他们实际操作的困难程度?有出入就是有出入。
  
  他有些疑惑的问道:“也就是说多了十三万七千斤的账目,这笔钱呢?”
  
  “在账上,准备送到内官监。”涂文辅小心的应道。
  
  徐应元在十一月中旬就发现了账目上出入问题,明知道年末户部大使要来审查账目,这笔钱他可不敢动。
  
  他将这笔钱留了下来,一共是是一万九千六百两银子,账目核对完毕之后,徐应元一直没动这笔钱。
  
  他不敢动,万岁爷在信王府就过得苦日子,在皇宫里,连皇后都是着素衣,这一万多两他动的也亏心。
  
  “从内官监再添点,凑成两万两,统计下矿上窑民多少,按人头发下去,因矿难而死的家里,也送一些银钱过去,定个章程来,过年前把这事办了。”
  
  朱由检看着即使快要过年的时候,依旧在山道上不断的背着煤向着京师而去的驮煤夫,眼神里带着从未有的迷惘。
  
  他是大明的皇帝,是大明朝臣、勋戚、乡绅、百姓、豪商等等,所有大明人的君父,这一刻,朱由检看到那蜿蜒山路上的百姓,心里五味陈杂。
  
  自己护不住江山,受罪的却是他们。
  
  两万两银子,分到每个人的头上,也就不到一两银子。
  
  但是过年,就是个心意,尤其是矿上经常会有死人,多发点钱,说不定因为这点钱,就会有更多无人养的鳏寡孤独活下来。
  
  “是。”徐应元愣在原地,有些犹豫的看着懿安皇后张嫣。
  
  两万两银子,大概可以维护大明皇宫近两万内侍,一个月的开支,这可不是个小数目。万岁爷这说送就送给了窑民。
  
  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
  
  大明皇宫管账的可不是万岁爷,而是懿安皇后。
  
  这账目张嫣曾经交给周婉言打理过半个月,结果总是忙中出错,最后绕来绕去,还是落在了张嫣的手里。
  
  张嫣没有任何表示,整个大明,都是大明皇帝的,两万两银子罢了。
  
  现在大明皇宫可比过去阔气,没钱了砍几个贪官取款就是。
  
  “那些驮煤夫的鞋子是新的。”朱由检对着周婉言笑的很是开朗的说道。
  
  窑民、驮煤夫很辛苦,但是他们换了新鞋子,这让朱由检由衷的开心!
  
  脚,是人体之末,在冬日又是万寒之源,脚护不住,稍长些年岁,腰腿就要出毛病,但是脚是人体之末,在上面还照顾不好的时候,脚就变的无所谓起来。
  
  买或者做新鞋子,至少能够证明这些窑民驮煤夫辛苦归辛苦,但是勉强有点温饱。
  
  在明知道必亡的结局下,有一点向好的改变,都能让朱由检像个孩子一样开心。
  
  “那边站着傻笑的俏郎君,就是大明新帝吗?”一个驮煤夫用力的耸了耸自己的肩膀,有些好奇的问着自己的甲首徐四七。
  
  徐四七也是张望着,他是第一次见到大明皇帝,皇帝在看他们,他们自然也在看皇帝,结果一看皇帝,在傻乐。
  
  “徐大珰和涂大珰两个人估计这次是悬了,我听我大舅父的二表姑的邻居家在户部当差的典吏说,徐大珰和涂大珰他们的账出现了问题,朝中大员正准备参他们两本咧。”驮煤夫略微皱着眉头问道。
  
  过去的宁国公魏良卿是西山煤田之主的时候,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
  
  这好不容易来了两个还算说得过去的主儿,而后西山煤局成立,他们这些窑民、驮煤夫也算是沐浴皇恩浩荡,这可倒好,没由来的出了桩罪名。
  
  在窑上谁不知道每次都会缺那么几钱的煤,但是那几钱煤根本没法核算,可不就是算着算着多了起来?
  
  他们窑民都没找大珰要说法,这些朝臣们倒是像是闻着肉味儿的苍蝇一般。
  
  可过去能够按量计价都不错了,很多都是日给,现在好不容易过了两天好日子,这又要换人了。
  
  “那都是大人物们该操心的事,咱们想管也管不着,听说金山、玉泉、七冈山、红石山、瓮山、香峪山寨口又有山魈出没,西山缇骑诛邪队明日招路引,明日我们都到西山营报个到,跟着缇骑们领点赏钱。”徐四七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下了山,奔着卢沟桥五道口抽分局而去。
  
  而朱由检在西山煤局走了很远很远,他看到了窑民一天的日常,当然碍于安全问题和大明天子的身份,他万万不能下地,所以他想下窑看看,却被拦住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