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房号银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房号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好,阳光十分的明媚,但是地面的温度却不是很高,塞外的风出来,带着风雪,如同一片片小刀一样割在人的身上,天气冷到连老鼠都不愿意出洞的地步,大同府的军卒们,却正在整装待发。
  
  这一次,他们的目标不是归化城,也不是林丹汗,而是盘踞在大同府的豪商黄家。
  
  黄家少主黄少发在京城主持应对大明皇帝收矿税之事,和大明皇帝起了冲突,可是最后黄少发却是输的一塌糊涂,最后甚至连自己的命都搭了进去,京师黄家的掌柜的黄石,也成为了大明锦衣卫民间探查的商贾。
  
  本来晋商盘踞在大明的矿税上,如同铁板一块的晋商十家终于在黄家这里漏出了一个缺口。
  
  耿如杞之所以敢揽下山西巡抚的职位,并且在皇帝面前许下保住归化城的海口,并非他不知道守住归化城的难度,而是确定自己可以守住,显然晋商十家就是他的目标之一。
  
  他们不是商贾,他们更多的像是商匪。
  
  从关内运送建奴缺少的硝石、火器、烟草、食盐甚至连大明自己本身都奇缺无比的养马所需要的豆料,他们对建奴的供应都是敞开了供应。
  
  耿如杞已经十分确认,晋商十大家已经形成了叛国的实质。
  
  而这次官舍的冲突,有建奴的尚虞备用处的奸细,在四处的煽风点火,弄的耿如杞十分被动,这里面有奸细在作祟,同样也有这些豪商们在其中浑水摸鱼,导致情况进一步的复杂。
  
  耿如杞让包统住的官舍,本来就是官府所营建,只不过有些人以权谋私,将这些官舍或者低价租赁或者低价贩售给了豪商,而豪商们便利用这些官舍,进行盈利。
  
  大明有房号税的说法。兵马司官每个月都要率领总甲,到房号官衙出点卯三次,每年应征收十二个月,若是闰年,则征收十三个月。
  
  而大同府的百姓内外小民疾苦,隆庆四年的时候,隆庆皇帝下令,大同府每岁五、六、七月俱免房号钱,来庇佑黎民。而这一仁政一直贯彻到了现在。
  
  大明皇帝修的宅子,大明皇帝让大明百姓居住,而且五六七月三月免房租,若是能够遇到闰五六七月,那就是四个月的免税。
  
  但是这个皇恩浩荡的实际例子,却是得不到落实,因为几乎所有的官舍,都已经被豪商们侵占,秦士文当初想要解决这个问题,都难上加上。
  
  而现在,耿如杞不准备等了,以房号税为突破口,直接到晋商十家之中,抄家寻账目,而耿如杞在做这件事的时候,可是下了无数的心思,自从到了大同府之后,他就一直在密谋此事。
  
  在给万岁的上书中,耿如杞陈明利害关系。
  
  房号税到底如何合理避税?
  
  就是很合理,他们拿到官舍之后,就开始更名居住为业,在官府的备案中就变成了民舍,而不是门店。
  
  官舍里有大量的门面房,门面房系重号,所有的门面房以间架为单位,收取房号银,一直到隆庆年间,仅仅大同府的房号税就可以有四万余两,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大同府的房号税去年仅一百两左右,而修缮官舍的费用高达三千两左右。
  
  更改使用用途,进而避税的手段,在后世被叫做商住两用。
  
  最终,耿如杞对晋商的行动,得到了大明皇帝的首肯之后,耿如杞终于将自己精心挑选的农家良子的卫所军卒挑了一个五千人的军队来。
  
  这批农家两家子的卫所军卒,都是军屯被侵占的受害者,本来一人当兵全家免税的政策就得不到落实,军田还被侵占,他们的生活本就困难,而商贾奢靡之风日显。
  
  为什么要这么多人?五千人?
  
  大同府是黄家的大本营,与官员环环相扣,在大同府的影响力,可以用如日中天来形容,而黄家养的家人和群小,就超过了三千之众,还有无数的旁系,盘根交错。
  
  五千人去平掉黄家,耿如杞都觉得有点少。
  
  他曾经办过高家的案子,就是小瞧了高家的影响力,抓了一辈子的鹰,差点被雀儿啄了眼睛。
  
  他没想到这些士绅的势力如此强大。
  
  耿如杞选择农家子,当然不是在挑唆民愤,大明的百姓已经足够的愤怒了,不用他的挑唆,就已经到了极致。
  
  他只是想让自己的行动保密,不让晋商十大家得知罢了。
  
  为了这次行动的保密,耿如杞连奏疏都走的密谕的通道,而不是平日里送往文渊阁,再由文渊阁送往司礼监,再到大明皇帝的手中,就是怕朝中有朝臣与晋商勾结,导致此次行动的失败。
  
  当大明的军卒云集的时候,甚至连跟随的将官都不太清楚,耿如杞到底要做什么,当大同府营地的营门打开的时候,即使泄露也为时晚矣。
  
  大同的军卒鱼贯而出,奔着晋商黄家而去。
  
  晋商十大家,并非都在大同府,而是分布在山西、陕西等地,而这次的行动,早就通过了书信约定了今天的日子,各地卫所军卒和耿如杞原来的旧僚,都会在这一天一起行动。
  
  而此时的大明皇帝朱由检,正站在西暖阁里,望着山西的方向忧心忡忡。
  
  耿如杞的行动,得到了朱由检的首肯,他从来不否认自己的贪心,同意耿如杞如此作为,完全是朱由检无法提供给耿如杞更多的援助了。
  
  大明国帑内帑空虚至极,归化城又不容有失,但是他又没有更多的钱给耿如杞办事,那只能让耿如杞自己行动了。
  
  并非朱由检歧视商贾之家。
  
  比如毛文龙母亲家中,就是杭州首富,并且做得买卖还是违法的勾当,但是朱由检却未曾处罚,因为沈家做的事,是大明朝廷一直想做,却做不到的事。
  
  对大明有好处的事情,朱由检自然不会去惩处,甚至还会鼓励商贾们进行行动,鼓励民间团体进行活动,但是这种活动必须是正面的。
  
  只是朱由检对耿如杞的未来十分担心,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治下的商贾进行如此的军事行动,他势必要被仕林口诛笔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