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某与汝共舞之

第一百一十三章 某与汝共舞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曹化淳很惨,明明是一个亲近文臣的宦官,最后退休之后,都窝在老家,还被人泼了一身的脏水。
  
  甲申国难之时,曹化淳并不在京城,他远在老家居住已经乞骸骨六年之久,但是清廷入关之后的顺天府丞杨博,宛平知县杨时茂,给清廷当时的皇帝顺治上书,说在李自成进京之时,曹化淳开的城门。
  
  既然打着为崇祯皇帝报仇的旗号,那就先杀了这个开城门的宦官吧!
  
  【开门迎贼,贼入城,挺身侍从,今清入都,又复侍从,此卖国乱臣,虽万斩不足服万民心。】
  
  但是曹化淳人在天津卫武清县的老家里,怎么开的城门?
  
  而曹化淳在顺治移京之后,才返回了京师,未曾申辩,只是请求清廷能够善待崇祯皇帝的尸骨,而后被顺治任命为了内官监冉肇,督办崇祯皇帝的尸骨。
  
  三千两银子的思陵,其实还是曹化淳向着清廷顺治皇帝争取到的。
  
  曹化淳最后的结局,就是守着大明朝的十三陵区,最后死于墓前。
  
  王承恩明明有逃难的机会却选择了和崇祯皇帝吊死。
  
  曹化淳已经致仕六年,时过境迁,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他的时候,他只身返京为自己的皇帝立了坟头,最后抱残躯以守墓不受侵扰。
  
  朱由检对曹化淳的观感十分的复杂,一方面曹化淳值得信任,能力极强,交待给他的事每一件都办得很妥帖,而且为人也比较敦厚也不喜欢与人交恶,处理各种公文都是有条不紊,也很忠心。
  
  另一方面却又与东林党走的太近。
  
  “曹伴伴,明天去司礼监报道,王伴伴事情比较多,那边都交给你负责打理,平日里不要与那些东林人走的太近。”朱由检思考了很久,如是说道。
  
  曹化淳听闻终于长舒了一口气,俯首说道:“谨遵圣诲。”
  
  “还有件事交给你去办,黄立极现在在沈阳和黄台吉谈判,你负责督促此事,每日闻讯,切记有任何消息,第一时间禀报。”朱由检又给了一道命令,交待了负责的事。
  
  朱由检在和建州和谈,意图以封王的形式,逼迫建奴主们暴露自己的心志,分化建州诸多部族。
  
  建州从龙六十六部,只有不到一半来自于建州女直,而将近四成都是海西女直人。也就是叶赫那拉部。
  
  大明皇帝的册封的诏书到了,逼迫他们站队的时候也就到了。
  
  双方的议和,并不意味着大明和后金汗国的矛盾得到了缓解,相反,这代表着大明与后金汗国的矛盾已经到了不可开交的地步,已经在划分界限,开始站队,下一步就是撸起袖子大干一场了。
  
  议和,只代表着缓冲地带进一步缩小,大明和后金汗国之战,只会在议和之后提前,而不是退后。
  
  前有钱谦益,后有黄立极,黄台吉他不能拒绝吗?
  
  黄台吉不能。
  
  范文程清楚的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已经连续上书了四次,都在劝他的可汗,忍住他的脾气,对钱谦益如何,对黄立极也要更加恭敬才是。
  
  范文程略微有些叹气的走在沈阳的街头,他现在要赶往城门口,去迎接风雪至的黄立极。
  
  多铎那个小孩子,又在他的府邸里,玩弄他的宠妾,面对这种来自建奴主的欺压,他只能选择忍受。
  
  后金汗国比他想象的更差一些,虽然已经成为了贰臣贼子的他,已经没有了回头的余地,但是他依旧对后金汗国,十分的不满。
  
  就在最近和大明议和的过程中,范文程忙着和钱谦益这个风月老手周旋的时候,黄台吉正式敲定了一条罪名。
  
  【定讦告诸贝勒者,轻重虚实坐罪例,禁子弟告父兄、妻告夫、奴告主者。】
  
  在这条罪名确定之前,就多铎在他的府中淫邪他的宠妾这件事本身,他就可以以此状告多铎,这本来也是范文程计划好,让黄台吉巩固自己政权的计划之一。
  
  等到某个时机成熟的时候,就可以加以推动黄台吉对多铎夺权。
  
  多铎和多尔衮,在今岁年初征朝鲜之时,被赐予了“额尔克楚虎尔”的称号,意思是山崖上勇敢的将军。
  
  而多尔衮被册封为了“墨尔根代青”的称号,意思是扫清障碍和敌人的先锋。
  
  “代青”和“大清”同音同文(daicing),而墨尔根代青后来变成了墨尔根。
  
  而在征朝鲜之后,多尔衮正式获封贝勒,而代善此时依旧是大贝勒封爵。
  
  若是等同置换到中原王朝,代善是一等亲王,多尔衮是二等郡王。
  
  作为一名信奉谋国者大的范文程来说,个人荣辱算不得什么。
  
  可是这一条定讦告诸贝勒者论罪突然颁布,范文程为黄台吉铺路,设立的这一手巧妙的夺权之策,就这样被黄台吉自己给化解了。
  
  范文程是万万没有想到黄台吉居然定了这么一条罪名,这也说明了其实黄台吉这些建奴主们,压根就没有正眼看过他们一眼。
  
  费尽心思辅佐的却不是一个明主,这让范文程十分的头疼,但是已经投了建奴主的他,却再也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而此时的范文程来到了城门德胜门,此乃沈阳的正南门,而大明使者来自南方,所以开南门以示尊敬。
  
  范文程还有要事要办,黄台吉不肯再到城门口接大明的天使,他不能不来。
  
  远远的一百骑卒护卫者一辆马车,还有两百步战紧随其后,人马俱甲、长短兵在身,腰间别着手铳,背上还有长铳,再加上两个人就有一个人背着一杆一窝蜂的火器,就出现在了天边。
  
  而此时,护送黄立极前来沈阳的是田尔耕的嫡系吴孟明,他手里的钩镰枪上沾着冻成冰碴的血液,这是在来的路上,有些不长眼的建奴,撞到了吴孟明的枪口上。
  
  吴孟明跟随田尔耕整日里抓建奴,自然知道建奴是什么货色,在他眼里,建奴比那群山魈黑眚还不如,山魈黑眚还有所求,但是建奴杀人只为了取乐。
  
  吴孟明驱马向前,皱着眉头看着范文程,没有看到他想看到的金钱鼠尾地中海发型的黄台吉,让吴孟明的脸色异常的难看。
  
  “龙虎将军何在,天使至,居然不出城相迎?”吴孟明手中的钩镰枪钩在了范文程的脖子上,眼睛微眯着,眼神中带着睥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