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一百零二章 军制改革

第一百零二章 军制改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得国之正,莫过于汉明。
  
  这句话,尤其特指开局一副碗筷,乞讨为生,行万里路的朱元璋。
  
  朱重八随后在濠州城,投靠了郭子兴,在郭子兴手下,节节高升,甚至娶了郭子兴的养女马氏。
  
  但是濠州城内,几股势力极为庞杂,山头林立,争权夺利,朱重八开始了回乡募兵,开辟了另外一片根据地滁州。
  
  在朱重八南下滁州的路上,朱重八遇到了他这一生的肱股之臣李善长,自此开始了自己开挂的人生。
  
  朱重八出身绝对是底层,靠起义夺权、杀功臣、杀贪官、剥皮冲草、搞农民运动绑着贪官污吏游街、结果二代夭折被靖难。
  
  若是打开历史评价,朱元璋的评价真的不是很高,因为历史书上都是朱元璋的黑料。
  
  黑暗专制、由于个人对贪官污吏的极度厌恶,以及诸多历史原因,犯下了许多重大的、难以弥补的错误。
  
  但朱元璋是一个胸怀韬略,深谋远虑,善于驾驭战争,积极掌握主动权的马上皇帝。
  
  他注重招贤纳士,广采众议是个善于纳谏的皇帝,他严格治军,完善军制,练兵育将,强调将领要识、谋、仁、勇兼备是善于练兵的皇帝。
  
  他主张寓兵于农,且耕且战,保持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为此建立了一支强大的卫所制度。
  
  对如何掌握领导权,如何集中皇权,有他自己的理解。
  
  可惜在洪武年间,朱元璋精力不济的时候,这只军队开始溃散和迷茫,变成了剥盘利器。
  
  朱元璋被黑的很惨,尤其是长相。
  
  朱元璋若真得是长了一张猪腰子脸,郭子兴能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
  
  鞑清这么做是为了政治需求,黑掉明太祖皇帝,来衬托自己的光荣形象,是为了统治。
  
  那后世那些无骨文人,章口就来的公知呢?
  
  无他,就是为了指桑骂槐。
  
  与朱元璋类似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
  
  那就是刘邦。
  
  刘邦和朱元璋的经历极其类似,都是出身平寒底层,都是取了天下,都是堂堂正正的打天下,都是登基后杀功臣,都是惩处贪官污吏不余遗力,都是搞农民运动绑着贪官污吏游街。
  
  所以刘邦就成了流氓天子,项羽就成了有尊严的贵族与之相对立的塑造。
  
  朱元璋就成了猪腰子脸,却很少有人提及,他曾十几年如一日,每日批阅两百多本奏疏,一天只有三个时辰左右休息,剩余的时间都在办公。
  
  因为朱元璋的发妻,马皇后在洪武十五年去世了。
  
  朱元璋自那以后,再没有立过一个皇后,他的世界就只剩下了大明朝,这个他打下来的江山社稷。
  
  但是朱元璋的勤政就被形容:为了盖戳子,为了满足自己的权力的欲望。
  
  手握三千印章满世界戳章子的乾隆,摇身一变,就变成了“事必躬亲、日理万机、勤勉政事、十全老人”。
  
  这种诡异的塑造,其实本身就带着强烈的政治隐喻。是有些人在含沙射影的骂教员。
  
  比如朱由检就在后世的文章里,找出很多类似的标题。
  
  集庆之战时,郭子兴郭元帅是不是被背后黑枪打死的?
  
  震惊,朱重八游而不击,刘福通才是抗元主力!
  
  参知政事张昶是不是里通外国,出卖国家情报的大叛徒?
  
  中书左丞杨宪疯狂攻击丞相李善长,企图取代其二号人物的地位,是否出自明太祖皇帝的暗示?
  
  左丞相胡惟庸是不是睡在明太祖皇帝身边的大野心家?
  
  伟大统帅凉国公蓝玉,为何一夕之间突然陨落,神秘死亡?
  
  明太祖到底有没有说过燕王办事我放心?
  
  还有类似于:【清廷虽然占据宇内,仍然是北胡女直后裔,延平王虽然偏居台澎金马,却是大明遗脉,中华之正统。】(康熙王朝)
  
  压根就不是在讨论当时的历史,而是在含沙射影。
  
  若是能够了解到这些,再去看这句得国之正,莫过于汉明,却有了不同的感悟。
  
  为什么刘邦、朱元璋都可以肆无忌惮的搞这些无骨文人痛骂的事?
  
  因为这代表了政权的合法性。
  
  可以加深被统治者的主观想象,进而实现权力的高度集中。
  
  这也是朱由检在风雨飘摇的大明末年,依旧可以大权独揽的主要原因。
  
  三十多名明公,没有经过任何的审判,直接被砍了脑袋,尸首异处,带到了皇极殿之前,大明皇帝可以只褫夺郭尚礼百户世袭军职,就可以交待。
  
  蓟辽总督、刑部尚书、大理寺正、副都御使、顺天府通判、国子监生、丰城侯、锦衣卫佥事、右都督死于这场实质性的兵变,大明皇帝就褫夺一个百户世袭军职就可以自圆其说了吗?
  
  一个皇帝最应该忌惮的兵变却如此轻轻放下?
  
  因为大明皇帝从来不用对明公交待,只需要对天下百姓交待就是。
  
  皇权从未旁落,皇威只是不振罢了。
  
  “孙府丞?”朱由检奇怪的看着陷入了沉思的孙传庭,疑惑的问道:“朕交待的事情,很难做吗?让你很为难?修缮下房屋、派送下米粱煤,这些事,想来不难吧。”
  
  孙传庭摇头,俯首说道:“万岁,不难。臣回去就做。”
  
  “嗯。”朱由检点了点头。
  
  你孙传庭这是飘了呀!当着皇帝的面奏对,还敢走神!
  
  “勇字营这地方,朕是为了培养军官,腾骧四卫主要的目的是练兵。诛邪队眼下西山五营,通惠河六营,共计十一营,每一营地共计一百人,总计一千一百人。”
  
  “朕打算让诛邪队每一营扩充到五百人,而每一个营至少需要十个总旗,四个百户。勇字营必须出自这些百户,腾骧四卫将精锐优先扩充至诛邪队。”
  
  朱由检面色凝重的说道:“切记,这些军将,他们必须忠于大明!必须忠于朕!不管你用什么办法。”
  
  “是!”孙传庭别的不会,但是忠于大明,忠于皇帝,这套他熟。
  
  整个大明末年,孙传庭最忠诚,毫无疑问。
  
  大明皇帝弄了个机枪阵地挪十米的诏书扔到潼关,明知必死的孙传庭,依旧奉诏而行。那时候松锦之战,洪承畴已经一败涂地,甚至都投了鞑清。
  
  大明人心抚动,但是孙传庭没有浮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