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九十九章 风雪杀人夜

第九十九章 风雪杀人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万岁绝对不会下这样的诏书,你那份圣旨是怎么回事?!”李自成在诛邪队鱼贯而出的时候,抓住了郭尚礼的衣襟,郭尚礼用力的拽了两下,发现李自成的力气果然很大。
  
  郭尚礼一把将李自成摔了出去,全棉甲配上兜鍪和面具,让郭尚礼如同一个地府中爬出的恶鬼。
  
  “平津营,随我出发!右都督孙云鹤!”郭尚礼翻身上马,带着锦衣卫就奔着右都督府而去。
  
  如果说骆养性所在的骆家,是锦衣卫世家,世代掌管锦衣卫,那么右都督府的孙云鹤的孙家,就是他们养的一条家犬,世代为骆家保驾护航。
  
  而骆养性年龄尚浅,还不足以撑起锦衣卫这一摊子事的时候,孙云鹤就是右镇抚司的都督。
  
  “你们要干什么!这里是大明锦衣卫右都督孙云鹤的府邸!没有万岁的诏命,你们这是在谋反!”孙家的家仆手里拿着长木棍,惊恐的看着闯进门来的郭尚礼,大声的呵斥着。
  
  孙家的家仆很聪明的将这件事定性为了造反。
  
  郭尚礼带着面具,压根不跟家仆废话,直接踹翻了家仆夺门而入!
  
  “不要放过孙云鹤,家眷一律押往左镇抚司看管!将文史卷宗尽数归档!任何人不可私动!”郭尚礼手中钩镰枪一指,身后的锦衣卫如黑潮般,涌入了右都督府。
  
  “呀!”
  
  一个家仆从房顶上跳了下来,高高举着手中的长棍,照着郭尚礼的颅顶而去。
  
  郭尚礼听到了喊声和棍棒的呼啸声时,已经有些来不及,只能将头骗了一下,避开了要害。
  
  这个家仆这一棒子,打在了郭尚礼的肩胛骨上,郭尚礼吃痛的一个趔趄,一把抓住了对方的长棍,一脚把对方踹了出去。
  
  “把他送医庐去,疯了吧!从一丈高的房顶上跳下来,也不怕摔死!”郭尚礼晃动了一下肩膀,这一击闷棍来的太快,这次他郭尚礼是来杀人的,但是他并不想牵连太多的无辜。
  
  虽然勋贵外戚家中的“家人”多数都是作奸犯科,无恶不作之人,但是轮不到他们锦衣卫来审判,那是顺天府衙门和刑部应该过问的事。
  
  他们今天来杀人,只是为了保护大明英主,不被小人暗算。
  
  “孙云鹤,十一月七日,你于东江米巷,刑部尚书薛贞家中,你参与了其家宴,其中有建奴两人,一人乃是牛录,此人已经被捕,交待了你。你还有什么遗言吗?”郭尚礼将钩镰枪递给了身边的锦衣卫军卒,抽出了绣春刀问道。
  
  大雪如同鹅毛一样纷纷扬扬,给京城染上了一层浓浓的白色,而这种白色,在火把之下,氤氲出了霞气。
  
  而孙云鹤一只腿跪在雪地之中,猛地昂起了头!
  
  孙云鹤的眼神岂止是凶狠,仿若择人而噬一般,瞪着通红的眼睛吼道:“区区百户耳!敢在老夫面前如此羞辱老夫!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就是去赴宴罢了!怎么,大明皇帝,连臣子们吃什么饭也要管吗?”
  
  郭尚礼歪着头,将刀放在了孙云鹤的脖颈处,稍微弯了下腰说道:“你府上第三十二房小妾,是大同中屯卫刘百户的女儿,刘百户在广宁之战中,死于战阵,他的闺女,被送到了教坊,你现在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你与建奴勾结了吧。”
  
  “还有什么话要说吗?”郭尚礼高高举起了绣春刀问道。
  
  孙云鹤听闻此事,面色数变,从愤怒到迷茫,再到惶恐和惊慌,他另外一条腿也跪在了地上,趴在地上说道:“我还知道谁与建奴勾结!我可以交代!我要见万岁!我要见万岁爷!”
  
  “我们知道的更多。”郭尚礼将刀举过了头顶,用力一挥,孙云鹤的头颅如同蹴鞠一样滚动了老远,落在了雪地之中。
  
  郭尚礼这么多废话,只是想听孙云鹤忏悔两句,虽然没有任何用,但是他依旧希望他可以对自己做下的恶事,有几分歉意,可惜人渣临到死,依旧是人渣,他不仅没有悔意,甚至还要攀咬。
  
  “大明皇帝那么的宽仁,但凡是登基之前之事,皆既往不咎,给你们机会,你们为什么不珍惜呢?”
  
  郭尚礼将绣春刀在孙云鹤的衣襟上擦拭干净,叹气的看着头颅,收入了麻袋之中。
  
  “将尸体送到北镇抚司,交于仵作。”郭尚礼对着旗正说道。
  
  大明的皇帝是极其宽仁的,对待百姓宽仁,对待百官同样极其宽仁,这一点上,从死去的户科给事中程凤元,主动说明问题都会宽大处理,可以证明。
  
  用万岁的说法就是给他们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毕竟新朝新政策,大赦天下是必然的。
  
  收买人心的手段也好,真正的宽宏也罢,但是万岁就是这么做的。政坛从来都是一个论迹不论心的地方,只要你做,就不会死。
  
  可惜,孙云鹤不明白这个道理,斤斤计较着自己的财货,最后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下一家!”郭尚礼再次抽出了钩镰枪,大声的说道,他带着锦衣卫,奔着刑部尚书薛贞府上而去,这一次,他遭到了剧烈的抵抗。
  
  “脚蹬弩,神臂弩以及威力更强的克敌弩都有,这薛贞是想造反呀!”郭尚礼躲在街角,躲避着箭矢。
  
  郭尚礼掏出了手铳,对着薛府的围墙放了一枪,弹丸带着呼啸声出堂,没入了一个家仆的眉心。
  
  “把楯车拉上来,反了天了!”
  
  郭尚礼大吼一声,他预计到了这种情况,也准备了应对强弓劲孥的楯车,推着楯车推到了薛府门口,大门被楯车撞开之后,薛府的抵抗势力彻底瓦解。
  
  他带着人就冲进了府内,直奔着密道而去,在行动之前,他早就打探好了一切敌人可能逃跑的路线,大明京师的地下排水渠极其复杂,很多豪强巨门,都喜欢在宅子里挖一条通往排水渠的密道。
  
  而这些密道,在行动之前,就被锦衣卫的人摸排清楚,随后从密道里揪出了薛贞和他的三个儿子。
  
  薛贞的三个儿子,同样参与建奴尚虞备用处的行刺活动,郭尚礼这次不再废话,作为主谋,薛贞的任何忏悔,都显得极其苍白无力。
  
  “军器局的火**样都敢送到辽东去!王八蛋!”
  
  郭尚礼绣春刀举过头顶,一刀削掉了薛贞的头颅。
  
  “不要杀我!你们不要过来呀!”
  
  “我是冤枉的!缇骑!我是冤枉的呀,父亲和兄长做的事,我一无所知!”
  
  “噗……”
  
  三颗头颅并列,郭尚礼将头颅扔进了麻袋之中,将尸体送往仵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