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九十七章 极限斡旋

第九十七章 极限斡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相比较之下,大明皇帝入宫已经半年时间,从未大兴土木,哪怕是寝宫都漏雨了,为了省点银子,居然拆东墙补西墙,为了维护皇帝的颜面将北侧的琉璃瓦换到了南侧。
  虽然皇帝从来没有说过,但是大明皇宫漏成了筛子,这消息早就传的满大明都是。
  在某些人的眼中,大明皇帝的节俭,或许是个笑话,但是在某些人眼里,大明皇帝何尝不是一位在世明君?
  “那明公们想要把朕干掉,想好换的人了吗?若是连个备选都没有,贸然做事,做完事,茫然无措,不知道扶谁上位。”
  “自己又不敢造反,不敢自己坐这皇位,一群愚蠢而又怯懦的家伙,不愿意背负历史责任,又为了自己的利益,肆意妄为。”朱由检对这群明公们,充满了鄙夷。
  干点人事吧!
  朱由检就不同了,为了大明朝的利益,朱由检连李自成都敢养在身边,连对建奴议和都堂而皇之。
  而此时出京的钱谦益,已经走到了沈阳。
  这一路走来,钱谦益的心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说在京城时候,钱谦益是诚惶诚恐,唯恐到了辽东被建奴一刀给剁了,那么出了锦州城之后,他的心情就变的极其复杂。
  每到一地,就有无数的当地缙绅前来攀附拜访,而且还会送上无数的金银财物,这些财物,都是为了结交他这位四海同盟盟主,东林党魁。
  就会有无数的学子,登门拜访,送上拜帖,以求见一下明公,若是能够得到他钱谦益的提点,无不是诚惶诚恐,以奢宴款待,席上莺莺燕燕,好不快活。
  若不是他知道自己在辽东,还以为自己在京城内的酒肆,越往北走,当地百姓、仕林、缙绅对大明的向往之情愈深,辽人思故国的情绪犹在。
  “这就是沈阳吗?左阳河右浑河,背靠棋盘山,又依仗长白山,进可攻退可守,那边山脚下,就是抚顺吗?”钱谦益站在浑河河畔,即将进入沈阳,他的目光却看向了抚顺。
  抚顺千户所,北面是铁岭,难免是长白山脉,而抚顺就是建立在山坳里的一个城池,这座城池,就是沈阳的门户。
  当然,这是对大明朝而言,抚顺在,则沈阳在,抚顺丢了,则沈阳无险可守备。
  “明公慧眼如炬,一样就看到了抚顺,那原来是大明的千户所,万历四十六年,老奴酋攻打了抚顺,随后被总兵张承胤所击退,而后,张总兵中了老奴酋的回马枪,吃了败仗,才给了老奴酋涨了士气。”身边的绍兴师爷,点头附和的说道。
  努尔哈赤攻打抚顺,攻破后被赶了出去,又杀了个回马枪,而轻敌的张承胤,被这回马枪杀得措手不及,抚顺丢了,努尔哈赤才有了胆气,写了七大恨,反攻大明。
  “万历十八年,老奴酋,建州等卫,女直夷人奴儿哈赤等一百八员名,进贡到京宴赏如旧例,万历十九年,建州卫都督奴儿哈赤,奏文四道,乞升赏职衔,冠服敕书。”
  “万历十九年那会儿是因为什么来着?奴儿哈赤为什么连着上书四道?喔,我想起来了,是因为高丽杀死他的部落五十余名,他无力报复,请求大明朝廷做主。”
  “万历二十年,建州卫都督指挥奴儿哈赤一百员,名进贡方物,万岁赐宴赏如旧例。”
  钱谦益缩了缩肩膀,风雪有些大,让他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的说道:“万历三十八年的时候,李成梁还让海西卫女直人夷忽剌温的女儿,嫁给了奴儿哈赤,有这个事是吧。”
  “当时朝鲜王李昖,遣身边的臣子尹炯,到京师告了奴儿哈赤,请降敕谕,禁奴儿哈赤两兄弟,是咱们大明皇帝宽仁,未曾降罪于他。”
  绍兴师爷的面色同样有些苦楚,八年后,努尔哈赤和努尔哈齐就把抚顺攻破,七大恨反明了。
  “现在建奴阔了。”绍兴师爷用力的跺了跺脚,他发誓,以后冬天再也不在沈阳了,这也太冷了,风一吹,跟刀子一样灌进了衣领。
  钱谦益看着偌大的沈阳城,不屑一顾的说道:“老奴酋当年可是在我大明京师,吃了至少六次万岁御赐宴席!最后还问咱大明乞了一个龙虎将军。这会儿倒是收拾了收拾,弄了个汗国,仗着有几匹马,有几万匪帮,赢了两次,就以为自己可以和大明平起平坐了吗?”
  “这种人最可恨!”
  这是钱谦益对辽东的观感,同样也是大明明公们对辽东普遍的观感。
  《辽海丹忠录》卖的一点都不好,并不是大明的朝臣们不关注军事,只是他们打心眼里就瞧不上只会挖野山参、蹲海东青的建州女直,所以才会对这里的事,漠不关心。
  “走吧,进城吧。”钱谦益极度的傲慢,尤其是一路行来,那么多跪舔的人,让钱谦益前所未有的膨胀,仿若脚下还是大明的土地,毕竟连他们的汗国大汗都称呼大明的天子为,一统天下的大君。
  而他站在浑河边,眺望抚顺的时候,黄台吉率领八旗主,站在沈阳城外,等待着钱谦益感慨完,才都弯着腰,迎接钱谦益这位天使。
  钱谦益趾高气昂,一句话不说,走进了沈阳城,来到了大政殿。
  “辽东贫寒苦楚,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天使见谅。”黄台吉举起了手中的酒杯,敬了身边的钱谦益一杯酒。
  按照大明的官职,钱谦益和黄台吉都是二品官,不分大小。
  “倒是别有一番意境,往常万里雪飘的时候,我都躲在暖阁里不敢出来,其实出来走走挺好的,这沈阳弄的不错,鳞次栉比,商贾无数,倒也有几分繁华。”钱谦益客气的说道,吟了酒,浅尝辄止,眉头一皱,放下了酒杯。
  这酒,太过于酸涩。
  “是酒不合口味吗?这可是专门从钱天使的家乡,苏州府弄来的大曲酱香酒。”黄天吉看到了钱谦益的皱眉,有些奇怪的问道。
  钱谦益摇头说道:“非酒之过,是某不胜酒力。”
  钱谦益在苏州也是豪门大户,平日往来宴吟所用的酒,其是这大曲酱香酒可以比拟?这就在辽东算是好酒,可也入不了他的法眼。
  “啪啪。”黄台吉虽然不知道钱谦益为何如此模样,但依旧是拍打着手掌。
  一队只穿着纱衣的舞女从大政殿外,如同一排粉红色的燕雀一样,飞了进来,丝竹之声响起,舞女翩翩起舞。
  这么冷的天,这些伶人只穿着纱衣,冻的瑟瑟发抖,但是依旧合着节拍,翩翩起舞,这大政殿的氛围,终于活络了起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钱谦益抱着两个身着纱衣的女子,大笑着返回了住处,本来觉得酒不好的钱谦益,也是喝的酩酊大醉,有美人助兴,这酒的味道,就不那么重要了。
  “这钱谦益妄称明公,在朕看来,与宪斗相距甚远,既没有宪斗之才,也无宪斗之德,更无宪斗之能。”黄台吉看着走出大政殿的钱谦益,歪着头对立侍在旁的范文程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