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九十一章 勾心斗角

第九十一章 勾心斗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周婉言眉头一皱,冷冰冰的说道:“今天我会到乾清宫用膳,还请皇嫂放心。”
  
  张嫣点了点头,将长袖撩起,放在了椅背上,笑着说道:“前几日,田贵人乘凤舆去慈宁宫请安,是小太监抬着,皇叔看了很奇怪,就问为什么是小太监抬着,而不是宫女”
  
  “田贵人说,小太监们多行为不端,不足为信。”
  
  凤舆是皇后的坐撵,但是有几种情况,贵人嫔妃也是可以使用,那就是在前往慈宁宫见长辈,或者被招到乾清宫侍寝的时候,皇后就会让凤舆抬着人去。
  
  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当皇后想要给哪个贵人或者嫔妃穿小鞋的时候,就说凤舆大修,这样这个贵人或者嫔妃,就没得侍寝,也没得见长辈了。
  
  没法见长辈,按照大明宫的规矩,是要罚俸的,贵人、嫔妃本身就没有多少俸禄,再被罚,这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没法侍寝,就没有龙子。皇帝宠爱某个妃子的时候,会特意赏下轿撵,就是饶过皇后这凤舆仪仗。
  
  “田贵人怎么说”周婉言脸色铁青的问道。
  
  “闻坤宁宫小珰狎宫婢,故远之耳。”张嫣轻声说道。但是这句话无疑于在周婉言那里,却如同一道晴天霹雳一般。
  
  狎具,何为狎具呢就是太监假阳之物。
  
  这东西在坤宁宫翻了出来,岂止是大事她这个皇后之位,可能因此受到牵连
  
  张嫣看着周婉言的表情,轻轻的抿了一杯茶问道:“所以,婉儿,你这宫里到底有没有腌臜之物”
  
  “婉儿不知。”周婉言擦着冷汗,她对此事一无所知。
  
  张嫣的面色终于变得冷厉了几分,略带几分呵斥的语气说道:“你的意思是,田贵人说谎了田贵人一个月,也就在初一、十五两天,能在慈宁宫见到皇叔一面,这一个月就见两次,她好不容易和皇叔说句话,就是为了说句谎话吗”
  
  “这世间之事,从无空穴来风她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敢在万岁面前这么说吗”
  
  “倘若田贵人让对食小宦官将某些东西留在你这宫里,你就是一万张嘴,在皇叔那里说得清楚吗”
  
  周婉言被张嫣这两句训斥,弄的有些神情恍惚,脸色煞白的问道:“万岁”
  
  张嫣叹了口气说道:“皇叔闻言勃然大怒,自然是要彻查此事,当时我就揽下了这桩事,吩咐王祖寿查了。”
  
  “王祖寿是你坤宁宫的太监,但是皇叔不让他告知你,而且他还真的查了出来。昨日皇叔问的时候,我多了句嘴,说是下人们乱说,已经掌了嘴,皇叔才罢休。”
  
  “你是准备让王祖寿欺君还是准备自己应下这罪名你可知小珰狎宫婢,这狎具一旦查实,你这坤宁宫近百的宫女宦官都得被驱逐出宫”
  
  周婉言这才知道,她这两天没去乾清宫,闹出了多大的乱子。
  
  “以后莫要在耍些小性子,皇叔容一次,容两次,看你年纪小,再多容你三次,四次,可是再多了,皇叔心里能不烦躁你要是因为这小性子失了宠,才是因小失大。”张嫣看周婉言的脸色,也知道她算是听懂了自己的话。
  
  她张嫣一个寡嫂,能对周婉言形成威胁哪怕是郎情妾意,天下悠悠之口,他们也走不到一起去,但是周婉言这小丫头,总是误会。
  
  “前朝宋时的哲宗皇帝,哲宗皇帝的皇后,孟皇后,被指控行巫蛊诅咒婕妤刘清菁。哲宗皇帝怒极,命入内押班梁从政、管当御药院苏珪,抓了宦者、宫妾几三十人,搒掠备至,肢体毁折,至有断舌者。”
  
  “等到结案的时候,没断气的也说不出一句话了。坤宁宫里的宫宦都是在信王府就跟着你的老人,一直伺候你,你愿意看到他们这样的下场吗”
  
  “更休说那吕后和戚夫人的典故,就是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他的皇后贾南风,在做太子妃的时候,嫔妾怀里身孕,贾南风直接以戟掷孕妾,子随刃堕地。”
  
  “看看人家这些皇后在做什么你身后是你们周家,你的宫人,你要是耍着小性子恶了皇叔,可是想学那胡善祥吗”
  
  胡善祥,是大明皇帝明宣宗,也就是知名皇孙朱瞻基的原配发妻,从太孙妃坐到了皇后的位置上,连宫里的张太后都十分喜欢胡善祥,明确表示支持胡善祥这个皇后之位。
  
  可是结果怎么样
  
  胡善祥最后还是被废了后,去了长安宫,得赐号静慈法师,做了尼姑,要不是宫里的张太后一直照拂有加,指不定下场会怎样。
  
  而胡善祥的对手孙贵妃在做什么
  
  孙桂凤偷龙转凤,取宫人子为己子。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张嫣在提醒周婉言,大明朝也不是没有废后的例子,若是还是如此浑浑噩噩,每日都是些儿女情长,未将这后宫当做是修罗场,其下场,绝对凄惨。
  
  周婉言深吸了一口气,低头说道:“皇嫂教训的是,婉儿记住了。”
  
  “记住了就好。”张嫣点头,站起身来,离开了坤宁宫,向着乾清宫走去。
  
  “还是把词让给婉儿”张嫣驻足在坤宁宫前,想了很久,看似她大获全胜,但是自己真的赢了吗婉儿真的输了吗
  
  她最后还是摇头,那首词,她实在是喜欢,让是绝不肯想让的。
  
  “总归是破了戒,说是不争不抢,最终还是抢了些喜爱的东西。唉”
  
  张嫣叹了口长气,她有什么资格争
  
  不过是倚老卖老罢了。
  
  对此她有自知之明,但是人都会有自己喜欢的东西,在碰到的时候,就会失去往日的谦逊,变得面无可憎。
  
  张嫣呆呆的看着乾清宫,这个她已经走了几年的宫殿,对于每一个台阶她都异常熟悉,唯独和过去不同的是,这乾清宫换了个主人。
  
  她有些驻足不前,一步错,步步错,现在开始争抢诗词,改日又会争抢什么
  
  张嫣踏上了乾清宫的台阶,又缩了回来,说道:“移驾承乾宫吧。”
  
  承乾宫是东六宫之一,也是田贵人住的宫殿,本来贵人是不住东六宫的,但所有人都清楚,田贵人升贵妃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没人会怀疑这一点。
  
  田贵人名作田秀英,乃是官宦人家出身,大明的皇后、王妃都要求出自乡野,可是这侧室可没那么多的讲究。
  
  田秀英的父亲是田弘遇,年轻的时候世袭了家中的官爵,年纪轻轻就当了扬州的千总。
  
  没过几年,田弘遇就混到了京师,做了锦衣卫的指挥,当初魏忠贤倒的时候,田弘遇和骆思恭之子骆养性,都是继锦衣卫左都督,炙手可热的人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