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七十章 关内羊侯

第七十章 关内羊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黄石是一个幸运的人,他是少数能够从北镇抚司活着出来的人之一。
  西党势渐之后,经纪买办这个行当,他们山西商贾已经没有了参与游戏的资格,自然被排除在外,所以他才会撂的干净,田尔耕也只能把他放了。
  毕竟户部、刑部、顺天府、锦衣卫、东厂都盯着,草菅人命,这么多人盯着,他田尔耕并不太想挑战规则。
  东厂的番子回禀,黄石在北镇抚司释放的消息之后,王承恩就留了心。
  黄石撑着油纸伞,挽着衣角在巷陌了狂奔,他气喘吁吁的抬起头,看了一眼暗沉沉的天空,因为雨夜,这夜黑的更快了几分。
  他跑到了回春楼的客栈里,这是黄家的产业,他进出自己家的产业,自然不用过多的言语。
  “掌柜的喝点水,看这喘的…”小儿拿着茶壶和水杯献殷情,可是黄石已经冲向了二楼的厢房。
  踩在楼梯上的黄石已经感觉到了自己腿脚的无力,长时间的跑动和大雨,让他的体力消耗殆尽,但是他依旧扶着楼梯的抚手,来到了黄少发的房间门前,锤动着厢房的木门。
  “嘭!”
  黄石一脚踹开了厢房的门,闩门的短横木崩出了老远,厢房的门被黄石强行破开。
  他很感谢自己的扣门和小气,之前有很多客人抱怨门栓松动,但是他一直没有维修。
  “少主…”黄石闯进去,才看到床帏里衣衫不整的黄少发,正在一个女子身上卖力的耸动着。
  “你!”黄少发目瞪口呆的看着闯进来的黄石,气的就是一个哆嗦。
  黄石丝毫不顾及黄少发眼下的感受,用力的吸了口气,喊道:“快走!有人要杀你!”
  黄少发进京办的事,就是组织五城煤市口的各种集散商贾,让他们囤货涨价谋利,但是五城兵马司、金吾卫和巡铺的供销铺打断了涨价的可能,集散商贾里不仅仅有普通走卒,还有豪商。
  黄石刚刚回到家中,还未洗漱,就听到消息,刑部、都察院、大理寺和顺天府,已经开始了大规模搜捕囤货居奇的商贾,查封了不少货仓。
  而且最主要的是,京通两仓,因为通惠河不通漕运,导致京城近千的仓储无粮囤积,这些仓储就被公器私用,租赁给了城中大户,这一彻查,一抓一个准,而且还没地方说理去。
  锦衣卫的缇骑和东厂的番子,出了京师显得势单力薄,可是在京城,这些人可不会跟你说理。
  洗了一把脸的黄石回过神来,就拼了命的赶来会春楼,京师这地方,勋戚云集、明公遍地,让他们损失这么大,这些大户,能放过他们黄家?
  首当其冲的就是黄少发。
  黄少发刚披上一件衣服,就听到了楼下一阵喧嚣,惊恐的问道:“怎么了?”
  “他们来了。”黄石用最快的速度吹灭了蜡烛,瞪着眼睛盯着门缝,一群手持短刀的人已经冲上了楼梯。
  黄石大骇!
  “得罪了,少主。”黄石打开了窗户,推搡着黄少发,随即一把推了下去,而后自己就跳了下去。
  至于床上的还在穿衣服的女子,黄石这会儿可顾不上了。
  二楼摔下去摔不死,黄石一瘸一拐的扶着黄少发就奔着胡同而去。
  “谁要杀…”黄少发瑟瑟发抖的想要发问,黄石低声呵斥着:“闭嘴。”
  当拐进胡同之后,黄石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得亏他来的早一些,再晚一些,怕是黄少发的命就没了。
  若是山西黄家少主的命没了,他这个掌柜的只有亡命天下的份儿了。
  黄石心里有点埋怨大明皇帝,若是以往,这胡同里定是堆满了柴火垛。
  服柴役,是京师百姓两百年来的生活习惯,大明皇宫和官署的柴火需求,导致京师周围的都变成了一片枯黄。
  从宣府拉木材到京师贩售给砍柴夫也是一门大赚特赚的买卖,可惜都被皇帝一言令下给断了。
  而这个时候,胡同里没了柴火垛,他现在连个藏身的地方都没有。
  “在这里!”黄石身后的追兵,发现了行走不便的两个人,大声的喊着,可是话喊了半截,尖啸声打破雨水,一箭穿喉,此人再没有了生息。
  “谁?”黄石的心情可谓是一上一落,惊讶的喊着。
  “想活命吗?”阴影里出来一个人,手里把玩着一把腰剑,声音低沉的问道。
  黄石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蝼蚁且偷生,他一个大活人,自然不想死,但是显然京师的那些大户不会放过他们。
  “好。”
  一阵寒光闪过,黄少发不敢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脖颈,软软的瘫倒在地。
  来人将腰剑放回剑鞘之内,将手指搭在黄少发的脖颈处试探了下,确认黄少发死后,点头对黄石说道:“现在你可以活着了。”
  黄石哑然失色的看着这一幕,他还没反应过来,黄少发就死了。
  朱由检将张维贤送出了乾清宫之后,有些疑惑的看着王祖寿问道:“王伴伴还没有回来?去北镇抚司衙门用这么久?”
  “臣拐了个弯儿,这才回来。”王承恩显然是换了一身衣服,从偏殿走了出来。
  朱由检抽动着鼻子,上下打量着头发还滴着水的王承恩,疑惑的问道:“用了晚膳了没?杀人了?”
  王承恩显然没想到自己的皇帝,第一句话居然是问他是否用了晚膳,一时间有些迷茫的露出了憨笑说道:“还没用晚膳,黄少发死了,臣亲自动的手,没清理干净,倒是污了万岁爷的清净。”
  “事情比较紧急,有密谕称山西黄家向建奴贩售粮铁,臣只查明了黄家向西虏贩售,还未找到黄家向建奴贩售的证据,但是也有了些眉目,黄少发不能死在京城豪商报复的手中,臣就动了手。”
  王承恩想了想说道:“臣把那黄石给抓了,他们黄家的确有条商道,是奔着建奴去了,这黄石倒算是个可用的人,臣把黄少发给杀了,黄石也没有任何的退路。既然建奴的尚虞备用处的探子都送到了京师,臣琢磨着锦衣卫也好,东厂也罢,也该向建奴那边派点人手,打探、暗杀、破坏也要对等才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