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六十八章 谁是谁的谁

第六十八章 谁是谁的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株连九族、满门抄斩这些非刑之正,之所以不在大明律和大浩之中,除了遵循历史螺旋上升的规律,中原王朝律法在不断进步之外,其实更多的是这种刑罚,本身也不是轻易可以启动,每次启动,除了需要消耗大量皇帝自己本身的威信以外,还要消耗大量的民心。
  “所以这一批经纪买办,左边和无为老母勾结,公然行骗;右边和朝中明公们勾结,隐瞒家产;而又直接听命于各大商贾,从事买卖。从三方收取高额的报酬,是这样吗?”朱由检总结性的问道。
  佥商买办,是大明自明英宗朱祁镇,在正统七年时,正式让江南七省田赋折银之后,实物贡赋制度,在江南七省的崩毁。
  导致大明京师在江南征收税赋开始以银代物。
  以银代物方便运输,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损耗。
  但是江南七省,从衣冠南渡之后,就一直是中原王朝的粮仓,直接在江南七省开启的田赋折银的代价,就是朝廷需要大量的粮草,无从补给。
  而当时朱祁镇最出名的事件,莫过于在正统十四年,被蒙兀西虏的也先,以两万对二十万,在土木堡被生俘的事了。
  战事连绵不断,而又没有粮草,收上来的银子就要去大量购买粮草。
  这个时候,户部的官员明显不太够用,随即出现了一种在户部与市场供应之间的中间人,名叫佥商买办。
  佥,同签,意思为征集、指派。
  佥商买办在朱祁镇的英明之下,终于变成了一个大明臣工、百姓的噩梦一般的存在。
  本来属于两平交易,你情我愿的交易手段,或者说承值商办的制度,彻底变成了一种强制性的商役。
  佥商役通常派下去,商户都是被迫佥点,而所收到的朝廷的估值,要么是一文不值的大明宝钞,要么给的价格不及市场价格的十分之一。
  这种情况,直到嘉靖年间,才被修仙皇帝看不下去了,打扰他修仙大业,他怎么能忍?就给解决掉了。
  规范化的编排承役的政策一出,让佥商买办们终于松了一口气。被佥点商户至少在承办朝廷事物的时候,能够收回成本,而且有了规范化和户部定下的价格,铺、商户也有了根据收到自己应得的钱款,而不是被层层剥盘。
  而这种你情我愿的两平交易,在张居正死后的万历年间,彻底崩塌,天平这一次倒向了买办。
  万历三大征,看似是大明的落日余晖,而发动这三次大战的结果,就是朝廷对佥商买办的高强度依赖,甚至一度出现了朝廷向商贾借贷取粮的闹剧。
  万历、天启年间的财政窘迫、军力不振、对粮草高度依赖的情景,更是让买办们开始了他们的表演。
  一个国家的咽喉被商贾钳制住喉咙的可怕局面。
  囤货居奇,朝廷急需的粮食、豆料、马匹、铁料、火药料、煤料的价格疯狂涨价,甚至出现了打仗期间,兵仗局和王恭厂无煤可用,无铁进京的局面,前线军卒无火器、甲胄、弓弩可用的尴尬情景。
  政治庇护,买办们逍遥法外不说,甚至有了捐钱可以脱罪的刑名败坏,法不束民在万历和天启初年,肆意生长,买办不治罪,成为了一种新型权财交换的方式。更多人的投入到了这场角逐之中。
  民如草芥,百姓们想要利用各种勋戚、明公、商贾的“家人”体系,来逃避兵役。而后群小、流民、流匪的规模越来越大,而勋戚、明公、商贾也不都是道德圣人,百姓如同牲畜一样被摆上了市场,被囤积贩卖,公然买卖人丁蔚然成风。
  这一切都在天启末年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其中决定性的人物是当时任都察院右都御史的毕自严与当时的户科给事中霍维华。
  两人对买办制度进行了改革,对买办进行实名制登记,姓名、住址、籍贯、房产、家财登记造册,防止商户稍俱资财就被迫重复佥点,保护中小型铺、商户的利益的同时,又对各种旧商,展开督查。
  旧商稍有所填不真,被走访得知,那锦衣卫第二天就踹门了,女眷充入教坊,男丁一律充军。
  大明对明公和士人是极为客气的,但是对于依旧位于贱籍的商户们,那可是一点都不客气。
  毕自严的手段是行之有效的,但是毕自严和魏忠贤在维修三大殿皇极殿、中极殿、建极殿工程上,产生了一些分歧。
  南太仆寺牧马草场,是户部堆积草料、提供军马和役马的供应的重要场所,魏忠贤为了弄钱,就准备把南太仆寺牧马草场悉数卖掉,毕自严当然不同意。
  卖掉牧马草场,还得佥点草料购买马料,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吗?
  北面建奴和西虏虎视眈眈,陕西山西民乱、广东广西大盗横行无忌,卖掉马草场,可是这马草的需求可以一点都砍不掉。
  但是天启五年,是魏忠贤搞三大殿的最关键的时间点,也是叶向高致仕后,魏忠贤最是凶悍的时候,那时候的毕自严的不满,如同波涛汹涌大海上的一朵朵小小的浪花,还没掀起波澜,他就被扔到了南京做户部尚书了。
  直到天启七年春,魏忠贤发现户部的钱粮越来越入不敷出的时候,才准备把毕自严弄回京师。
  毕自严直接怒了,南直隶各种盘查刚开头,各种事刚捋顺,他正准备大干一场,就让回北直隶?
  毕自严直接称病返里了。
  “万岁圣明,经纪买办正如万岁所言。”田尔耕点头,万岁分析的很清楚。经纪买办是让三方沟通有无的重要媒介,也是最重要的执行人。
  朱由检略微有些好奇的问道:“这群人一碗饭三家吃,不知道田都督有什么办法对付他们吗?”
  “当然是广发海捕通文,将这群人抓起来就是,严刑拷打就是。”田尔耕一副理所应当的说道。
  朱由检摇了摇头,消灭一个阶级,就要用另外一个阶级去填补。
  刘彻消灭藩王阶级,推恩令、刺史、地方豪强循环推进,最后地方豪强逐渐成为了世家阶级;武则天当初彻底消灭世家阶级,用的是天下寒门地主阶级;新红朝消灭地主阶级,用的是天下贫下中农去填补这个阶级。
  想要消灭这些经纪买办,就必须要用对应的阶级去填补,田尔耕抓了一批人,只不过是将这些坑,空出来,留给其他人罢了。
  朱由检掰了一小块兰雪茶点对着田尔耕说道:“田都督,你看这西暖阁下的雁回池,里面有游鱼无数,此时肆无忌惮的在水中游弋,待到朕投下异物,落入水中,游鱼定然消失一空,仓皇逃窜。这等道理,想来田都督应该明白才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