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六十一章 朱由检牌永动机

第六十一章 朱由检牌永动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嫣是什么?
  大明朝与妖蛤、九千岁对线不落下风,最后鼎力促成了大明兄终弟及的妖妇。
  话里藏着针扎人的手段,对她来说,根本摆不上台面,随便拿出句话都能噎死周婉言。之前是张嫣懒得跟周婉言计较而已。
  张嫣眉毛一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大声的说道:“刘太妃前几日把太后大玺送到了乾清宫,这事婉儿知道吗?我也是好一阵推脱,万岁又去了一趟慈宁宫,这太后大玺才算是回到了慈宁宫,这事闹的老人家也是生了好几天闷气,你改天了去看看。”
  “婉儿呀,乾清宫偏案,事情繁杂,我一直跟万岁说,将后宫之事交给婉儿打理就是,可是万岁就是不答应,你哪天到乾清宫了,多劝劝万岁,我也落得个清净。”张嫣继续拿着话刺着周婉言,她可不是什么好相与。
  “还有乾清宫的那个宫女晴儿,前几日王伴伴寻她,没找到,婉儿知道去哪里了吗?”张嫣眼角挂着笑,揶揄的看着周婉言,这丫头这是闲的没事找事,拿话挤兑她,和太岁头上动土有什么区别?
  “皇嫂,那边枫林风景不错,我去瞧瞧。”周婉言被刺成了刺猬,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一跺脚只好败退了。
  “皇后娘娘,万岁爷听到外面吵闹,就让老臣出来问问,这是出了什么事了吗?”王承恩打开了房门问道。
  张嫣面色大变,用力一把推开了经房的门,看到万岁依旧端坐在蒲团上听着讲经,听到动静一脸疑惑的看着门口,她才知道没有什么坏事发生。
  张嫣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用力的锤了几下胸口,将气息喘匀,厉色低声对王承恩训斥道:“我不在万岁身边的时候,你要跟着万岁,片刻不得离开!之前交待都忘了?!回宫之后,领廷杖十!”
  “是。”王承恩挠了挠头,自己真是两头受气。
  朱由检却满是笑容,这张嫣真的是太紧张了,锦衣卫上上下下把碧云寺翻了个底儿掉,就差没把殿上的大佛翻过来看看了,水食皆从宫里带来的,能出什么事?
  不过朱由检也不是那种是非不分的人,毕竟宫里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徐东案投毒,刘太妃、周皇后递话的案子,西苑到坤宁宫的那条线,晴儿居然收到消息之后,不知所踪。这一系的纠纷,张嫣万分紧张也是有道理的。
  从龙之功,自古以来都是泼天的功劳,这也代表着一旦从龙失败之后,要付出的代价岂止是厚重那么简单。
  魏忠贤和客氏在宫里的掖庭行吕不韦和李园旧事,最后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当年附庸他的人,田尔耕胆战心惊、涂文辅徐应元两叔侄还在西山煤局和窑民为伍,徐东、孟绍虞甚至得当东林的替罪羊,王尊德平定了闹了两年的广西大盗,连该得的封赏都要皇帝力主才有廷议的机会。
  这都是魏忠贤从龙失败之后的代价,而如今他朱由检无后,若是他意外身亡,那张嫣的后果呢?
  朱由检伸手打断了大师傅的讲话,站起身来,摇头说道:“皇嫂,王伴伴这廷杖十就免了吧,怎么说也是朕他出门询问。”
  “皇叔说什么就是什么。”张嫣点头欠着身子,王承恩是皇帝的大伴,她本身这个处罚,就是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王承恩铁了心不理会,她其实没办法,既然有台阶,她自然会下。
  朱由检看着张嫣的表情就知晓她心里还是有气,稍一思量也知道估计张嫣心里还是有气,他低声说道:“今日出宫,王伴伴在宫里办大事,趁着婉儿没在宫里,王祖寿带着人去坤宁宫里的老井里,把晴儿的尸首捞出来,拉倒城外下葬了。”
  张嫣上前半步,面色变得极为凝重的说道:“当时王伴伴查内侍递话的事,晴儿就不见了,想来是被人打死了,扔到了坤宁宫的老井里,婉儿不知情,应该是有人故意栽赃给坤宁宫。婉儿那个性子,做不得这等事。”
  朱由检有些发愣,他其实多少听到了一些经房外的吵闹,张嫣有意压低声音说话,周婉言可没这个心思,吵架谁的嗓门大谁赢的道理,在宫里也是如此,大概齐他也了解一些其中原委。结果现在张嫣的回护之意如此明显,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他颔首说道:“王伴伴把已经把人抓到了,才让王祖寿去坤宁宫的老井里捞人,王伴伴,回头把这件事原原本本跟婉儿说一遍,省的她老惦记皇嫂。”
  “是。”王承恩毕恭毕敬的说道,事情他已经查清楚了,西苑掌灯太监到晴儿这条线,到慈宁宫还有一个尾巴,这个尾巴就是给刘太妃递话的人,正因为查出了慈宁宫的尾巴,刘太妃才准备把太后大玺交到乾清宫来。
  朱由检之所以没要,确切的说,张嫣之所以推脱,是因为不是时候,国事太过繁重艰难,后宫起了火,对尚显的有些年轻的大明天子,有些过于苛刻了。
  若是真的对太后大玺有需要的时候,用萝卜刻一个也可以用,当年朱元璋微末草创,准备逐鹿天下之时,就是靠着萝卜刻章,收编了大约三千兵马,萝卜刻章也算是大明朝少有的惯例了。
  就连新帝的大玺都是新刻的。
  而这一切,周婉言却并不知情,一来,王承恩办事做的太过隐蔽,二来,周婉言自己没什么眼线。
  “万岁爷,皇后娘娘身子有些乏了,说是回宫去了。”王文政匆匆跑了过来,低头禀报着。
  朱由检眯着眼看着在西山山道上缓缓下山的皇后车驾,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这小妮子,什么时候才能懂事些?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些?”
  张嫣的封号可是懿安皇后,按制出行就是皇后轿撵,若不跟皇帝同乘,摆出车驾来,就是出宫的仪仗,有两副皇后仪仗,到时周婉言脸上更加没光。
  朱由检让王承恩带着奏疏,也是出于这方面考虑,给张嫣同乘一个理由,最终却闹到这个局面。
  张嫣犹豫了很久,但是先帝的谥号都增了,她满脸笑容的说道:“最近宫里宫外都是流言四起,皇叔,我还是搬到慈宁宫吧。”
  “嗯。”朱由检不置与否的说道。
  若是周婉言没闹这出提前回宫,大明的朝臣们其实没什么好借口让张嫣移宫,毕竟先帝还未下葬,按制张嫣住乾清宫也没什么,毕竟当年李选侍也是住到了朱常洛下葬才移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