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五十一章 股份制首辅

第五十一章 股份制首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万岁!”
  田尔耕跪在乾清殿的御案之前,将头深深的埋在了两臂之间,整个人抖的如同一只被猎人追捕的狍子一样,朱由检也第一次见到了什么叫做瑟瑟发抖。
  风尘仆仆的田尔耕甚至连衣服都没换一身,身上的飞鱼莽服被马具和枝丫勾出的线头比比皆是,甚至连肩膀上都还有些污秽。
  这不符合面圣需要沐浴更衣的规矩,但是现在的田尔耕哪里敢讲这样的规矩?尽快面圣是他最迫切的需求。
  “起来说话。田都督跪在地上,就能把你自己身上的冤屈洗干净吗?还是你以为朕就是那么好糊弄的?”朱由检看着田尔耕的样子就是摇头。
  他又不是大明最肥的那头猪,在田尔耕心里,自己就这么蠢吗?
  这个田尔耕在外面可是让整个大明都闻风丧胆的人物,可是每次到了乾清宫,都没有他应该有的傲气。
  “是。”田尔耕站了起来,整个人依旧是低着头。
  朱由检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白浮泉爆炸一事,朕交给你去督办,到底是谁在污蔑你,你自己去查清楚,还有白浮泉的爆炸所需要火药众多,而且还出现了骑队、关外马刀等物,切记上点心,不要放过任何一人。”
  “抬起头来!”朱由检忽然一声冷喝。一如当初的午门外那样。
  田尔耕下意识的抬头,梗着脖子,他很犹豫,想要再次低下头,但是万岁的命令他又不得不抬起头来。
  这次朱由检终于知道了为什么田尔耕低着头,也知道了田尔耕到底在抖什么
  那双眼睛里充满着血丝,饱含着愤怒、恐惧和一股让所有人脊椎发凉的杀意,这股杀意,甚至让一只默不作声的王承恩都有几分紧张。
  田尔耕整张脸都是京师特有的尘土,蓬头垢面,汗水将尘土划出了一道道污痕,他的脸色格外的狰狞,如同一只被激怒的野兽一般,状若疯癫又不失最深处的冷静。
  他田尔耕要是不冷静,就不会在回京的第一时间跑到乾清宫外跪着请罪了。他还清楚知道谁是他的靠山。
  朱由检非常满意田尔耕的状态,他伪装的那副怯懦和恐惧的面孔,演技很高超,但不是真实的田尔耕。
  “这才对嘛,大明的左都督,若是如此被人污蔑还不愤怒。在自己的领地内,被人如此的羞辱还不满含杀意,那还是大明的左都督吗?挺好,保持这种心态将此事彻查清楚。”朱由检不由的频频点头,若是田尔耕一味的怯懦,他真的好好打算,换一个左都督了。
  幸好,田尔耕,没有让他太过失望。
  “臣遵旨!”田尔耕朗声应道,就准备告退。
  朱由检讪笑,眼下在田尔耕的心中,洗清身上的冤屈,就是他最大的事,但是朱由检心中最大的事,却是通惠河岸的军民联防,团结保练。
  “等一下,说一下通惠河之事,朕把你放在通惠河平津闸营的目的,可不是让你休沐,是让你办大事,你办得怎么样了?”朱由检看着田尔耕非常严肃的问道。
  说到通惠河的情况,田尔耕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些笑意,他赶忙说道:“进展比之前预期的要好很多,也要快很多,其实很多的黑眚都是村里的村民们假扮的,农忙为农,农闲为妖,无为教的讲经师傅每次都付钱给他们,一次三分银或者五斤肉,二十斤米粱这样的。”
  “之前是没人管这些事,他们自然乐的挣着些钱,但是自从上次抓黑眚吊起来示众之后,黑眚以极快的速度锐减,而被蒙昧的百姓们,终于认清楚了黑眚是什么东西之后,里正带着甲首十户一联防,黑眚之事在通惠河已经趋于销声匿迹。”
  “剩下一些死硬,正在清理,不会影响到了明年春漕的。”
  朱由检身子往前探了探问道:“百姓们的武器呢?还是农具吗?还是…”
  田尔耕有些迟疑的说道:“万岁,各村寨情况不同,全面放开甲胄、长短兵、弓箭和火铳的管制,臣以为有些操之过急,尤其是弓箭和火铳之事,眼下,仅仅让各村甲首和里正在通惠河六营训练火铳和弓箭,至于长短兵,各村甲首保存长短兵,更为合适一些。”
  “万岁,各村寨每年抢水频频,家长里短的吵起来,就拳脚相加,若是长短兵都全面解除限制,恐怕顺天府的命案官司,忙不完了。”
  “而且万岁,今天下多事,万岁急救乱。使天下郡国之民,团结保练,户皆可兵,人期能战,以为如此足以制贼。然臣以为,此道可以得卒,不可以得将也。若是无将为束,稍有喧嚣,纠结为乱,京师动荡则天下惊,臣请万岁三思。”
  朱由检挥了挥手,让田尔耕下去办自己的案子,他还要想想这个联防政策的失策的地方。
  如果是战争时期,不要说在大明,就是在后世的现代社会,在应对战争的时候,国家也是要进入紧急状态,也就是可以直接征调民间人力物力。
  战争需要是可以让国家绕开既定的市场体系和货币体系,直接实施,实物分配制度,乃至消费品配给制度。比如眼下的建奴,就是战时紧急状态。
  若是还想维持和平时期的运行状态、道德法律标准,那任何国家,在战争面前都会财政崩溃,经济破产。
  比如田尔耕和郭尚礼两个人对山魈和黑眚的不审问处斩的方案,就是绕开了大明律的法律标准,没有任何审问,直接处以极刑,震慑山魈和黑眚,这种做法就是战争紧急状态应该有的效率。
  无知和弱小,从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在面对建奴、民乱、天灾、吏治崩坏的大明末年,朱由检依旧以君子的道德标准去约束自己,那才是作茧自缚。
  所以,他才想到了团结保练,户皆可兵的方略,这一点,田尔耕没有领会错圣意,但是田尔耕的担忧也很迫在眉睫。
  民可载舟,亦可覆舟。
  朱由检回过神来的时候,才揉捏着略有几分肿胀的脑阔,看着王承恩问道:“王伴伴,有事要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