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三十六章 无为老母

第三十六章 无为老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孙传庭点头说道:“是,本来都是江湖走卒三教九流戏班子,以曲牌名定社名,信无为教,单纯虔敬,行善积德,反对一切的礼拜方式,因为所有的礼拜都是有为法,就是因缘和合而生一切事物,无为教不烧香不拜佛,教徒众多,与白莲教分庭抗礼,无为教本身也都是白莲教的分支。”
  “陆龙王号源静道士,颇为神秘,不知其真面目,人称无为老母。”
  勋戚、信徒、社局、帮派、地方官盘根纠错,真的想肃清这条大明大动脉上的血栓,何其复杂?这又来了一个无为教?
  朱由检看着自己手头的力量,锦衣卫一万人,都督府四千人操练中的军卒,只有一万四千人左右,这怎么疏通?
  “田都督,你那边有关于这个无为老母的消息吗?”朱由检问着田尔耕。
  田尔耕挠头说道:“魏珰曾经见过这个无为老母一面,之后杳无音讯,魏珰对此也是三缄其口,忌讳莫深,从来不谈。”
  “万历六年,万历四十六年的时候,漕运黑眚(sheng)肆虐,神宗皇帝震怒,全面查禁无为教,不许私习无为教,自取死罪,并严令销毁《无为五部经》,白莲社、明尊、白云宗,以及巫觋扶鸾祷圣、书符咒水诸术,皆为邪异。”
  “我大明律有严规:凡师巫假降邪神、书符咒水、扶鸾祷圣、自号端公、太保、师婆,及妄称弥勒、白莲社、明尊、白云宗等会,一应左道乱正之术,或隐藏图相、烧香聚众,夜聚晓散,佯修善事,煽惑人民,为首者绞,为从者各杖一百、流三千里。”
  “彻查之后,无为教就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可惜很快就死灰复燃。”
  朱由检疑惑的问道:“他们在朝中是有支持者吗?”
  田尔耕和孙传庭对看了一眼,略有不甘的说道:“是,万历六年疏通了通惠河,万历十二年又堵了,可万历四十六年刚刚开始清查,就发生了老奴酋反叛之事,最后不了了之。”
  “你们先去办案,饭一口一口吃,才能吃成胖子。”朱由检挥了挥手,通惠河之事,从长计议就是。
  陈德润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急匆匆的说道:“首辅黄立极在殿外候着,说是急事。”
  “宣。”
  “万岁,万岁,礼部右侍郎孟绍虞,吊死在了户部,留下遗书。”黄立极的衣服上都是脏,想来得到消息,从文渊阁跑过来的时候,被朝服下摆给绊倒了。
  朱由检打开手中遗书,这封遗书并不长,在遗书中,礼部右侍郎孟绍虞揽下了所有的罪责。
  光禄寺卿郝东,户科给事中程凤元的死,都被他一人揽下。
  “拿去查查吧,然后给朕一个答复就是。散了吧。”朱由检有些无力的将遗书递给了王承恩,让他交给田尔耕。
  “臣等领命。”
  乾清宫里格外的静谧,只剩下了呼啸的秋风。
  “无法追查下去了?”张嫣看着朱由检那个瘫软的模样,就知道这个年轻天子要追查的事,无疾而终。
  朱由检点了点头,一脸感慨的说道:“孟绍虞畏罪自杀了。将所有的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朕在文华殿问他们,最后追查的结果是什么,这就是他们给朕的答案。在做事之前,前后手脚怕是清理干净了。”
  张嫣点头说道:“一如当年武宗皇帝的两次落水,梃击案、红丸案这些无头的案子一样,查着查着,就有人主动站了出来,揽下所有的责任,继续追查,一无所获。”
  张嫣在王承恩耳边低声吩咐着,不一会王承恩端上两盘芝麻酥糕,还端来了红糖姜茶,张嫣将芝麻酥糕掰成了数截,说道:“给万岁端一份过去,早饭还没吃呢,看这断成数截的芝麻酥糕,像不像大明朝堂?”
  “他们将大明分成了无数份,你一份、我一份、他一份,如同蚂蚁一样,霸占着着这些利益,生怕皇帝或者其他朝臣篡夺了这些利益,但凡是哪一块出现了差错,他们就会群起而攻之,将出了错的酥糕夺走。”
  朱由检吃酥糕可没张嫣那么娇贵,直接一口吃下,说道:“当朕要吃的时候,他们就会一致的针对朕?”
  张嫣看着满嘴若塞的大明天子,嗤笑一声说道:“你慢点吃,别噎着。”
  “其实通惠河已经反反复复了许多年,自金国窃了中原之后,就开始在通州到北京开始修这条河,名曰闸河,但是没修完就被蒙兀人给杀的干净。”
  “后来就成了蒙兀人来修膳自秦时的大运河,当时郭守敬定出了通惠河的图纸,通惠河的修凿成功,长约一百六十四里,便有了西苑太液池、金水河、筒子护城河和白浮泉到昆明湖的金河。通惠河的尾巴在香山,而后转入永定河,奔向大海。”
  朱由检一听也是一愣,说道:“京杭大运河从秦时就开始修了吗?”
  张嫣理所应当的点了点头,只是有些奇怪朱由检的关注点,奇怪的说道:“秦始皇治陵水道,从嘉兴到钱塘越地,再通浙江,慢慢的打通了从杭州到开封的河段,后来隋朝时,修出了从开封到北京这段,元时,从徐州不再转向开封,而是直接奔东昌而去,也就是现在的京杭大运河了。”
  “这通惠河太祖皇帝要修,没修成,太宗皇帝准备迁都,营建北京城,那必然要修缮通惠河。”
  “太宗皇帝调拨了水脚夫四百六十人,永乐六年,太宗皇帝又设立通惠河官六员,永乐十年,又征闸夫二千三百余人,终于把通惠河打通了。”
  “然后闸夫没过三五年就跑得一干二净,有人用黑夜妖眚吓唬他们,把人都吓跑了,河道也就堵塞了。”
  “宣德六年修澄清闸,通惠河通了,后来又堵了;宣德七年,重建平津闸、流闸,通惠河通了,后来又堵了;正统三年,修大通桥、普济闸、越河土坝、复用庆丰闸官。通惠河通了,然后又堵了。”
  “成化七年,宪宗皇帝朱见深调动中军都督府九万军卒,锦衣卫三千余人,七个千户坐镇,要彻底打通上游三里河,就发生了彗见天田,光芒西指!朝中大震,就是和之前的把戏差不多,上天示警。通惠河的修缮又搁置了。”
  “直到嘉靖七年,再次启动了疏浚工程,从三月到六月底,用了三个半月的时间,花费了七千两银子,把这条一百多里的通惠河疏通,南来粮船直到城中积水潭,以前在皇城城墙上,就能看到东面太液池船帆如云。”
  朱由检不由的瞪大了眼睛问道:“漕船以前要过皇城的吗?嘉靖年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