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皇明天子 > 第二十八章 大明地板砖

第二十八章 大明地板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朱由检拿起手中的奏疏,看了两行就准备放下。
  
      奏疏的内容还是反对内署西山煤局的成立,讽刺、挖苦、影射、揶揄、阴阳怪气,让朱由检深深的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叫做读书人的刻薄。
  
      【先帝庸懦,致妇寺窃柄,滥赏淫刑,忠良惨祸盈朝,亿兆臣民离心,汉哀帝在前,前唐宪宗、敬宗寺人屡弑,穆宗、文宗、武宗、宣宗、懿宗、僖宗又为寺人所立,虽欲不亡,何可得哉!】
  
      妇为客氏,寺人就是指的太监。
  
      假借汉哀帝与民争利讽刺现在的皇帝,又将唐朝几个被宦官所杀的皇帝和被宦官所立的宦官,影射魏忠贤谋立太子位,揶揄大明朝的未来,虽然不想灭亡,但是还有其他结果吗?
  
      “自己腚上的粑粑都擦不干净!”朱由检将这份奏疏扔到了垃圾框里,让王承恩明天烧了还能省点引火纸。
  
      朱由检用力的捏了捏额头,打开了第二份奏疏。
  
      这第二份奏疏是朝政。
  
      【请求并免南京守备太监杨朝、浙直织造太监李宝、承天守备太监李希哲、提督太和山太监冯玉、天寿山太监孟进。】
  
      南京守备太监负责督促南直隶、浙江、福建、湖广等地的漕运,这一职位一撤,后果就是京通粮仓一千座仓储,存粮不会超过二十万。
  
      织造太监负责官营的织造局,魏忠贤钱袋子之一。撤掉这一职位,织造局彻底瘫痪,被南直隶浙商瓜分几乎成为定局。
  
      钱不钱的无所谓,但是对浙江织造,将会是毁灭性的打击。
  
      承天守备太监掌承天荆襄地方,征收籽粒,护卫显陵,为司礼监外差。荆襄乃是要害之地,也是历朝历代的粮仓。
  
      天寿山守备太监负责的就是京师西山陵寝群,也是司礼监的外差。除了守陵以外,他还负责一帮人晾晒松花、黄连、茶、核桃、榛、粟这些干果,撤了之后,大明皇宫连个干果都吃不上了。
  
      原来的自己会怎么选择?
  
      但是现在为了保住自己的干果,他把奏疏扔到了垃圾框里,和第一份奏疏一个命运。
  
      干果可以抵消一部分的劳役和税赋,而劳役,多数由工部和户部负责,但是你皇帝或者其他营建,想办个啥事,就得掏钱,一个人一天最低三分银,还有盐粮补贴。
  
      比如天启皇帝的德陵,就是内帑全包负责建造,户部连劳役都不派,兵部打算派点兵,工部尚书薛凤翔去看了一圈,宁愿雇觅,也不要这些兵部塞进来的老弱,至于本来属于工部的劳役,因为六部之末的缘故,早已变成了一纸空文。
  
      薛凤翔现在手里捏着银子,他自然不怕。
  
      朱由检算是彻底的见识到了朝臣们这奏疏里面的一个个坑,稍有不慎,就是被坑的体无完肤,还要被百姓骂成一头猪。
  
      显然钱谦益的这个党魁,压根就是个水货,在魏珰气焰滔天的时候,钱谦益这个四海宗盟的魁首,根本就是东林党推出的背锅的人。
  
      要能力没能力,要奏对没奏对,为了个阁老的职位,上蹿下跳。
  
      “懿安皇后求见。”陈德润从殿外,匆匆的跑进了乾清宫,小声的说道。
  
      “宣。”
  
      朱由检正襟危坐,却看到了一个不太正经的懿安皇后,确切的说是喝醉了。
  
      菊花酒度数这么低的酒都能喝醉,这是心里有多大的怨怼!
  
      “皇叔,心里可是在怨我?”张嫣坐在了侧坐上,脸上带着一股三分讥讽、三分薄凉、四分漫不经心,十分不满的笑容,挑着眉头眯着眼,偶尔还会晃晃脑袋,驱赶醉意朦胧。
  
      像是半醉半醒,又像是半梦半呓,声音在挤捏造作和俏皮之间徘徊,像风像雾又像雨,捉摸不透。
  
      她手里拿着本奏疏,就像是拿着酒杯,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
  
      朱由检将手中的奏疏一拍,厉声说道:“成何体统!”
  
      “哈哈哈!皇叔说体统?我大明还有什么体统可言!”张嫣放声狂笑着,眉间点着血红色的朱砂,在幔布打散的光中,随着眉色不断跳动,显得妖艳无比,光满四射,魅力无限。
  
      张嫣忽然停住了笑意,将手中的奏疏指着朱由检,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喝问道:“是京通两仓一千座仓储只有二百九十三万石粮食,有体统可言?!”
  
      “还是太仓不到二十万的银两,内帑三库仅剩下的七万两诈贿而来的存银,有体统可言?”
  
      “还是堂堂大明皇宫,连重阳节都摆不出桂、甲、白、鳗、水虾、黄蟹湖中八宝六珍!皇叔,本宫问你,这样的大明朝,什么是体统!”
  
      “你说话!”
  
      张嫣的眼神极为的凌厉,还带着一股锐利,眼神逼迫着朱由检表态。
  
      京通两仓在万历十年的时候,有三千万石的储粮,目的就是防止建奴、西虏有变,京中无粮,无法让城外百姓入城,进而无法完成顺天府的坚壁清野。
  
      蒙兀一共三次攻破大明九边,袭扰京畿地区,京通两仓就是保障坚壁清野的最重要的仓储。
  
      张居正变革,留下十年可用之粮,并非笑话,那时京中一石米,作价只需一两三钱。而现在一石米需银四两二钱。
  
      太仓是户部收揽全国银税所在,万历十年储银八百万两,全国十一布政司储银近三百万两,内帑三百万两,总计一千四百万两。
  
      现在太仓只有二十万两,内帑只有七万两,得亏是抄了宁国公府和大珰李永贞的钱,否则德陵都有可能会停下。
  
      重阳节都是摆阳澄湖八宝六珍,朱由检这第一顿重阳宫宴,就如同平常人家一般准备了黄蟹和重阳糕。
  
      这特么什么皇帝日子!过成这样?!
  
      朱由检深吸了一口气,张嫣的眼神足够的锐利,对大明朝的弊病足够的了解,她当初抱着一本《赵高传》把客魏两人打的人仰马翻,智力和对政治的理解能力,绝对都是顶级。
  
      朱由检从来没认为魏忠贤是自己斗倒的,那是天启皇帝要杀魏忠贤和客氏罢了。
  
      他只是摘下了胜利果实。
  
      他眼神坚定,丝毫没有避让,非常严肃的说道:“米粱会有的,银子也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问题,一定会解决。”
  
      张嫣修长而白皙的脖颈往后缩了缩,眼神变得略微有些迷离,脸上挂着似是而非的笑容,轻笑两声说道:“俏皮话还挺多,本宫信你。”
  
      她表现出了与平日里端庄典雅的完全不同,反而有几分妖娆鬼魅。
  
      “我信皇叔,皇叔为何不信我?”张嫣的指头放在嘴边,又像是孩童般,瞪着晶莹的眼睛问着朱由检,轻声问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