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神你人设崩了 > 384打脸,终于知道高考状元是什么概念

384打脸,终于知道高考状元是什么概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桑虞的声音多少有点其他意味。
  
  场面有一瞬间安静。
  
  其他人不由自主的看向孟拂,孟拂只不紧不慢的接过来小方手上的鸟笼,饶有兴趣的用一根手指戳鹦鹉的翅膀。
  
  不紧不慢的开口:“叫爸爸。”
  
  这一句,不知道是回应桑虞,还是再跟鹦鹉说话,鹦鹉歪过头去吃鸟食。
  
  孟拂伸手,把它放食物的盘子拿走了,“叫爸爸。”
  
  鹦鹉:“……”
  
  杨流芳眉头微拧,她淡淡看了一眼桑虞,然后收回目光,看着孟拂有些无奈:“你去看回放,摄影师录到了。”
  
  摄影师拍不到的角落,她拍了拍孟拂的手,让她别跟桑虞这样的人计较。
  
  陆唯也站出来打圆场,笑着对桑虞道:“我们这里,哪有比你会下棋的。”
  
  之前下棋之前,屈鸣就先问了孟拂跟陆唯,两人都拒绝了,明显就是不太懂的意思,所以陆唯也出来替孟拂说了一句。
  
  站在摄影师身边的导演也抬手,向桑虞比划,做了个停止的手势。
  
  让桑虞不要再提这件事。
  
  这一期节目,要靠孟拂来带动流量,虽然导演觉得孟拂不懂得收敛,对孟拂那句“一般”的评价不苟同。
  
  但桑虞本身也就是他们节目的托,那一粒棋下得精妙,但跟桑虞本身没啥关系。
  
  眼下桑虞这句话,可能会带给他们节目热度,这些如果一播出,到时候孟拂“目中无人”也是个噱头。
  
  只是……
  
  对方是孟拂啊。
  
  虽然是太年轻了,不懂得收敛,但人家潜力无限,智商高成绩好演技好综艺感又强。
  
  人家有实力,就算真的“目中无人”,可能也带不起来节奏,会有网友开口“要我是孟拂也我能在马路上横着走”。
  
  屈鸣此时对孟拂的打扰也颇为不满,他自从进了剧组,工作人员就让他迁就孟拂,屈鸣抿唇,对娱乐圈这种谁火谁就是爹的情况狠不满意。
  
  在这之前他对孟拂还挺欣赏的,此时却完全没了这种想法。
  
  他看着桑虞,转移话题:“桑姐,我们继续下棋。”
  
  又是这样,节目组所有人都在给孟拂打圆场。
  
  所有人都要围着她转。
  
  明明本该是自己的趴,摄影师却围着孟拂跟小方那些人。
  
  桑虞脸上笑容不减,她看到了导演的暗示,只掩着唇,淡笑着开口,“不是,我刚刚听到了孟拂说我们俩下的棋一般般,我看她肯定是有很高的见解而已。”
  
  现场的人已经尽力在缓解气氛了。
  
  桑虞也没接过台阶下。
  
  杨流芳脾气真不算太好,她在节目里我行我素,所以节目组才想要恶意剪辑她。
  
  若是搁以前,杨流芳可能已经骂桑虞了。
  
  反正她被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今天想想又忍住,孟拂在她身边,她自己一个人无所谓,但加上孟拂,她深吸一口气,捏着孟拂的手腕,让她别搭理桑虞。
  
  孟拂没看杨流芳,只把鸟笼还到小方手里,偏头,瞥向桑虞,“见解谈不上,不过你那粒棋,确实下得垃圾。”
  
  桑虞不跟来以为孟拂不会再说什么,已经拿了白子,要继续跟屈鸣下棋。
  
  忽然听到孟拂这一句,桑虞要被孟拂这句话笑到了,她知不知道自己是在谁面前说这句话的?
  
  桑虞这会儿倒也不生气了,反而掩住笑意,谦虚的向孟拂请教:“不知道我这一子的问题出在哪个地方?”
  
  桑虞是向孟拂请教吗?
  
  当然不是。
  
  孟拂上次在围棋社的学习就一般,她跟何淼两人收到的最多的就是批评。
  
  这里没有人比桑虞更清楚孟拂到底懂不懂这些。
  
  屈鸣将围棋奉为神圣,尤其这个棋局,听到孟拂跟桑虞的这几句,他终是没忍住,淡淡的转向孟拂,“桑姐这一子完全没有问题,她这一步这么走确实精妙,很多人连第一步都不知道怎么走,你知道这是什么棋局吗?你说垃圾,垃圾在哪里?”
  
  屈鸣早就听闻孟拂的大名,今天之前对她也一直很尊敬。
  
  但刚刚孟拂那句“一般”的评价让屈鸣没了什么好感。
  
  眼下又听到孟拂嘴里“垃圾”的这句词,他也有些不耐烦,不想再给孟拂面子。
  
  这残局,他光是理清整个残局也要二十分钟。
  
  孟拂连桑虞那一子是下在哪里的都不知道吧?
  
  本来拍摄现场还有人说话,屈鸣这一句,直接让现场陷入两难之境。
  
  连鹦鹉都没敢再叫唤。
  
  屈鸣不是剧组的艺人,他没必要给节目组脸面,也没必要再打圆场。
  
  工作人员看看屈鸣,又看看孟拂,不知道这种情况要怎么办,是录还是不录,孟拂的团队会让他们播出来吗?
  
  导演眉头深深拧起来,节目组好不容易来了一个孟拂,这一期好好录不行吗?
  
  眼下他出面也阻止不了,只能后期把这一段剪掉。
  
  杨流芳面色一变,向屈鸣道歉,“屈队长,孟拂她不是这个意思……”
  
  她伸手,拉了拉孟拂的袖子,“表妹,跟屈队长说声抱歉。”
  
  杨流芳说着,还向屈鸣稍微弯了下腰。
  
  屈鸣是围棋社的人,还是这次lgd杯的冠军,国家这两年大力发展传统文化,屈鸣更是文化大使,得罪他不是明智之举。
  
  孟拂拂开杨流芳的手,把拿走的鸟食放回到鸟笼子,然后慢条斯理的看向屈鸣,“你是这一届冠军?”
  
  屈鸣看着她,“这些跟棋局都没关系,孟小姐不要转移话题,你说这棋局那里不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