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易梦山河颂 > 第202章 要命的歌女

第202章 要命的歌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偌大的宴会厅热闹无此,优雅地装饰透着主人不一般的身份。江南钱庄的主人生日,明海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基本上都算到齐了,明海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基本上也算得上整个大易都数得着的大人物了。毕竟明海城是整个大易排前五的大城,整个旧路最重要的贸易中心之一。
  宴会厅很大,西陆风格的建筑,却带着很多东陆风格的装饰:西陆风格的白色石柱下面是东陆风格的红木雕栏。西陆风格的拱顶琉璃窗上悬挂着东陆寿桃图案的窗帘。西陆风格的白色华美桌子上摆着青花瓷的寿字花瓶。
  文化的融合在明海城永远可见一斑。
  说实话,萧雨歇也还没弄明白,叶天道的第一课是让他们混进一个宴会,在里面混吃混喝,还说出来有东西要考他们。
  于是就被拖来了这盛大的宴会。这种宴会的主题一向是交际,人脉往往就是在这样的宴会间建立起来的,朋友拖朋友,介绍一下聊两句,就也成朋友了,以后做生意也好什么也罢,就都能利用起来。
  几人进去以后,刚开始还有些拘束,毕竟虽然他们穿的人五人六的,但是请柬那种东西是没有的,都是各显神通混进来的,甚至还有从窗户翻进来的。
  端着一杯果汁走了几圈,萧雨歇坐回了几个人聚在一起的角落里的沙发。穆柘沈空明他们两个性格沉闷到极点的就基本没动过。剩下几个人倒是也出去转了几圈,黎动那家伙一直在抱怨食物太少。
  靳夜也是个沉闷的性子,但他更多的是一些腼腆和自卑,毕竟是一个残疾人,再加上确实有些饿了,也就拿着托盘,去自助长桌边拿了一些食物。自助餐这种东西,最早起源于艾斯贝尔和西陆北部,本来是海盗开伙做饭的形式,一样被文明国家所不容,但是随着艾斯贝尔的强大,自助餐这种形式倒是成了这种高级酒会的固定形式。大家走着聊着,偶尔那些食物品尝。
  靳夜正自顾自的取着食物,却忽然有一个女子,缓缓地走了过来。以靳夜的能力自然能感觉到有人靠近了过来,转过头去,那是一个一个熟悉而陌生的面孔。这女孩穿着一身西陆样式的白色宫装长裙,带着闪亮珍珠项链,脚踏粉色高跟皮鞋,装扮相当清秀。靳夜看不到那人的脸庞,却可以感觉到那人熟悉的气息。
  女子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靳夜的一切还是和以前一样,帅气,英俊,带着慢慢的冷酷。事实上那个时候,她也是因为这样才喜欢上这个男孩子。但日子久了,女孩开始变得现实,那个时候的靳夜视力越来越差,靳夜家里收入很普通,靳夜带着一双病眼找到的工作,赚来的薪酬,支撑不起一个女孩子对浪漫的追求。
  靳夜却不想放弃女子,可女子也要追求自己的幸福,靳夜不想耽搁人家,自己可以全心全意的待她,可是自己一个瞎子的全心全意,可能都比不上别人的三心二意。他默许了女子的离开。
  那天女孩提出了分手,靳夜欣然应允,没有哭泣,没有悲伤,没有心酸,没有无奈,第二天,他如常的去上工,如常的生活,就好似生命中从没有过那个女子。只有每每午夜梦回,会想起那个女子的欢声笑语。
  靳夜对见到这个曾经的女朋友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或许当时伤心过,但是他早已不是当年的他,他现在心中更多的就是如何更好的武装这个国家,如何用自己的才能,给这个国家做出自己的贡献。
  女孩的神色看着却不大对,眼神很快模糊了,也不知道是懊悔还是遗憾。
  “最近,还好吗?”女孩最终还是开口了
  靳夜“嗯”了一声:“挺好。”
  “你怎么来了?”女孩有些犹豫地问道。
  靳夜随口说道:“同窗带我来的。”
  “读书是挺好的,总好过在哪个医馆里做苦力,学什么?不会还是解剖尸体吧?”女孩很勉强地挤出笑容,但是对靳夜却似乎还是很关心。
  靳夜随口说道:“差不多。”
  萧旦见到靳夜被一个女孩拉住,顿时来了兴趣,这个闷葫芦终于是开窍了还是怎么的?本来他不想过去打扰,可是看着靳夜三句话问不出一个响屁,完全看不出来主动的样子,心里就开始急了。实在憋不住了,就拉着萧雨歇他们就跑了过去,从后面一搭靳夜的肩膀,热情地和女孩打起了照顾:“美女,别看我兄弟话少,但是人好,本事大!”
  女孩看了一眼萧旦,笑了笑说道:“这是你现在的同窗?学什么的?看着有把力气,是做工匠的好材料。”
  萧旦一愣随后没心没肺地开口了:“不是啊,我学海上战争和登陆作战的。”
  这回轮到女孩一愣,随后笑了笑,以为萧旦爱吹牛,她指了指靳夜说道:“可他说他学解剖尸体的。”
  “是啊,法医学肯定要解剖尸啊。”
  “呵呵,你们这学院挺有趣啊。还教这个?哪个学院啊?”女孩带着一些调笑问道。
  萧旦那个大大咧咧的性格是听不出来调笑的,听出来了也不会在乎,随口说道:“朔漠台。”
  女孩笑得更乐了,朔漠台人尽皆知,可更皆知的是那近乎地狱的入学试和少的可怜的入学率。
  见到女孩忍不住笑了出来,萧旦并不在乎,靳夜却严肃地开口说道:“他说真的,我快毕业了。”
  女孩的笑声戛然而止。
  萧旦开始觉得气氛有点不对,似乎不是美女搭讪,他一把搂过靳夜,凑在他耳边轻声问道:“什么情况?”
  靳夜淡淡地说道:“前任,分了几年了。”
  萧旦有些尴尬:“你早说啊!”但随后。一副路见不平的语气说道:“咋样?不能在前任面前折了面子,要不哥几个给你嘚瑟两下。”
  萧雨歇有些看不下去了,一把拽过萧旦,让萧旦别这么无聊,一边拉起靳夜劝道:“行了,走了,咱们去那边。”然后又对着女孩赔了个礼:“抱歉了,不打扰了,我们还有事儿。”说完转身就走了,留下女孩一个人呆立在原地。
  这种时候,留着是尴尬,非要在前任面前挣个面子是无聊,直接走开在萧雨歇看来是最好的选择。
  萧雨歇这边刚走,一个风度翩翩的年轻人走到女孩身边,关切地说道:“亲爱的,怎么了?你认识那几个人吗?”这男人样貌很是英俊,深色的西陆礼服,头发也剃短了,收拾的干净利索,装扮和女孩很配。
  女孩一愣,但这个时候总不能说那是前任吧,现任面前站着前任,场面难以收拾,只能随口说道:“小时候的朋友,不熟,见面了说几句话。”
  “哎呀,可惜了,我还想让你给我引荐引荐,过来晚了,人家已经走了。”
  女孩神情不解:“这有什么好引荐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