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末世流浪者之流浪者诞生 > 第一百九十七章、留下的“遗言”

第一百九十七章、留下的“遗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安置中心之中,自从李洛玄失踪之后,房有朋就变得有些神经大条起来,有事没事的时候就会去周围城郊寻找李洛玄,但是最后的结果要么是无功而返,要么就是被战戈给抓回来。月间奈留倒是不耐烦房有朋这样子,毕竟爱惜手足不算什么坏脾气;对于战戈而言,这个小子怎么这么像年轻的自己啊?!
  
      “哎哟!”房有朋就像一个小孩似的,被战戈扔在沙发上,战戈双手打结道:“你给我好好的带着——”
  
      “哎哟……哎哟……”房有朋可以说是被摔的不轻,月间奈留将他扶起来好好坐,便将目光瞄向了自己的父亲,责备道:“父亲,你脾气那么大干什么?有朋性格向来视兄弟如手足,这有什么错?!他只不过是担心洛玄哥哥(奈留改口音是因为那次洛玄将她认定为自己的妹妹)的安全而已,你也不至于那么动粗吧——”
  
      “视兄弟如手足,那就视女人如衣服。他可是你的未婚夫,别忘了你自己是什么情况,瞎胡来……后果那就是丢了性命!”战戈骂道。
  
      “视兄弟如手足,难道就一定视女人如衣服吗?父亲,你的见解实在是太狭隘了,你这句话放在洛玄哥哥身上就毫无道理可言,洛玄哥哥视有朋为手足,虽然冥香缘背叛他了,但是他依旧爱着她。这样,你怎么说?!”月间奈留很是护着房有朋,她狠狠地瞪着战戈。
  
      战戈本来就是个怕老婆的,天晓得,月见清子偏偏将月见奈留生得和自己一模一样,如果她还活着,这母女俩要是站在自己面前,那还真不一定分得出来她们谁是谁。
  
      战戈放下一句话转身离开:“你好自为之就好!”
  
      回到自己的房间时,战戈开始回忆起李洛玄对自己说的话:
  
      李洛玄:“战戈大叔,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
  
      战戈:“你要去哪?”
  
      李洛玄:“去变得更强,但是在这期间,我希望你能帮我。”
  
      战戈:“帮你?”
  
      李洛玄:“有朋的性格实在是像极了年轻的你,我怕离开我的束缚,他就要犯浑。”
  
      战戈:“你的意思是……”
  
      李洛玄:“房有朋变面上看起来吃硬不吃软,但是了解他的人无论软硬都能制服他。我不在的时候,你和奈留就要对他软硬兼施。”
  
      战戈:“告诉我你要怎么做?”
  
      李洛玄:“很简单,有朋做事大条:如果他做错,你没看到就眼不见为净,耳不听为虚,看到了,就要大骂一番;如果他做对了,你也不去理会,见到了也不要夸奖他,一夸他她就像上天。”
  
      战戈:“可是这样,奈留就越会跟有朋站在一边,替他说话,我再厉害也不可能以二敌一啊……”
  
      李洛玄:“不,这样反倒更加加注二人相互的羁绊心,奈留是一个睿智的女孩,他们两口子是一个相互互补的整体,房有朋纵使再厉害,他在奈留面前还是会服软。奈留会看大局,虽然不满你,但是她还是会阻止房有朋的。”
  
      战戈:“你布这个局,究竟是为什么?”
  
      李洛玄:“一是为了尽快出掉泰莱斯特,它一天还活着,安全城就一天不能安全;二是为了让有朋拥有独当一面的性格,都说他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在我不在的时候,我需要他能够自己一人好好保护奈留,以至于我不会分神,惨遭腹背受敌。”
  
      想到这里,战戈不禁叹了一口气:洛玄啊洛玄,你还真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啊……
  
      “奈留,你说我关心兄弟有错吗?!”楼下,房有朋十分不满地抱怨着,月见奈留坐在一旁说道:“你没错,但是你的行为却错了。”
  
      “错了?我怎么错了?”房有朋十分不解道。
  
      “你想想看,对付洛玄哥哥最好的办法就是打击要害,现如今,我们两个都在我父亲的保护之下,德雷克没胆子收拾我们;而且这个地方位于联盟军重点防守,没人敢进来找麻烦;洛玄哥哥的孩子还在这里呢,试问有谁能抓揍她?”月见奈留一点一点说给房有朋听,“洛玄哥哥的本事出神入化,他能被抓,只怕是他自愿,如果他不愿,那还真没人能抓住他,这点你就放心吧。”
  
      “可是,要知道我一想起当年那次学院对战赛,我就怎么也放心不下洛玄,我这兄弟,可是为了我们自己都没能顾得上自己,就连自己的家也……”说到这里,房有朋十分难过地看着摇篮之中的李洛曦。
  
      李洛曦此时正安安静静地睡着,她的嘴角微微翘着看着似乎做着好梦,她的微笑灿烂的像阳光一般,如同她的名字——李洛曦,晨曦中的女神。
  
      月见奈留轻轻摇了摇摇篮:“所以说啊,洛玄哥哥无论怎样都不会害我们的不是吗?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好好配合他呢?现在冥香缘操纵者泰莱斯特,对我们虎视眈眈,我们不能不小心啊……”
  
      “说起冥香缘我就来气,洛玄到底是哪一点对不起她了?在城门上,毫无廉耻地和凡云耿干那种事情?!现在想起来,我还能看到洛玄那时候不知道有多难过,但是,他却还要打烂了牙齿往肚子里咽,不能让对方看出自己的软弱。”房有朋说起冥香缘就愤愤不平,但是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话完全被月见奈留带着转。
  
      月见奈留将双手放在胸口:“我是不敢相信,那个时候冥香缘完全不顾晨曦的安全,拿她和乔媛做人质。”
  
      “放心好了。”就在月见奈留感觉到十分不安的时候,房有朋将自己紧紧搂在怀中,“我已经失去过你一次了,这次,我不会再让你从我身边溜走了……”
  
      “嗯。”靠着房有朋,虽然这些话听着十分肉麻,但是恋人之间总是能在这些话中找出一丝丝的甜蜜。月见奈留心中仿佛吃了蜜一般,整个人沉浸在其中。
  
      “哟哟哟,辣眼睛辣眼睛……我原本就是想过来给晨曦喂奶的,以前是洛玄和香缘就算了,怎么他们之后就轮到你们了。”这个时候,乔媛打趣着二人走了进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