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十九节 年底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十九节 年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戈静那里出来之后,赵国栋就想找个地方好好冷静一下自己。
  
      虽然二月的京城寒意逼人,但是赵国栋还是觉得温度不够低,这个时候他很想站在某个山巅,让山风使劲儿的冰冻自己的头脑,而当热血沸腾的时候,自己也可以毫无顾忌的通过嘶吼怒叫来宣泄内心的滚烫。
  
      即便只是一种可能,也足以让赵国栋全身热血激荡起来了,戈静的一番话竟然在自己面前展现出一条前所未有的大道。或许这条大道充满荆棘,或许这条达到陷阱遍地,但是至少这是一条大道,一条可以看得到前方希望和目标的大道,足以让自己为之披荆斩棘奋斗终生的大道,为官者所为何,不就是求一个宏愿得偿,实现自我抱负么?
  
      在发改委前期的确不太顺心,但是现在自己已经上道,即便是曾权军对于自己的一些看法也逐渐接受,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地位也日渐提升,这从童立国的心态变化都可以略见一斑。自己分管的这几项工作,短短一年间,也拿出了几件值得夸赞的事情来,至少可以让上边领导和下边老百姓都能看得见摸得着。
  
      化肥产业走出去,化肥价格降下来,这一点有目共睹;钢铁产业整合,有骂娘的,有拍手赞叹的,有唏嘘感慨的,但是谁也无法否认,这一步必须要走出去。
  
      小高炉的清理压缩初见成效,虽然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还漫长,但至少已经不像是以往那样走过场。
  
      赵国栋省里边约定的条件的就是,彻底清理关闭的确有困难的可以暂缓,但是环境问题严重的必须要关闭,关闭了就绝对不能再重开,而也绝不允许新建同类企业,必须要做到这三点,这也是赵国栋和各省领导以书面形式形成了约束,就凭这个东西来问责。
  
      你要想一棒子打死不现实,那么不如退而求其次,现实一点,先阻断新上的可能,在重点把环境问题严重的彻底关死,防止重开,做到这三点,赵国栋觉得已经很难得,但是如果努力却能做到,所以他宁肯在政策上松一扣,但是却要兑现逗硬。
  
      在这一点上也赢得了曾权军和各省的一致赞同,曾权军和各省似乎都有些担心赵国栋钻牛角尖,非要在这个问题上较真,那样不但会恶化和地方上的关系,而且效果也不会好,这样先说断,后不乱,哪个省如果真的出了问题,发改委祭起尚方宝剑,他们挨了斩也是与人无怨。
  
      或许是自己在发改委的表现很符合领导的意图,或许是中央意识到干部年轻化的紧迫步伐,加紧培养能够挑起大梁的一批年轻领导干部?
  
      总之,自己是入围了,入围虽然未必就一定可以脱颖而出,但是至少也算是星光灿烂中的一颗吧。
  
      “去香山。”赵国栋坐在车上沉思良久,这才突兀的道。
  
      司机老吴和欧阳锦华都吃了一惊,没有吱声,老吴瞅了一眼欧阳锦华,启动车,缓缓驶出。
  
      “算了,老吴,就这样开车在街上绕两圈吧,我想想事情。”赵国栋看了看天色,这才意识到这已经是七点过了,天色早已经黑透了,“然后再找个地方吃饭。”
  
      有些事情不能对人言也实在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痛苦,赵国栋很想找个人倾诉一下,但是放眼望去,似乎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刘若彤本来是最合适的,但是这都是年边上了,他们上合组织秘书处一行人却又去了博鳌,据说俄罗斯一行同行来华进行交流,赵国栋感觉可能是情报方面的交流合作,所以才会避开了京里而去了除了论坛开会时喧嚣一时平时相当冷清的博鳌。
  
      瞿韵白也是一个合适的对象,对于瞿韵白赵国栋不需要有任何忌讳,但是瞿韵白现在工作很忙,而且相隔数千里,委实不太方便,这也使得他很有点拔剑四顾心茫然的感觉。
  
      年边上的中心工作不算多,但是事儿琐碎繁杂,千头万绪,你都得梳理着,好在下边五个司局和联系自己的副秘书长都是老手,所以也让赵国栋省心不少。
  
      各省这年前来委里边走动的事情免不了,会议、总结、酒局、饭局能从年前排到年后中午晚上轮上好几轮,这种事情赵国栋司空见惯,拟了个原则交给欧阳锦华来安排,凡是企业的邀请,会议可以到,讲话简短,但不吃饭;凡是各省里来的,如果有副省长以上的领导参加,原则上要去参加,尽可能不碰车,如果实在安排不过来,可以考虑定在一个酒店或者挨得比较近的区域里,这样方便串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