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十五节 《对话》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十五节 《对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国栋,自己好好掂量一下吧,委里边考虑了一下,觉得回避媒体不是办法,也需要正面回应媒体的一些问题,所以委里边同意接受央视经济频道的采访,央视经济频道《对话》节目可能要在近期邀请你作为本期嘉宾,届时你可能要央视演播室里坐上一个小时啊。”曾权军笑吟吟的道。
  
      赵国栋没想到“打击”来得如此之快,居然要让自己在央视的演播室里坐上一个小时,而且是《对话》节目,这让他顿时头大如斗。
  
      “曾主任,这恐怕应该是您去上台才好吧,我担心有些问题怕是太过犀利,难以回答啊。”赵国栋苦笑着道。
  
      他知道既然是从曾权军嘴里冒出来的话,只怕要让对方收回去,很难,而且多半是曾权军也请示了上边,否则无论是自己还是曾权军本人要去贸然接受这样的现场采访,尤其是近期经济领域风起云涌,涉及很多热点事件,弄不好都得要在这个对话栏目里给抖落出来,张口结舌不行,信口开河也不行,这其中的分寸可不好拿捏。
  
      “我也知道这一台不好站,但是我们却不得不站,而且只能你去站。”曾权军正色道:“《对话》栏目主持人小陈已经来和我们委里边前期进行了沟通,可能很快就要来单独和你交流沟通,这边估计问题可能不是很大,但是因为台下还有很多应邀而来的观众,他们可能也会有一些问题要问,这方面你倒是需要好好准备。”
  
      “曾主任,我知道,但是有些太过敏感的问题,我怕不好回答啊,说一两句诸如无可奉告或者不加评论这一类的外交台词行,可不能每个问题都有这些语言来吧,我估摸着人家栏目也不能答应,就像您说的,坐在上边,主持人那边好打发,可台下关注怎么办?谁能控制得住他们嘴巴?问了问题,你总不能支支吾吾,或者顾左右而言他吧?”赵国栋颇觉烫手。
  
      “嗯,国栋,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所以咱们得预先商量一下,或者说先来预习一下,划定一个范围,然后就近期涉及咱们委里边的一些工作话题来探讨或者琢磨一下,一旦问及这些方面的问题,你应该怎么回答,或者说怎么应对。”曾权军也知道这个活儿不好接,但是上边的意思是肯定要正面回应媒体,而且要以一种老百姓喜闻乐见而又宣传力度足够的方式来,《对话》栏目应该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曾主任,我们事先划定好的范围当然没问题,但是如果在现场有些超出我们确定的范围呢,或者有涉及具体事项问题的呢?”赵国栋吸了一口气,咧着嘴道。
  
      “国栋,这件事情我已经向钱越副总理汇报过了,他的意见很明确,大胆的回应民众的问题,即便是略略有些出格问题也不大,而且钱副总理对你的急智也很信任,认为你越是处于特定状态下,就发挥得越好,这件事情我看你就不要再思前顾后了,我们还是来商定一下具体要涉及的哪些方面的问题,好好琢磨一下该怎么回答更尽善尽美吧。”曾权军笑了笑:“国栋,用得着那么紧张么?又不是现场直播,也需要一个彩排过程。”
  
      “也是,不过曾主任,即便不是现场直播,我觉得有些话题依然很为难,我就担心台下观众们真的问出太多犀利的问题,我不好作答,给人感觉就像是刻意回避。”赵国栋耸耸肩。
  
      “国栋,我不是说了么?钱副总理的意思是可以适当大胆一些,尺度上把握你自己琢磨,另外我觉得你也可以艺术化的处理方式,比如可以多用一些个人看法,个人理解,个人觉得,等等类似于各人观点态度的语言,这样可以在一旦出现问题之后也有圆转余地。”曾权军也知道有些问题临场不太好掌握,你也很难说主持人和观众会不会完全按照你的意图来提问。
  
      苏觉华回到家中时已经是晚上九点过了,洗了个澡,消除了不少疲倦,对于他来说,已经谈不上什么星期六星期天了,真正成了一切服从工作需要。
  
      坐在沙发上,今天是星期天,十点钟有《对话》栏目,这是一个苏觉华比较喜欢的节目,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他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观看这个节目度过这几十分钟。
  
      看了看表,已经是十点过五分了,苏觉华把电视频道调整到经济频道,电视画面里看样子是在播放一部短片,苏觉华看了看,应该是概述民营经济发展历程的。
  
      他想了起来,傅泉和自己提及过,央视《对话》栏目做了一期节目,叫做《借我一双慧眼——对话发改委》,嘉宾据说最初邀请的是曾权军,但是最后却让赵国栋上了栏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