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十一节 标杆

第十九卷 中流击水 第十一节 标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国栋搁下手中筷子,很诚恳的道:“柳哥,现在还没有什么其他打算,我想中央把我搁在发改委,总得让我在这里干上两三年吧?不能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我就是适应能力再强,那也受不了啊。”
  
      “那是,任何工作都得有个熟悉过程,不过有些时候个人却需要服从整体。”柳道源琢磨着言语。
  
      赵国栋在发改委这几炮都打响了,化肥进口权这一改革举措在全国也震动不小,但是比起钢铁产业整合来说只能算是牛刀小试,钢铁产业整合从2004年开始中央就一直在推动,但是2005年也只有鞍本钢铁这个架子搭起来,但并没有真正成为值得学习的典型,一直到赵国栋出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之后才算是真正把这项工作抓了起来,当然这也和中央下了大决心有关,实际具体***作中依然有相当多的问题和困难,但赵国栋也是咬着牙关顶着压力把这个硬骨头给啃了下来。
  
      苏觉华对赵国栋的表现赞不绝口,言外之意也是很明确,这是一个可造之材,值得培养。
  
      明年下半年***就要召开,这将是一个决定中国命运的历史性会议,***精英们将汇聚一堂在这里决定中国未来几年的发展方向,柳道源不确定苏觉华想要表达一个什么意思,但是有一点很肯定,赵国栋在这两项工作上的表现相当优异,赢得了中央的肯定和认同,这对于一个甫入发改委不久的年轻干部来说不容易。
  
      柳道源的话让赵国栋一惊,“柳哥,你好像话里有话啊。”
  
      “国栋明年就是***召开了,去年的微调不过是工作上的一些调整,原本你是没有列入调整人选的,但是后来却又把你从滇南调到了发改委,我估计中央也是有意图的。”柳道源也不给赵国栋打哑谜绕圈子,径直道:“中央希望你能多在不同的部门工作锻炼,提升你全面适应各项工作的能力,这一点难道你就没有感觉到?”
  
      赵国栋沉吟不语,说实话,他也有些奇怪,从宁陵走虽然略显突然,比他自己预计时间提前了半年到一年,他原本以为他还会在宁陵市委***任上干到05年初,最迟也该在04年下半年,没想到三月份就调整了,但也算正常,但是一动却让自己去滇南担任省委组织部长,这有些出乎自己的意料。
  
      他一直以为自己可能会是到某个经济较为发达省份干个常委副省长或者省会市的市委***,或者到某个经济较差的省里担任常务副省长的可能性也比较大,毕竟自己擅长的是经济工作。
  
      说实话他以为自己到昆州或者长沙担任市委***可能性最大,甚至也憧憬规划过,没想到最后的结果却是滇南省委组织部长。
  
      一年组织部长工作让他受益良多,也让他很快就忘记了当初自己的一些疑惑,而是全心全意扑到工作中去了,但是当滇南人事调整基本结束,***格局日趋明朗化时,自己却又被调离了组织部长这个岗位,到了国家发改委,这真是有点让他兴奋之余也有些郁闷。
  
      适应一个岗位不容易,尤其是在当时滇南处于比较特殊的政情下,他没少花心思来打开工作局面,但是上边调整总是来得这样突兀,根本就没有给自己多少思考余地,一些工作思路刚刚形成,就只有搁下交给下一任了。
  
      当然到国家发改委他内心还是相当高兴的,毕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和滇南省委组织部长虽然都是副部级干部,但在实际分量上还是有明显差距的,到国家发改委所能接触的东西也不是地方上当个领导所能比拟的。
  
      可以说到国家发改委搞上一段时间,眼界胸襟和看待问题的思维角度都不一样,以往你的视野更多的停留于一个省,顶多也就是在国内,而在国家发改委你首先需要考虑的就是整个国家的产业发展,同样需要考虑国际因素可能给每项工作带来的影响。
  
      今天柳道源突然提出这个问题来,让赵国栋不由得琢磨中央这样把自己在两三年之内连续调整位置,如果真如柳道源所说是有针对性的,那么意义就非同寻常了,想到这儿赵国栋一颗心就禁不住噗噗猛跳起来。
  
      “怎么,难道说你就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柳道源也有些讶异,照理说像赵国栋这样聪明的脑瓜子不会想不到这个问题吧?难道真以为中央这样频繁的调整仅仅就是工作需要这么简单,还是觉得自己运气好,正好碰上发改委里边需要这样一个角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