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九十节 京里 感谢!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九十节 京里 感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接下来的话题就要轻松许多了,赵国栋问及阮岱青现在的工作情况,阮岱青也简单介绍了一下青联的主要工作。
  
      赵国栋对于这方面工作并不熟悉,更多的还是停留于读书时代共青团的工作,而即便是他在担任宁陵市委书记期间,也并没有花太多心思在共青团工作上,这让他也意识到自己也许是出于个人喜好原因而忽略了某些方面的工作。
  
      赵国栋也问及了萧致远的情况,作为老同学关心一下也很正常,阮岱青也不知道萧致远还是赵国栋的同学,不过精明若斯的她感觉得到赵国栋和萧致远之间关系并不密切,从询问的口吻中就能觉察出来,所以也只评价了一句,一个很精明的人。
  
      一般说来精明都多半是和能干两个词儿合二为一的,如果分开使用的话,就会产生许多歧义。
  
      阮岱青不多评价其实也就代表了一种看法,再来上这么一句很精明,其中味道也就悠长了,赵国栋也不想多问,萧致远的性情他也大略了解,绝非名字中所说的那种宁静以致远,当然求上进是好事,但是过犹不及,尤其是给领导形成一个印象,那就不妙了。
  
      白一鸣可能会在年底改任湘省省会市委书记,阮岱青和赵国栋都为白一鸣感到高兴,虽然白一鸣本人其实倾向于继续干分管工业交通的副省长,但是省会市委书记对于长期在条条上工作的他来说无疑是一个挑战和磨砺,就他自己来说也是一个难得的机遇,赵国栋和阮岱青都觉得白一鸣应该把握住这个机会,在这个位置上一展自己自己政治抱负和才华。
  
      阮岱青也问及了周登高的情况,赵国栋也简单介绍了一下周登高目前分管的工作和情况。
  
      周登高在滇南政治格局中一直保持着比较超然的态度,说超然有些谀赞的味道,实际上很多人更认为他既不可能和本土派干部融为一体,但是又没有能够受到蔡正阳的认同,所以才会有这样尴尬的定位。
  
      赵国栋不完全认同这种看法,周登高的性格他还是有所了解的,性格执拗,说他和本土派干部走不拢这是事实,但是你要说蔡正阳对他不感冒则有些似是而非了。
  
      蔡正阳对于周登高的工作态度和思路还是比较认可的,但是对于周登高似乎刻意想要独立于滇南政治局面之外的态度却很有些轻看,他可以不在乎你周登高支持什么人的观点态度,只要是对事不对人,但是如果你事事都想要置身事外,那就说明你这个人不值得委以重任。
  
      在这一点上,赵国栋也替周登高解释过,周登高的性格并非如此,而省政府那边特殊的环境氛围下让他不得不如此,在一个既不愿意随波逐流,也不愿意自寻打压的环境下,保持相对独立超然的回避态度,赵国栋觉得这也是可以接受的,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像一个斗士一般,要把一切坚持到底,而杨彪出任常委副省长之后,这种情形已经有所改观,蔡正阳勉强接受了这种解释,但是还是有点要以观后效的意思在里边。
  
      赵国栋能做到的也仅止于此,周登高也是一个倔性子,在这一点上有些和王烈相像,不会因为哪位领导对他有什么看法而轻易改变自己做人的原则,在这个时代里,有这种风骨的人并不多见了,赵国栋还真有些欣赏敬佩这种人,哪怕和自己观点不一致,与自己也并不相投,但是这种人至少值得尊重。
  
      赵国栋在京里呆了足足一个星期,前三四天忙昆文高速公路的事情,后两三天则主要是拜访一些需要拜访和接触的领导朋友,这其实也是一项工作,没准儿在今后的工作中你就会在这样不断积累的情谊中受益匪浅。
  
      人是感情动物,个人感情印象不能代替原则,但是在原则范围之内呢,同等条件下谁都愿意信任自己熟悉的了解的和给自己留下好印象的人,一个陌生人始终无论怎样都更像是一个空洞的名字,而熟悉者则是一个个鲜活的形象,你会选择谁?答案很简单。
  
      所以赵国栋一直很注意这一点,无论是昔日的老领导老同事老朋友,只要有机会,他都会抓住时间去拜访,哪怕只是聊一会儿天,喝一顿茶,或者吃一顿饭,总能保持和拉近双方的距离,这要比打个电话发个短信或者逢年过节寄一封明信片贺卡要有用得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