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七十九节 关键是要稳定

第十七卷 谁持彩练当空舞 第七十九节 关键是要稳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国栋在获知杨明举主动到省纪委说明情况时就知道自己在这中间的判断还是出了一些偏差。
  
      杨明举敢于到省纪委说清楚问题,自然也就有几分底气,不知道是不是张保国在里边给他出了主意。但是想一想也不可能,省纪委这样大的动作,不管谁出主意,只要屁股下边夹着屎,那都是抖落不干净的,也就是说杨明举这一招以进为退是建立在大问题都出在辜英海身上,他不过就是分担些一般的领导责任罢了,何况辜英海是市委***,真正要负领导责任,那辜英海也要重得多。
  
      如果辜英海在贪腐问题上落马,那么所谓领导责任也就无足挂齿了,杨明举大可将一切都推到辜英海身上,只要他杨明举在廉洁自律上说得起硬话。
  
      省纪委对朱廷东的双规意味着陶系在曲州的另一重要人物也不可避免的卷入了这桩贪腐案件中,怕就怕这桩案子越纠缠越复杂,卷进来的人也会越来越多,这恐怕就不符合蔡正阳的初衷了。
  
      赵国栋很想问一问纪委那边,曲州市委市府究竟有多少人被卷了进去,他只知道周应宝这个大嘴巴一进了省纪委的双规点就彻底瘫了,张开嘴巴就开始狂吐不休,究竟攀咬到了多少人,他现在也不清楚。
  
      这也很正常,这些家伙别看一个个在人前官架子十足,颐指气使的味道隔着两条街都能嗅得到,但是真正见了真纲,立马就是烂泥一滩,任你为所欲为。
  
      省纪委亲自点杀他,加上还有那个刘道田作为引子,周应宝估摸着自己这一次怕是没有人能保得了他了,联想到天宝大酒店背后的种种腌臜事儿,没准儿人家就是冲着自己背后的这一头老虎来的,只是自己很不幸的被选着了第一个开刀者。
  
      第一个也有第一个的好处,周应宝知道自己烂污事儿多,自己一倒,估计啥问题都要翻出来,想一想自己家里柜子暗格里的东西,老婆那人是个经不起搞整的,只怕纪委人一到就要瘫在地上一五一十说个清楚,那么现在只有“毫不留情毫不犹豫”的检举揭发他人才能保自己一命了。
  
      这个时候啥同僚上司情谊,啥铁杆哥们义气,那都早就抛在脑后了,这个时候周应宝能想到的就是怎么能够把自己能回忆起来的一切都回忆起来,一股脑儿的都向专案组交待清楚,恨不能把所有有点瓜葛的人都能拉进来,这种心态实在太普遍了,我栽了,你还能坐得安稳?别做梦了,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儿?!我过不好,大家都别想好!
  
      周应宝的这种表现正中省纪委一帮人下怀,他们就怕周应宝咬着不吐硬扛,这样虽然到后来一样会撬开他的嘴巴,但是却有可能失去战机,一些大鱼没准儿就能有思想准备,该擦拭该订立攻守同盟的就先干了,弄得你后来再要想打开局面就要多费几倍心思精力了。
  
      杨明举的动作有没有张保国的授意不好说,但是现在杨明举的动作却有可能让曲州局面不至于彻底坍塌沦陷,这也许对省委也是一个安慰奖。
  
      曲州班子全面沦陷这种情况也是蔡正阳极不愿意见到的,这种窝案大案对于省委的威信同样有负面影响,洪洞县内无好人这种印象也很容易让人质疑省委在用人上的失职,虽然这几名干部都不是蔡正阳任上提拔起来的,但是你担任省委***也是两年多三年时间了,为什么会没有任何觉察,非要到沸反盈天的境地你才如梦初醒?
  
      现在再来反省检点这些都是后事了,赵国栋知道自己现在的任务是尽快把曲州可能面临的班子垮塌之后需要解决的架构人选问题确定下来。
  
      先前的曲州市委报上来的人选只能彻底作废,杨明举暂时不考虑他,但是辜英海和朱廷东身陷囹圄基本上没有什么悬念了,现在就要马上确定新班长和市委副***这两个关键人选。
  
      田永泰和纪紫兰走进赵国栋办公室时就嗅到了一丝浓郁的紧张味道,赵国栋极少有这样的气色,平常上班都是精神抖擞,但是今天,眼睛里有一抹血丝,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搁在案桌上的东西也是杂乱无章,不知道段自立这个秘书是怎么搞的,看见这副情形,田永泰没来由一阵火起,这个段自立究竟在当什么秘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