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一百一十一节 动容,动情

第十六卷 雄姿英发 第一百一十一节 动容,动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一十一节动容,动情
  
      应东流的居所也在水井巷深处,只不过水井巷也是一条通透的小巷,林荫蔽路,你要区分哪一段是前段,哪一段是后段倒不好区分。
  
      长不过三百来米的小巷,却颇有些曲折,一个类似于幅度偏大的s形形状,南边连接花城路,北边接通顺城街,东面是省建筑设计院的红色高墙,只有西面这一顺才是真正的常委区,十八个门户一致小院落就构成了一副幽静雅致的所在。
  
      所谓十八个常委院也并非住的全是常委们,常委们也不是都住在这个区域,但是像两个主要领导是肯定住在这里的,而这几年里安原省委副***基本上都是外地调来的,所以不管是燕然天还是苗振中都住在这里,现任的几个常委里,除了杨劲光依然住在原来大学教师宿舍里,其他基本上都住在这里,倒是像巴坚强、赵国栋这种新晋常委却都没有要住进这一块的想法。
  
      不过十八个院落里始终有三四个院落空闲着,这大概也是省机关事务局特意保留下来的,以便于万一常委们调整,老常委尚未搬出去,而新任常委又已经来了,不好腾挪,这也是机关事务局的领导们长久保留下来的习惯。
  
      刘若彤挽着赵国栋的手一拐弯走进这个小巷时,也还是抱着一份好奇心的。这里就是安原一省的权力中枢区域,虽然不是公共权力机关,但是有很多时候的决策却是在这个区域里安枕的人们做出的。
  
      一如侯门深似海,这侯门起步阶段大概就要算是这一处所在了。
  
      刘若彤知道自己作为赵国栋的内助,日后免不了也就要出席一些场合了,之前没有多少精力关注接触这些,但是并不代表她对这些一无所知。
  
      省委***的家门槛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登的,就算是常委们有资格登门,但是事实上很多一直共事多年你却未必能踏入这门槛一步。
  
      就像下边的地市***市长和常委们一样,也许可以在一桌子吃饭无数次,但是你却未必知晓领导的家人是什么样,身体状况怎么样,在干什么,这就是距离,也许终其一生你未必能突破这层距离。
  
      记忆中在自己上司中,赵国栋并没有登过谁家门,原来的蔡正阳不算,而韩度呢,更多是因为另外一层因素而登门,像任为峰、杨劲光这些关系虽然相当密切,但是似乎已经习惯于在办公室或者公共场合上来交流思想,家里这个概念似乎很遥远了。
  
      敲响那扇厚重古朴的木门,很快就有人来打开门,精悍警惕的表情和眼神,一看就知道便衣武警,在两位主要领导家门处都配备有内卫武警,一般说来省委***的门槛是鲜有人登门的,除非领导家人。
  
      这条街街口设有岗亭,24小时有人值班,监控摄像头也随时关注这并不算长的距离,但是并不禁止人车通行,只是巡逻力度很大,一般人你是无法在这条小巷里逗留的。
  
      “谁啊?”一个略显沉静的中年妇女声音。
  
      “江姐,是我,赵国栋。”应东流的夫人姓江,是一名教师,现在在安原师范大学工作,也是跟随应东流工作调动而来,赵国栋见过一面,那是省委常委班子在内部小团拜时才算是认识。
  
      “哦,小赵啊,快请进,东流,客人来了,这是小刘吧,快请进!”江姐和应东流脸型有些相似,都偏瘦,个头倒是挺高,人也挺热情。
  
      小院和韩度所在的小院规格形式都是一模一样,只是应东流所居的小院里显得更简单一些,没有啥花花草草,就是一池子假山,里边几条红尾锦鲤在里边悠闲的游荡着。
  
      “哟,国栋,小刘,来了?进来吧,怎么这么生分?”应东流看来正在挥毫,手中的墨笔正饱蘸墨汁。
  
      “应***,写春联还是咋的?日子都过了吧?”赵国栋笑着进屋。
  
      “嗯,就是写了几幅春联,就得三天不练手生了,所以借着春节这几天放假练练,别日后退休了,这笔字也就拣不起来了。”应东流搁下狼毫,擦擦手,“走,里边坐。”
  
      刘若彤也是个乖觉人儿,不动声色的就到了厨房里帮着打下手,寻找着话题,江姐是教历史的,刘若彤在这方面知识面也不窄,所以几句话从这春节习俗,便拉扯开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