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八十一节 为官一时,做人一世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八十一节 为官一时,做人一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八十一节为官一时,做人一世
  
      蔡正阳略略有些醉意,赵国栋鲜有看到蔡正阳喝了这么多酒,他一直陪着蔡正阳,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可是蔡正阳并无意回家休息,他也只得陪着。
  
      几个军官离开时都和他留下了联系方式,显然他们对赵国栋印象都很不错,希望日后能够有更多的机会就这些问题进行交流,赵国栋也很愉快的接受了他们的邀请,在合适时候一起再聚一聚。
  
      “你小子是错有错着,今天的表现很好,建邦副总理对你印象很深,认为你的眼光和远见超过了一般人,我也沾着你受了表扬,说我慧眼识才。”蔡正阳心情很好,陆建邦不轻易嘉许人,但是一旦开口,那就说明他是记挂在了心上。
  
      “蔡哥,就凭我这两刷子也能入陆副总理的法眼?”赵国栋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有时候也叫蔡正阳蔡哥,“是不是陆副总理看到你的面子上顺口敷衍了两句夸赞话啊?”
  
      “哼,建邦副总理没有这种习惯,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不过你小子也别翘尾巴,你今天的发言可有些跑题,幸好你小子选取的观点还算是能吸引人,把大家给忽悠过去了。”
  
      蔡正阳瞪了赵国栋一眼,赵国栋一阵心虚,赶紧替蔡正阳送上茶杯,“蔡哥,本来就是一个自由发表观点的论坛,我也就是放得敞了一些,也不算跑题。”
  
      “行了,我不多说你,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做啥事儿也得有个分寸,今天也算是一个机缘,建邦副总理本来不一定要来的,一来却又听到你的发言和你后来的观点,颇合他胃口,算是留下个印象了。”蔡正阳有些感叹,“有些人你就是在领导面前呆上一年半载也未必能给领导留下一个印象,你小子可倒好,一来就成了。”
  
      “蔡哥,印象不印象的,对我来说无关紧要,是金子,哪里都会闪光不是?”赵国栋瞅着蔡正阳心情挺好,也就开起了玩笑,“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您能发掘出我来,那在陆副总理眼中不就更显不一样了?”
  
      “你小子,说你胖你就喘上了。”蔡正阳难得的笑起来了,有些感慨的道:“国栋,不要小看这个印象,现在也许你不觉得有啥,没准儿日后就是领导不经意间一句话就能让你少奋斗几年呢。”
  
      赵国栋知道这其中的奥妙,陆副总理作为政治局委员兼副总理,一直有传言他可能在明年党的**极有可能还要更进一步进入政治局常委,至于担当什么角色却没有人能预测,只是高层的人事变化很微妙,你所期望的或者说你所预测的,甚至是媒体断言的,在最后没有揭开谜底之前都是虚幻。
  
      当然在党和国家领导人产生之前,还是有一些迹象征兆来表示哪位领导会进入最高层面,这有赖于国内各方面政治力量综合平衡整合,来确保政治局面的平稳运行。
  
      洪总理在下一届应该要退下来,作为坚定的国退民进支持者,洪总理在推进被效率低下和亏损所困扰的国企改革和中国加入wto的进程中激流勇进,取得了令世界震撼的成就,但是国企改革导致的职工分流下岗带来的阵痛也引起了一些争论,他的某些观点在党内部分人眼中显得有些过激操切。
  
      在这部分人看来改革进程应该要循序渐进,推进体制改革的同时也要考虑到中国这个特殊国情下的社会承受力,主张国家经济不宜太快和不加分类的退出市场,认为退出需要根据情况分阶段逐步退出,同时应该在一些关系国计民生的行业中加强国有经济的垄断地位。
  
      按照中国国内政治气候主张的中庸和兼容并蓄的原则,党内对于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个主题下一直允许有不同意见,求同存异和民主集中原则在高层中也能够得到体现,只是在某一阶段某一时期某些观点更占上风更能赢得主流支持而已。
  
      赵国栋知道自己这个层次还不需要去考虑太多,但是像蔡正阳这个层次就不能不考虑许多因素了,当然在他们这个层次,坚持自己固有理念是基本准则,这个层次上再来搞政治投机毫无意义,只会被所有人摒弃,当然这也并不代表你坚持原则就不需要讲求政治艺术,如果能够赢得一个未来的政治局常委的认同,无疑对蔡正阳下一步的发展有莫大的裨益。
  
      瞿韵白轻轻叹了一口气,看了看试纸,发了一会儿神,这才把试纸丢尽垃圾筐里。
  
      这都是在王朝饭店那晚惹的祸,没想到去年一年多时间里也都没有刻意避孕,现在却会在国栋调到京里去之后这么春风一度就会中标了。
  
      那是瞿韵白到京里办事时,久违的两人自然是缠绵难舍,谁也没有在意,也许是分隔太久,也许是激情爆发,总之就这么一遭就有了。
  
      事实上她有些感觉,月经没有按时来,加上**有些发胀,这些都是以前从未有过的现象,现在用试纸一查,果然她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好在她已经在半年前就取得了香港永久居留权,倒也不至于这个时候手忙脚乱,只是这事儿得必须让赵国栋尽快知晓。
  
      一直到知晓自己怀孕的前一刻瞿韵白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做好了做母亲的各种准备,但是当她知晓了自己腹中孕育了一个小生命之后,胸中涌起的无限情怀竟然让她有一种迫不及待想要将孩子生下来的冲动。
  
      赵国栋说过希望和自己有一个孩子,虽然他无法光明正大的作一个父亲,但是他希望能够有一个孩子能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一个除了事业工作之外的希望和寄托,瞿韵白很感动,但她也同样清楚这中间有相当的风险。
  
      自己和赵国栋之间的关系虽然没有几个人知晓,但是天孚集团高层几个人却是知晓的,尤其是如果要有心人要追根溯源,就可以查得到自己在天孚的股份是来源于赵孚望的赠予,当然在开曼群岛注册的特殊目的公司经过一系列的操作会很好的掩盖这一切,但并非天衣无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