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四十六节 排位序列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四十六节 排位序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省政府第三会议室位于省政府东楼二楼,这是一个中型会议室,足以容纳一百余人。
  
      深色的烤漆桌椅排列得整整齐齐,主席台上的铭牌在柔和的灯光下闪耀着华丽的光泽,一盆盆鲜嫩欲滴的绿色盆栽沿着主席台前端摆设得有条不紊,透露出来的盎然生机,让人们被午后炎炎夏日弄得有些昏昏欲睡的精神顿时提振了许多。
  
      赵国栋到会议室时,会议室里已经零零落落有了十来人,大多都是距离安都较远的地市干部。
  
      全省第二季度经济工作通报分析会惯例是由各地市市长以及市计划发展委员会、市经委、市财政局主要领导参加,参加会议的还有省级有关部门单位,包括四大国有商业银行行长在内主要金融机构负责人,以及中央驻省有关单位和央属企业的主要负责人,一些省属大型企业的负责人也要列席参加。
  
      会议室正对主席台的十四列代表了全省十四个地市的座序,正中间两列是安都和绵州,最两端则分别是千州、宁陵和通城、荣山,怀庆位置排在右起第十一位,与唐江紧邻。
  
      而省直部门则分坐两侧,央属和省属企业的负责人则在地市参会人员的后边就座,以一个走廊划开双方的界限。
  
      赵国栋目不斜视的坐在位置上放下皮包,硬壳笔记本摆放在桌案上,保温茶杯随意的搁在旁边,早有服务员来替他摘下杯盖将水注满,赵国栋礼貌的点头表示感谢。
  
      赵国栋很早就发现省政府会议室里摆放各地市的这个序列很有意思。
  
      安都永远都是排在正中间,据说大概在十年前,怀庆曾经是和安都排在一起过的,而荣山在十多年前也曾经和安都铭牌摆放在一起过,只不过时过境迁,随着时代发展,安都固然永远在中间,但是在它周边的铭牌却像是走马灯一般换个不停,而近七八年来,几乎就固定为左边是绵州,右边是建阳,再外围则是蓝山和宾州,按照经济实力向外延展。
  
      经济实力决定排位座序,这也并非安原独创的制度,据说邻近的黔南省也和安原省一样按照种方式来排序,据说这样有利于刺激调动干部搞经济抓发展的积极性。
  
      安都市经济在全省经济中的地位无人能够撼动,无论八十年代的荣山还是九十年代初的怀庆,抑或是现在的绵州和建阳,其经济实力都不足安都三分之一,所以无论两侧城市座牌怎么变化,安都都是毫无例外的稳居当中那把交椅。
  
      “你小子看那么入神在想什么?”旁边传来的话声把赵国栋拉回到现实中。
  
      “嘿嘿,没想什么,就想着咱面前这块牌子啥时候换到正中间去。”赵国栋斜转身子,似笑非笑的道。
  
      “哟,你小子口气蛮大嘛,怎么,还指望着怀庆在你手上超越安都?”王甫美也一屁股坐了下来,舒服的伸展了一下身子,“还是隔省城近好啊,我这一坐车就是四五个小时,坐得你全身发僵,早晨一大早就得出门,半天就得耽搁在这路上,啥也做不了。”
  
      “连想都不敢想,那还干个啥?”赵国栋咧嘴一笑,“超越安都不指望,但咱们也得暗自鼓劲儿不是?我听说安都两边的位置可是换了几茬了,咱们怀庆位置七八年前也曾经挨着过安都摆着,现在却给越撵越远了。”
  
      怀庆和安都之间还隔着绵州、宾州、永梁、唐江四个城市的铭牌,虽然怀庆gdp今年铁定超过唐江,但是仍然与其他三个城市尤其是绵州和宾州还有相当距离,当然这铭牌位置顺序也不是各市经济总量一变化便会调整,但是若是两三年稳定下来,这铭牌顺序便铁定会进行调整,这一点却不假。
  
      王甫美心中微微一叹,虽说和赵国栋如兄弟一般,但是他还是抑制不住对这个家伙的嫉妒。
  
      这家伙运气也太好了一点,或者说也太能折腾了一点,两年常务副市长不到就能蹦上这市长位置,自己四十出头的年龄当市长已经算是年轻干部了,没想到这家伙三十岁就能坐到这一角。
  
      这还不说,从去年到今年,怀庆经济技术开发区连续引进多个大项目,和讯科技不说了,去年引进的精英科技、广达制造、仁宝电子已经进入全面施工阶段,而今年阿尔卑斯电气、康宁光缆也是纷至沓来,仅仅是这两家日美电子行业的领先角色光顾落足就足以确保今年怀庆在全省招商引资工作上出尽风头了。
  
      而赵国栋上任伊始就全力推动怀庆城市大跨度建设发展计划,一方面固然引来不少质疑之声,但是摆在面前也一样实实在在的东西,仅仅是城市建设的大动作,带来建筑建材行业的整个产业链的整体拉动效应就足以撬动怀庆经济增速提高至少一个百分点。
  
      不少人都说怀庆是占了天时地利的优势,但是王甫美虽然也觉得有一定原因,但是为什么以前两任市长没有做到这一点,而赵国栋却做到了?这恐怕就不仅仅是天时地利这样简单了,没有相当深远的眼光和广泛的人脉,没有处心积虑的谋划运作,这些在哪里都是被待若上宾的外资凭什么在你怀庆落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