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一百一十节 常委会之高手出手

第十一卷 只争朝夕 第一百一十节 常委会之高手出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了这个城市规划方案之后,相信大家都有一个感受,那就是这个规划方案看上去很美,但都是建立在怀庆经济发展速度以相当于我国目前年平均经济增速两倍的速度增长为基础,在此我想说一句,愿望是美好的,勇于进取的心态也是值得嘉许的,但是我们不能忽视我们怀庆的客观现实条件,我们怀庆凭什么就可以自信满满保持每年百分之十八到二十的经济增速?依据何在?而如果做不到这一点,这一个城市规划方案就是彻头彻尾的空中楼阁!”
  
      吕秋臣浑厚有力的声音在常委会议室里回荡,显得格外具有冲击力。
  
      “如果只是在图纸上画了一个空中楼阁那无关大局,但是我看了这个规划,尤其是市政建设这一块,所谓的内环线建设今年年底就要正式全面启动,而外环线提出的设想也是在2003年底前就要全面铺开,大家可以算一算,这个内环线的拆迁量有多大,工程量有多大,需要多少资金?”
  
      “如果我们耗费巨资把这个内环线建起,可是经济发展却达不到我们所期望的那样,如此巨大的资金不能说就打了水漂,但是至少可以说好钢没有用到刀刃上,而我们怀庆现在财政并不充裕,急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如果能够投放到其他方面,我相信产生的效果要好得多。而且我们大家还可以看一看,内环线内有多少空白土地,虽然它们都不是什么高产丰产的基本农田保护区,但是毕竟那也是能够出产粮食蔬菜的土地,这样把它们草率的圈占起来,一旦无力开发或者拖上十年八年,是不是太过于奢侈浪费了呢?这也不符合国家土地政策。”
  
      “与其这样匆匆忙忙赶潮流似的掀起一个个圈地运动,为什么我们不能谨慎把稳一些把问题考虑得更周全一些呢?规模做得小一点,适当控制一下步伐,不要那么贪大求全好高骛远,我想这并不就代表了思想保守作风守旧,这是对人民负责,对纳税人的钱负责!”
  
      吕秋臣似乎已经感受到了来自周围盟友们的支持,昂首四顾,顾盼间亦是志得意满。
  
      在会前陈英禄和他交换过意见,陈英禄认为市政府这份方案比起第一稿来已经修改了不小,而且最重要的是分成了两个阶段来推进,第一阶段的方案虽然也还有一些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陈英禄觉得从一个前进发展中的城市来看,这样的超前意识并不算太过分,也是必要的,因而建议他在提出不同看法时不要以偏概全,因为一个具体问题而否定整个方案。
  
      但是吕秋臣依然坚持自己的意见,认为这个方案与第一稿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变,只是分成了两个阶段,而第一阶段的规划基本上就为第二阶段的方案定了型,如果一旦实施,第二阶段日后要修改的空间也不大了。
  
      最重要的一点是付天、刘连昌、张果喜、高志明都倾向于支持自己的意见,而像老板也没有完全否定自己的看法和意见,加上态度一直中立的萧潮以及不怎么掺和在这些具体事务中来的殷景松和顾永彬,赵国栋实际上也就只有一个邓若贤的支持,这样一个难得良机如果不抓住,那就真的会让赵国栋的尾巴翘上天去了。
  
      许乔是列席会议,会上她也在一次简明扼要的介绍了整个怀庆城市规划方案,然后重点把精力放在了制定这个城市规划方案的主导思想来,提出的观点就是要抓住时机与时俱进,不能因循守旧贻误发展良机,而吕秋臣显然也是有备而来,针锋相对的提出了不同观点和意见,甚至将好大喜功乖面子工程这些帽子也扣了过来。
  
      会场气氛显得有些沉重,许乔实际上就代表了赵国栋的观点意见,代市长和常务副市长之间对这个城市规划方案意见相左,甚至是尖锐对立,这种在会上公然否定批评另一方观点的情形在怀庆还是第一次。
  
      陈英禄没有想到吕秋臣态度仍然如此坚决,即便是自己先前提醒了他,还是这样不管不顾的把问题全数摊了出来。
  
      老实说吕秋臣提出的一些问题也是他所担心的,但是他却没有吕秋臣那样悲观,他更趋向于一种双方折中的方案,比起原来最初的方案赵国栋和许乔已经做了较大的调整和修改,虽然距离他的意图也还有一些差距,但是陈英禄认为是在自己接受范围之内了。
  
      你不能要求每个人的观点看法都和自己完全一致,有一定分歧也很正常,尤其是像赵国栋这样年轻的市长,他希望怀庆发展变化更大更快的愿望更强烈,这也可以理解,只要不是原则上的问题或者差距太大,陈英禄是这样看待的。
  
      陈英禄静静的吸着烟,烟雾缭绕在他头上方,红壳娇子丢在椭圆形的会议桌上显得有些岔眼。他很大方,经常散烟,可常委里其他烟民都不太喜欢这种烟,只是他扔过来,别人也不好拒绝,只好接着,不过别人要给他散烟时他却一般摇手拒绝,因为不是他喜欢的烟。
  
      作为一个市委书记还在抽十来块一包的烟,换了别人可能会觉得有些掉份儿,不过陈英禄就喜欢抽川烟,像中华、玉溪、极品云烟这种价格昂贵的货色,他反而觉得少了些味道,别人都说他是家乡情结,他也觉得可能有这种心理情结在里边,除了蓝娇和红娇这两种烟,他几乎不抽其他的。
  
      重重的将烟蒂捺在烟灰缸里,陈英禄扫视了一眼四周,赵国栋伏案疾书,也不知在写什么,常委会有专门记录的人,似乎不需要他来当记录员;付天则是满面沉思之色,宛如学者在思考哥德巴赫猜想;殷景松如老僧入定,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不动,如果不是眼睛微微睁开,眼珠偶尔一动,差一点就要以为他睡着了。
  
      其他几位常委也都是神态迥异,但是有一点相当明显,那就是谁都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率先发言。
  
      陈英禄知道常委们都在观察自己的态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