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六十节 要插么?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六十节 要插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六十节要插么?
  
      桂全友从办公室正好碰见孔副市长的秘书小濮苦着脸从打字室里出来,手中一大叠文稿,看上去那稿子也是几易其稿,上边仍然有不少领导亲批的字迹,估计又要返工。
  
      “怎么了,小濮,孔市长又在催稿子了?”桂全友随口问道。
  
      谁都知道桂全友是跟着赵国栋而来的,但是桂全友来市政府这边之后相当低调,基本上不多言不多语,即便是在传达赵国栋的意图时也尽量减轻赵国栋有些强硬的语气态度,这也为他在市政府这边赢得了较好的口碑。
  
      “嗯,桂秘书长,还不是冶金机械厂的改制指导意见,老板精益求精,老是觉得不满意,每次何市长看了后都要拿回来重新修改一番,再送去何市长看,看了又要改,这都第四遍了,我真的快要崩溃了。”小濮哭丧着脸一边摇头,一边往外走。
  
      “呵呵,小濮,领导要求高一些对你也是好事儿,日后你踏出我们市府办这个门,笔头子一亮出来,谁不让你几分,小子,赶快去努力吧,别人求还求不来呢。”桂全友拍了拍小濮的肩头,亲切的道。
  
      小濮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然后又点点头,不再言语,消失在走廊里。
  
      桂全友走回自己办公室想了一想,觉得似乎冶金机械厂改制的事情有些棘手,只不过前期被清欠变现的风头遮掩了,而现在清欠变现渐渐告一段落,有些其他风声也就透了出来。
  
      前些天听得一位老乡来提起冶金机械厂改制一事,据说厂里边中层干部和职工们也为这事儿闹疼得厉害。
  
      改制这个大方向似乎已经无人质疑,但是怎样改,未来道路向何处去据说却在厂里争论得相当激烈,现在占据上风的观点就是厂里的状况已经到了无法在继续下去的境地,产品老化,没有资金投入改造和更新设备,缺乏竞争力,要么卖不出去,卖出去收不回来钱,市里边要打算彻底脱手,企业应该尽早寻找一个能够让企业重新焕发青春活力的接手者,尽快让企业重新运转起来,确保一千多职工的生活不受影响。
  
      但是也有一种观点说现在冶金机械厂的状况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糟糕,尚能维持下去,至少还可以坚持一两年,只要努力打开销路,各方在给予政策资金上的倾斜支持,熬过这一两年经济不景气的影响,冶金机械厂还是有可能重新焕发生机的,只是这种观点建立在市委市政府和银行要继续对冶金机械厂加以扶持的基础之上,坚持挺过这两年经济紧缩期。
  
      两种观点在厂里争论得很激烈,桂全友那个老乡也是厂里一个中干,和桂全友聊起这些情况时也是唏嘘感慨,桂全友虽然不跟工业这一块,但是作为赵国栋这个常务副市长的身边人,他自然也需要更多的了解来自各方面的情况。
  
      桂全友老乡是冶金机械厂里的设备科副科长,据他所言现在冶金机械厂的确相当困难,主要缘故就是集中在销售问题上,销售疲软,汇款困难,每一次厂里组织销售和财务上出去收款都是因为产品这样那样的质量问题而落得个悻悻而归,差旅费花了不老少,但是回款却难尽人意。
  
      但是在桂全友老乡心目中觉得冶金机械厂原来产品质量一直相当稳定,而且就是在前几年里厂里为了开拓市场,打开销路,专门贷款进口了几台高级数控车床,并组织厂里技术力量攻关,研制出几样新产品,一举打开销路扭转了销售颓势,怎么才不过两三年间局势就一下子逆转来,按照常理向冶金机械这一类产品换代期不太可能有这样快,而且前期质量相当稳定,怎么在进入成熟期之后产品质量怎么会频频出现问题?
  
      这个疑问桂全友老乡也曾经提出来,只是桂全友当时也没有在意,但是今天看到小濮这样加班加点的修改这个改制指导思想和总体方案,也就让桂全友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你是说现在市里推进冶金机械厂改制有些稍显仓促?”赵国栋凝神皱眉,手中本来不断在指间滑动的2b铅笔突然停住问道。
  
      “也不是,我那老同学也说了,现在冶金机械厂的确有点病入膏肓的味道,主要就是销售不顺,回款不畅,也就是说市场这一块出了问题,但是原因却又是质量问题,具体情况我没有调查过,也不敢下断语。”桂全友沉吟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