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三十四节 机缘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三十四节 机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嗯,宁法这边我己经找机会和他聊起过这件事情,他倒是对这一点没啥看法,毕竟沧浪和天乎壮大起来时,你还在宁陵那个旮旯里混世,相反他对你在这方面的才华更是十分好奇和欣赏。”
  
      蔡正阳笑了起来,他也没有想到宁法的观念会这么开放,也许是来自江淅那边见惯了展壮大起来的私营企业们,反而生出了一缕亲热感两人饭后的单独聊天蔡正阳向宁法提及赵国栋与沧浪和天手的渊源。
  
      沧浪集团在国内也算得上是著名企业了,家于宾此,现在虽然总部迁到沪江,又是宁法老家,所以宁法印象也颇深,至于天乎集团则是安原省私营企业的明星,起家于建设,现在又大力进军房地产市场,甚至他还隐约知晓现在在安都搞得风生水起的天乎地产主事者也是昔日人行一位老领导的子弟。
  
      不过宁法怎么也没有想到沧浪和天手的迹史背后竟然都有赵国栋的影子,所以当蔡正阳谈起这件事情时,宁法只是惊奇和欣赏,并无多少其他意思,再联想到赵国栋在宁陵的优异表现,对赵国栋擅长经济上作的印象又深了几分。
  
      蔡正阳这一次带赵国栋赴宁法的定宴也有意图,自己虽然多次在宁法面前提及过赵国栋,宁法也有些印象,但是毕竟没有一十,最直观的感受机会,现在正式把赵国栋带去让宁法有十,面对面的结识机会,让赵国栋也能展示一下自己,姚文智的出现与赵国栋的较劲儿反而成就了赵国栋,对经常出现在宁法眼帘中的姚文智来说也许意义不大,但是对赵国栋来说却是一个难得加深印象的机会。
  
      再加上自己饭后和宁法专门提及的起国栋与沧浪和天乎之间的关系,蔡正阳感觉到赵国栋已经成功的在宁法心目中留下一个相对丰满的印象了,而不仅仅是以往自己蜻蜓点水般介绍和来自组织部门官方层面的反映了。
  
      “蔡哥,你就打算在京坚展了?”赵国栋陪着蔡正阳走在梅江江畔,江风凛冽,但是两人却丝毫不觉。
  
      “在哪里上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实实在在做点事情,能源部初建,体制上许多关系还没有理顺,而且能源部涵盖的范围很大,事关国h民生,你原来和我也谈及过我国能源战略规划远景问题,我觉得对我很有启迪,我上一次和贾豆总理在一起谈及我国能源体制存在弊端和战略故划缺失时,他也很赞司你的观点,尤其是对石油和天然气能源的战略设想更是惊人一致,他也要求能源部尽快整合旗下资源,力争让我国能源企业尽快走出国门,抢占先机,部里上作也是相当繁杂,怎么,你又有没有兴趣到部里来试试?”
  
      蔡正阳面带笑容的邀请让赵国栋心中也是一动,干豆职一直不是自己心中所愿,如果能够在地方上避开这个勇职陷阱,直接到部里去,一来可以增加高层上作经历,便于日后下地方上作,二来可以站在更高位置上看得更远,为国家也能提供一些后世记忆中的点点滴滴经验。
  
      但是是国栋还是很快否走了这个诱人的想法,自己现在这个年轻和资历,就算是到能源部里干个副司长,也没有多大意义,你有观点想法固然重要,但是要得到上边认可才是最重要的,一个垦司长你觉得自己能有多大的言权或者影响力?
  
      真正要挥作用一样可以通过向蔡正阳推销自己的观贞,而留在地方上干好副职也是一个难得历练机会,更为重要的是在部里不太容易出政绩,你要上更高位置那就需要时间和资历积淀,还不如在下边干点实事,尤其是现在蔡正阳又帮自己在宁法面前牵了这样一条线。
  
      “蔡哥,还是免了吧,再等两年也许我可以到部里来镀镀金,开开眼界,现在我觉得我还是老老实实在下边做点事情吧。”
  
      “嗯,这样最好,我也觉得你现在还是更适合在基层打磨。”蔡正阳笑了起来,“不过有啥想法和观点可以经常和你蔡哥交流一下,我觉得你小子的眼界思路都和一般人不一样,也许是我们这代人年龄缘故,反倒不及你们想得那样深远一般。”
  
      “蔡哥你说错了,老成持国,创新和激进只适合小范围的点上的尝试,而大政策的调整还是需要渐进式的变化,否则必走会引社会动荡。”赵国栋也笑道“我么,现在刻可以充当马前卒,多试一试也对我自己是一个锻炼。”
  
      柳道源和熊正林都是初四下午才赶回来的,初五就成了这一帮人聚会的纪念日。
  
      作为豁南省省长,柳道源今非昔比,说日理万机不为过,初五耽搁一天,初六还要处理其他一此事情,初七刻,要飞回数阳。
  
      熊正林同样也是神出鬼没,除了留在京城,他似乎更喜欢在下边四处游荡,就像一个随时寻找猎物的猎犬,幽邃的目光和敏锐的嗅觉成了他最好的伴侣,即便是坐在这样的位置上他也依然不改。
  
      聚在一起的时候少了,大家也就格外珍惜,刘兆国这边还好一点,像黎正阳x柳道源和熊正林昔日一周都能碰一次面,现在一年都难得见上两次,路越走越远,朋友之间的感情也会随之出现一些细微变化,或许只有在最深层次的暗处才能感受到这丝丝缕缕的不同。
  
      “才姐,组织部长的味道怎么样?来拜年的人是不是多了不少?”
  
      赵国栋仰靠在藤编沙上享受着煦暖的阳光,懒洋洋的看着王丽娟王丽梅两姐妹在网球场上奔腾驰骋,一边笑着打趣尤莲香。
  
      “国栋,你这常务昏市长的感觉又如何啊?”尤莲香凤目含威,瞪了赵国栋一眼,裢上大衣,虽然阳光明媚,但是运动之后坐下来还是能够感受到一丝凉意。
  
      赵国栋特喜欢和这些成熟美女们打网球,不说身着一身网球装的清凉味儿,但是看着那引…波荡落的味道,都能让人心旷神怡。方才和尤莲香较量了一场,尤莲香胸前那对**澎湃起伏一看得起国栋口干舌燥不说,几次击球失误,有一球甚至险些击中自己面部,让场下几十,女人都是笑得前俯后仰。
  
      女人是老虎这话不完全对,但是结了婚的女人绝对是老虎,关系熟捻了之后,尤其是到了一定程度上之后,也就没有那么多拘谨约束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