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九十节 打狗要看主人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九十节 打狗要看主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赵国栋的确是听到了一些风声,关于自己的风声。
  
      蒋蕴华在电话里告诉自己宁法和应东流对自己印象都颇为不错,大概唯一的缺陷就是年轻了一点,资历稍差,这应该是来自戈静方面的评语,当然戈静也应该是综合两位主要领导的看法得出的结论,那言外之意也就是说自己尚需更多的锻炼。
  
      这个更多的锻炼可以理解为有多重意思,一种含义也就是自己需要在现在岗位上继续努力,另一种也许就是要在工作分工上进行调整,再有一种也许就是真的调整到其他地区迎接新的挑战。
  
      赵国栋不认为自己就能获得晋升的可能,毕竟自己已经超越了太多,纵是自己能力再出众,政绩再彰显,但是国情需要考虑年龄、资历、威信等多重因素,真要一下子把自己弄到那个地市当个市长,只怕自己还真有点吃不消。
  
      拿不准自己日后的动向,赵国栋也懒得多想,在他看来自己继续留在现在位置上奋斗和在常委内调整分工的可能性各在五五之数,黄凌对自己比较看好,也许会让自己代替周春秀的角色,如果运作得好也有可能让自己接任金永健的位置,这要看年底宁陵市级班子会不会有什么变化了。
  
      回到办公室赵国栋本想抓紧时间休息一个小时,但是雷向东来的电话却让他打消了休息的想法。
  
      接雷向东这一个电话就花了赵国栋一个小时,香港股市保卫战已经进入激战状态,国际炒家和港府的对决让全世界为之侧目,作为自由经济代表的香港特区政府正面进入股市与国家炒家搏杀,堪称世纪经典。
  
      中央也对这场博弈高度关注,早在三个月前赵国栋就给雷向东就这个问题进行过沟通,并和雷向东联合撰文在《金融内参》上连续发表文章,提出保卫香港的观点,建议中央政府必须要全力捍卫香港经济不受外来国际游资的攻击。
  
      雷向东和赵国栋的观点得到了中央政府的赞同,八月份也就成了国家炒家对港府以及背后中国中央政府的一个大决战时期。
  
      赵国栋知晓无论自己和雷向东写不写那些文章中央最终都还是要表态对香港表示支持的,这是香港回归第一年,如果因为外界国际游资的袭击而导致香港经济出现崩溃,那国外那些**势力无疑会把这个罪名归结于回归头上,那些一个个提前预言香港变死港的一干妄人们岂不是更要弹冠相庆?赵国栋和雷向东的文章不过是为中央即将出台的政策意见摇旗呐喊罢了。
  
      不过98年这一年香港也的确饱受东南亚金融危机的牵连,股市和汇市都出现剧烈波动,国际炒家们的兴风作浪的确让香港市民如惊弓之鸟寝食难安,中央政府不在这个关键时刻出手相助,无疑会为中国的国家形象带来伤害,何况在这种情况下连人民币不贬值的承诺都作出了,表态支持香港又有何不可?
  
      不过赵国栋也知道即便是香港渡过这一次难关,经济也一样受到相当大的影响,泡沫消散之后才能见出真章,但对于私人资本来说,这却是一个难得的去香港抄底的好时机。
  
      而对于国家来说,即将陷入半崩溃状态的俄罗斯在这一次金融危机中损失更为惨重,如果能够抓住时机,趁机拓展在俄罗斯和中亚地区的影响力,可以极大的改变日后国家在欧亚大陆腹心地带的战略态势和影响力,更为具体一点则可以在能源方面获得更大的战略经营空间,为这个问题,赵国栋还亲自花了好几天时间整理自己后世记忆中关于这方面的记忆,然后伏案疾书写成一份资料交给了蔡正阳,以期能够为这个国家进一份微薄之力。
  
      “赵书记,花林县广电局罗局长过来了,您看......”令狐潮小心翼翼的走进来询问道。
  
      赵国栋从沉思中惊醒过来,看了看表,皱起了眉头,已经两点半了。
  
      程若琳已经两次给赵国栋打了电话说罗冰的事情,言外之意不外乎希望赵国栋帮一帮罗冰。
  
      罗冰这段时间在花林处得很艰难,陈大力在前段时间稍稍收敛之后又更加变本加厉,尤其是在程若琳离开之后似乎也觉得没有啥顾忌,就经常言语挑逗撩拨,有时候还借酒装疯,动手动脚,而罗冰在两次拒绝参加所谓的接待酒宴之后,县委书记黄昆更是在一个会议上不点名批评她不顾大局缺乏气量,加上两个副局长似乎也觉察出一些味道来,也开始阳奉阴违,并在唐耀文面前做些文章,让唐耀文也对罗冰有了一些看法,这让罗冰内心倍感凄凉和孤独。
  
      程若琳的电话让赵国栋也有些为难,罗冰这个人他也比较了解,除了性子冷了一点,能力也有,工作作风和生活作风一样都相当严谨,只是社交能力稍稍差一点,但是寡妇面前是非多,她虽然不是寡妇,但是一个漂亮女人单身这么多年,难免不会引起很多人窥觑。
  
      尤其是像陈大力这种货色当了你的主管领导,那你就更别想安宁。
  
      只是赵国栋现在所处的位置实在不好插手花林那边的事情,本来黄昆就想方设法在消除赵国栋的影响力,树立自己的威信,自己真要有个啥动作,那还不得帮倒忙?
  
      “坐吧,罗冰。”
  
      一杯热气腾腾的竹叶青放在罗冰身前茶几上,罗冰总觉得有些说不出的拘谨,以往和其他人在一起和对方见面时也没有这种感觉,怎么一段时间没有见面反而有些生分了一般。
  
      赵国栋似乎也觉察到了对面这个女人的拘谨,想要寻找一个话题来打开这种气氛,“罗冰,这么久也没见你过来,真是若琳走了你就不来我这儿了?”
  
      程若琳和赵国栋之间的关系罗冰早就知晓了,尤其是那一日自己酒醉被赵国栋送回花林之后,程若琳那种若有若无的戏谑目光就让罗冰脸红心跳不止,尤其是听得自己是被赵国栋和程若琳抬进浴室里脱去被呕吐物浸透的衣物时,更是羞得罗冰不敢吱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