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八十三节 见缝插针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八十三节 见缝插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看到什么了?”同伴似乎注意到了他神色的变化,好奇的回头张望,但是咖啡厅里依然幽暗一片,除了侍者笔挺的身姿,似乎并没有其他。
  
      “没什么,我以为我看错了,但是眼睛告诉我没错。”男人微微一笑。
  
      “你究竟看见什么了?安都你也有熟人么?你不是说这里很能碰见熟人么?”同伴不悦的道。
  
      “噢,没关系,这是一个偶然,何况他们并没有看见你我。”男子耸耸肩摇头,“真是有意思。”
  
      同伴见对方始终前言不搭后语,也就懒得多问,只要不影响到自己的事情,那就一切ok。
  
      赵国栋当然没有想到在翡翠堡国际迎宾馆酒店也能遇上认识自己的人,要说他在安都呆的时间也不长,而翡翠堡一般说来也是以高档商务客人居多,所以他也就没有想那么多,当然,这会儿那也无暇想那么多。
  
      湖景套房是翡翠堡最为值得推荐的客房,从这里可以直接俯瞰呈葫芦形的翡翠湖,位于葫芦腰处的翡翠堡国际迎宾馆酒店历史并不长,也就只有五六年光景,大概是92年开门营业,当初这个地方还略显偏僻,但是随着安都市区的不断膨胀,这个地方良好的环境和不算远的位置让它就显得十分适宜会议和高层次的商务客人了。
  
      宽大的落地玻璃幕墙被厚厚的丝绒幕帘遮掩了起来,透过幕帘间隙可以清楚看到黑黢黢的一汪湖水静静地仰卧在对面,苍黑色的起伏沿着略有色泽区别的湖边向远处蜿蜒,不时有一抹亮光从深邃的苍黑中透露而出,那是湖滨道路上车灯闪动带来光线变化。
  
      把门锁死悬挂上请勿打扰的门牌之后,两个人终于可以放心大胆的恣意亲昵嬉戏了,古小鸥的t恤在最短时间内就被抛落在地,健美白腻如羊脂玉一般的半边**就这样毫无遮掩的呈现在赵国栋眼前。
  
      坐在床沿上的赵国栋痴迷般的注视着古小鸥的上半身**,修长的粉颈一个细若丝线的铂金项链,吊坠却是一块墨翠,光洁圆润却没有任何修饰。
  
      让万有引力定律似乎都失去了作用,优美的弧线在胸前让赵国栋脑海中突然跳过后世记忆中《古墓丽影》中那位劳拉的胸房,但是古小鸥精细的腰肋有体现了黄种人的优点,略显宽大的髋部加上挺翘凸起的臀肉被牛仔短裤若隐若现的包裹其中,让人恨不能一把那牛仔短裤撕成碎片。
  
      ……
  
      享受了一场恣意欢爱之后的女人就像经历了一场春雨沐浴的草苗,那份鲜活滋润劲儿从她的举手投足,从她全身的每一处,从她眉宇间那股子慵懒满足风情,都可以品味得出来,所以为什么说没有**生活的女人总是那样恹恹寡欢,因为缺乏男性阳刚之气的滋润。
  
      时间仿佛就此停止,两个人似乎都沉浸在这份甘美之间,一直到古小鸥那款银色的诺基亚8810悠扬的铃声响起才把两人唤醒了过来。
  
      古小鸥不想破坏这一刻的美妙,没有理睬电话,但是电话显得很执着,一直不停的响着,直到赵国栋伸手替古小鸥拿了过来,古小鸥才瞅了一眼电话,懒洋洋拨开滑板按下接听键。
  
      “珊珊啊,你们到家了?嗯,车就放在楼下行了,要不你们就在我那儿睡吧,反正你们也有钥匙,我不在家,嗯,今晚不回来,在哪儿?在外边儿住,你们就甭管了。我知道,你们放心好了,没事儿,好的,明早我回来。”
  
      “乔珊?”赵国栋随口问了一句。
  
      “嗯,珊珊和小郁总算是把车练完了。”古小鸥伸了一个懒腰,把手伸过去揽住赵国栋颈项,“真烦,哥,你知道那天我碰见谁了?”
  
      “谁?”赵国栋没有在意。
  
      “哼,卿烈彪那个坏种,和我哥在一起,没想到我哥和他搅在一起,我和小郁在一起,我一看他那眼睛里的光就不舒服,活像一条狼一样。”古小鸥把自己的头搁在赵国栋肩上,舒服的眯起眼睛享受着这份温情。
  
      “卿烈彪?!”赵国栋已经有几年没有和卿烈彪联系上了,据说这个家伙去了广东那边,一直没有了消息,怎么又回安原了?“他回来了?”
  
      “嗯,好像说他在安都搞了一个什么苹果国际俱乐部,据说规模很大,看样子是在沿海那边捞了一把,把我哥也叫了去。”古小鸥腻声道:“我哥一天在外边晃荡没个正经,钱老是不够花,我爸几次扬言都要把他的经济来源给断了,但是被我妈一折腾,又只有照旧,我怕真有些担心我哥跟着卿烈彪他们学坏,陷进去出不来。”
  
      “小鸥,你哥也是成年人了,他也有自己的思维,难道说就没有一点分辨能力?”赵国栋并不赞同古小鸥的看法,“何况卿烈彪也不是啥坏得透顶的人,你说他坏,究竟坏在哪儿?不就是在厂里的时候花了些么?”
  
      “什么只是花了些?他是道德败坏!好多个女孩子都被他搞大了肚子然后被他一脚踹开,这边人家还在医院里流产,那边他又把人家护士肚子搞大了,而且尽是给人家许诺要调动工作骗了人家身子,咱们厂里上他当的女工不下十个!”古小鸥愤愤的道,联想到那一次自己险些被厂里一帮小痞子给坏了身子,她更是火大。
  
      “那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据我所知他还是兑现了他的诺言,都帮那些女工调整了工作。”赵国栋淡淡的道,“总比那些偷了腥,提起裤子就不认账的人好。”
  
      个人所处环境不一样,你不能要求别人都像圣人一样完美无缺,这个世界如万花筒一般千变万化千奇百怪,人不能简单用好人坏人来区分,不错,道德败坏这个词儿勉强可以扣在卿烈彪头上,但是他绝没有违法犯罪,何况自己现在似乎也比卿烈彪好不了多少,只不过自己在古小鸥的心目中完全不能与卿烈彪放在一个层次上比较而已。
  
      “哼,你们男人都是这样为自己辩解!”古小鸥恨恨的道,使劲儿在赵国栋肩头上扭了一把。疼得赵国栋直咧嘴。
  
      “小鸥,不要把世事看得这么简单好不好?卿烈彪只是一个普通人,你不能让他像雷锋一样,他玩弄女工感情也好,仗势欺人也好,但他毕竟没有违法犯罪,而且事情都过去了那么多年了,人也该成熟了。”赵国栋笑了起来,拍了拍小鸥的肉臀,“这年头能搞啥国际俱乐部那说明卿烈彪还是长大了嘛,说不定人家也混成了一个大企业家不是?”
  
      “我总觉得我哥跟着他不放心,万一哪天......”古小鸥话语为之一堵。
  
      “万一哪天怎么?你哥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卿烈彪还能坑他啥?除非卿烈彪知道你家的家底专门设套来,不过我想你哥不至于蠢到这种程度吧?”赵国栋不以为然的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